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3章 暗夜行动(一更)
    乔月真的是烦了他们的婆婆妈妈,一群大老爷们,比她还啰嗦,有完没完了。

    周一明摸了摸头顶,忽然转身跑去照镜子,这一看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平头,头发又能有多长?

    子弹划过头顶,烧出了一条道,一条平坦大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让我出去怎么见人,你说你,就不能换个目标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更直接的方式,更有说明力了,现在没有疑问了吧?要是嫌弃你的发型不好看,不如我再开两枪,兴许能烧出一个更帅气的发型。”乔月一只脚踩着椅撑,脸上虽然有笑意,可是不达眼底。

    董嘉年一摸腰间,坏了,他的枪什么时候到的乔月手上,他根本不知道,丢脸,真丢脸!

    田鸿幸灾乐祸,幸好他站的远,否则丢脸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穆白坐的纹丝不动,仿佛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需要准备点东西,没有拳脚功夫,不会使枪杀人,并不代表他真的一点用没有。

    周一明放下镜子,已经平静下来了,“抱歉,我收回之前的话,天外有天,在你之前,我已经派出去好几个卧底,不管用何种身份,哪怕是监狱里刚刚放出来的囚犯,都被他们识破,有个消息,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,最先两个人的尸体已经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周一明很沉痛,收到消息的时候,他心中内疚难当,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,父母好不容易将她们养大了,刚刚成年,却遭此劫难,他这个首长的,真的无颜面对她们的亲人。

    周一明的话刚一出来,临时办公室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那些鲜活的生命,就这么以残忍的方式离去了。

    乔月瞥了眼众人,突然一拍桌子,吼声道:“都垂头丧气的干什么?哭丧吗?现在不是你们伤心的时候,抓不到罪犯,你们有脸去给她们上坟吗?”

    她这一吼,把所有的心都给震到了。

    是啊!他们现在的沮丧,难过,心痛,有用吗?

    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要做的,是抓住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,以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郑宏宇沉重的抬起头,“你说的对,政委,我们开会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开会!”周一明红着眼睛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地方隐蔽,不可能定盒饭,也不适合太讲究,他们平时吃的饭,都是自己做,技术肯定不过关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填饱肚子,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穆白捧着一个大瓷盆,皱着眉头,望着乔月面无表情的扒光盆里的面条。

    她真能吃得下去?

    没盐也没油,面条还有点生,最关键的是,这盆有多久没洗了?

    乔月放下碗,瞟了他一眼,“赶紧吃,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干活,你把它想像成美味佳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穆白嘴角抽搐了下,说的简单,怎么想像?

    董嘉年其实也吃不下去,刚才问清了做饭的是谁,让他永远别做了,那位小帅哥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让他做饭了呢?

    每次他做的饭菜,还不是被吃光了。

    周一明稍稍抬头扫了他们一眼,他以为乔月会挑剔一番,却没想到,她是第一个吃完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回头要怎么跟封瑾交待?

    怎么交待?

    没法交待啊!

    早上还跟他通过电话,协调调派人手,那位爷脾气可是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估计是因为耽误了订婚的事,那位心里不痛快。

    巴头是个难缠的对手,这么多人去围捕他,到现在居然都没有消息,他不得不怀疑,有人暗中帮助他逃走。

    如果到今晚还没有消息,估计就真的悬了。

    董嘉年放下碗,忍着胃里的不适,对穆白道:“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搞来了,是你自己配,还是我找人帮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,”穆白硬着头皮,狠着心,飞快扒完了盆里的面条。

    他能清楚的感觉到,面条顺着食道,进到胃里,梗的他要命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乔月问。

    穆白面无表情的放下面盆,“保命的东西!”

    他以为乔月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要制毒,那你小心点,我可不想敌人没毒死,先把自己弄死了,”乔月的话不好听,但绝对是好心的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差!”

    穆白这话,怎么听都有点赌气的成份。

    “哦,你要的东西也拿来了,”田鸿从地上捞上来一个袋子,往桌上一搁。

    里面都是一些小零碎的武器。

    有铁丝,有针,有绳子,还有小巧的螺丝刀,都是很小巧的东西。

    东西虽小,但数量可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要藏哪?”周一明自然她是要干嘛,不过这数量也太多了吧!

