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我不是佛(一更)
    乔月停了下,又找田鸿要了一根烟,点着了,轻轻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解开领口的扣子,领子朝两边拉了一下,露出里面白皙的锁骨。

    扯下头上的皮绳,将长发披散下来,甩了甩,再睁开眼时,简直是……是妖精嘛!

    四人本来都是盯着她的,结果全都纷纷把头转过去,穆白耳朵还红了,苍白的脸也有着隐隐的红晕。

    这一次好快的样子跟先前又是完全不同,更魅惑了,像暗夜里带刺的玫瑰花,妖冶的让人心痒痒。

    乔月看到他们四人的反应,呵呵笑了下,“现在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郑宏宇慢慢转回来,“您还是把扣子扣上吧!”他怕回头老大知道了,挖他眼珠子。

    乔月也不逗他们了,重新把辫子扎好,把衣领扣好,其实她这个样子,真的不算什么,比起现在夏天只能穿长裤,她还想穿短裙呢!

    穆白低着头,始终不敢看她,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

    董嘉年搓着手指,“这次他们跟外地一个毒、贩有交易,我们已经秘密监视很久了,随时可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来交易的是女人?是老大?不是老大,我可不干,我不喜欢听从别人的命令。”她单打独斗惯了,要是遇上一个拎不清的头头,还不得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。

    比起团战,她更喜欢一个人孤军奋战,逃跑的时候也更方便,省得还有拖累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很轻快,本来压抑的气氛,被她化解的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田鸿轻笑了下,“对方来交易的女人,是南方大毒枭的情人,对她很信任,此次过来的人里面都得听她的,她也是算半个老大吧!”

    “才半个啊!”乔月掐灭了烟,皱了皱鼻子,有点不满意,“那这样,除了必须要带的联络人,你们这边还得再派一个熟悉细节的人,除此之外,就不要再加人了,我怕到时候给我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郑宏宇站出来,面色很凝重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乔月好笑着道:“你怎么行,哪怕什么都不做,往那一站,身上都是一股子兵味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!”穆白紧抿着唇,目光焦灼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是真心的,绝对的真心,他担心穆雨彤,同时也不放心……她。

    乔月还是摇头,“带着你,回头是我救你,还是你救我?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都有点嫌弃的味道,嫌弃他没能耐啊!

    况且她要的是熟悉内部消息的人。

    穆白眼中的火苗,扑的一下灭了,好桑心,好没面子。

    田鸿道:“可是我跟嘉年都是熟脸,如果真要找一个知道内情,又是生脸的人,恐怕……”他想说,穆白其实是最好的人选,可是这话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穆白做了个深呼吸,“你可以把所有的资料,所有人的照片拿给我看,给我一个小时,我全部都能记住,即便我没有动手的本事,至少也不会轻易暴露,不会拖累你。”他将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,带着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做坏人,他已经做了二十几年。

    “哟,你还是过目不忘哪!天才一枚,不过你真的确定我可以应付一切?”乔月的话里有着另一层意思,她想,穆白可以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,我就可以!”

    呵!这是挑衅,赤果果的挑衅。

    董嘉年走过来,郑重的拍拍他的肩,“行动中,有任何暴露的危险,随时都可以阻止行动,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,救你们出来!”

    郑宏宇走了过来,他看着乔月,“嫂子,老大回来,我会亲自跟他请罪,你一定要平安回来,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哽咽了,眼圈也微微发红,藏在裤兜里的拳头,快要碎裂。

    乔月拍拍腿上烟灰,语气轻松的道:“行啦,你们几个少在那矫情,只要我想回来,刀山火海也挡不住,不就是几个毒贩,瞧你们一个个紧张的,这么说吧!他们之所以还在那蹦跶,是他们走运,没碰见我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!嫂子出马,这帮人肯定拿得下!”田鸿笑着点头,其实心情也没轻松多少,他们都知道,乔月这么说,只是为了缓和他们的担忧。