    她身上穿的清凉,藏鞋里?还是藏在腰部。

    “这你们就不要管了,要是连这点东西都藏不好,我不是白混了?”乔月拿起袋子,头也不回的去房间了。“

    天擦黑了,所有人都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今晚抓捕林薇的行动,机密中的机密,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具体的的行动时间地点。

    因为穆白跟乔月都是即将代替他们的人,所以破例让他们也参与了。

    三辆黑色的汽车融入夜色中,很快便开到了公路边,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。

    乔月等人坐在第一张指挥车里,后面两辆,都藏着全副武装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周一明亲自带队,面色严肃,“所有人的通信工具都已经上交,这里就是一个密闭的指挥所,待会我会派人将他们的车子拦截,动作一定要快,十分钟之内解决掉,中间不能出现任何岔子,也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发消息出去,拦下他们,我们将人带走,车子跟你们继续行动,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把枪,”乔月还是那身惹火的装扮,双眸冷冷的,自打上了车之后,她一句话都没说,始终沉着脸。

    周一明看着她,“这次行动你不需要参与,等抓捕了他们,你们直接替代即可。”

    她要枪支,也不该由他们提供,那帮人车里都藏着枪呢!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参加!”乔月眸光清冷如月。

    周一明看了她好一会,最终只能妥协,“那好吧!你小心着点,别误伤了咱们的人。”他算是明白了,这位要是进了军中,肯定是一个不听管束,很难管教的一位祖宗。

    “我的枪给你。”董嘉年从身上取下一把枪,扔给乔月,“只剩一发子弹了,你自己装。”

    六四式手枪,消声效果不错,手感也很棒,她喜欢。

    子弹就摆在中间的桌上,乔月面无表情的卸下弹夹,手指飞快的装上子弹,合上弹夹,整个过程流畅到几近完美,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等她把枪塞到靴子里,一抬头,就见所有人都看着她,还搞的她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一明眯起眼睛,“你以前练过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乔月懒得跟他解释,“你只要知道我不是坏人,对你们无害就够了,如果有疑惑,回头你自己去问封瑾,总之,我的事,你们最好都别打听,否则对谁都没好处,在这里,在乔家,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村姑,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周一明毕竟是搞思想工作的,从她的话里,听出了很多重要信息,但是人家既然不想说,人又是郑宏宇找来的,既便不信任她,也要信任他们,“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,性命攸关,我不管你是谁,都要平安归来!”

    乔月笑的狂肆,“能让我命的人,还没生出来!”

    乔月的笑容很烫人,把众人的眼睛都给烫到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此时都冒出了一个念头,这个女人不好惹,以后可千万别得罪她。

    可是让他们咋舌的事,还在后面呢!

    众人换上交警的制服,以检查的名义,将在夜色中行驶来的一辆车黑色汽车拦住。

    司机摇下车窗,非常讨好的冲郑宏宇笑道:“警察大哥,这里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要设卡拦截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朝他敬礼,“抱歉,临市下的命令,捕查抢劫犯人,请你们配合调查,很快就能通过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瞟了一眼车门是锁上的。

    乔月跟田鸿,猫着身子,已悄悄潜伏到了车子后面。

    但是车子锁上了,从外面肯定打不开。

    司机显然是不愿意下车,“我这车里怎么可能有抢劫犯,我们是一家人,到衡江市来探亲的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依然板着脸,“请你们下车,配合我们的检查,后面还有很多车辆,不要影响其他人的通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点车辆不少,才一会的功夫,后面已经堵了十几辆汽车。

    催促的喇趴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郑宏宇还是那个样子,声调脸色都不变,也不着急,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下去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车子后座,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可惜的后面太暗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司机骂了句什么,可还是乖乖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后面车辆里的人,其实根本看不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依稀看见,司机跟交警说了些什么,交警的手还在司机肩膀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但就这一眨眼的功夫,车门开了又关,整个过程不足在三秒。

    司机似乎没有意识到异常,收起证件,又坐回了车里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现在两更,是以前三更的量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