    董嘉年沉着道:“还是要小心,你需要什么东西,我们都能给你找来,安全第一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道:“你是毒枭,带武器在身上很正常,不过交易的时候,肯定会搜身,枪支带不进去,要不我们安排内线,提前准备武器。”

    乔月抬了下手,制止他继续往下说,“你们安插的内线,一定非常机密,犯不着为了这事,让他暴露,不过你们得提前跟我支会一声,交战的时候,让他给我一个暗号,否则我杀红了眼,全都给剿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马上跟内线联系,此次除了要干掉他们,最重要的还是要搞到他们的联络网……”郑宏宇提醒,内线并不是警察,是他们收买的一个人,也只有这个人,才能真正的混入他们的队伍。

    祁彦闷着头推门进来,一抬头,看见院里站了这么多人,惊了下,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乔月站起来,冲他招招手,“你来的正好,我有事,得跟他们去一趟,你在我家等着,等我哥回来,跟他说一声,可能要花上几天时间,你也不用跟他说的多详细。”

    祁彦走的很慢,眼睛在四个人脸上一一扫过,虽然猜不到全部,但他能感觉到不是什么好事,毕竟跟封瑾相处十几年了,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,“非去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非去不可!”乔月脸上的笑容没了,眸色很深。

    “操!”祁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乔月笑了,“是我要去,你急个什么劲,万一封瑾问起来,你记得替我打掩护,还有,如果你最近没什么事,就在我家待着,等我爸爸回来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事,老子忙的很,我就知道每次见到他,准没好事,”祁彦指的他,当然是郑宏宇这小子,成天搞机密搞情报的人,身边十里范围之内,都是危险。

    郑宏宇不看他,当他是空气,这种时候,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让你待这儿,你就待着,要是不愿意,那咱俩就来赌一把,看看是你能赢,还是我赢!”

    祁彦气结,他心里都明白,“老子不跟你赌,留下就留下,我今儿的衣服你给我洗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自己洗吧,中午我哥回来,你们俩自己弄点饭吃,千万别把我家厨房点着了,”乔月本想进去收拾点东西,但是想想,这里的一切都不能带着,“我们走吧,早点完结,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第一个走了出去,穆白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田鸿看了眼祁彦,本想说点什么,但是又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董嘉年临走之前,倒是跟他说了话,“你知道分寸的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你心里清楚,也不要问什么,知道的越多,对你越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祁彦冷笑,“你们这样做,就不怕她出事?我说你们的手段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,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你没长眼睛吗?”

    他很生气,非常非常的生气,不光是担心封瑾回头问起来,不知如何做答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乔月再强大,也只是一个没受过训练的小姑娘,他们到底哪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董嘉年低下头,他也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郑宏宇心里难受的厉害,眼睛都是红的,“对不起,我会用自己的命,保证她的安全!”

    他一定会用自己的命,护她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董嘉年拽着他离开,两人的脚步都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操!”祁彦烦躁的一脚踹飞凳子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拿我们家凳子撒气,踢坏了你赔,”乔月还没走呢,又转了回来,“你记着看好我家的鸭子,都在门前扔水塘,要是少一只,回头我拿你是问,要是出门,一定要锁门!”

    对祁彦,她是真的不放心,这小子不靠谱啊!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赶紧走吧!”祁彦不耐烦的摆手,真够啰嗦的,几只鸭子也值得唠叨。

    身后安静了好一会,祁彦长舒了口气,完了,万一老大待会再打电话过来,他想什么理由糊弄过去呢?

    那家伙可是不好糊弄的主,不容易搞定啊!

    汽车驶出村子,路上颠簸了几个小时,车里的人都在沉默。

    乔月坐在最右边,抱着手臂,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要硬仗要打,她需要充足的体力。

    汽车开进衡江市境内,却没有开进市里,辗转开进一处偏僻报废的工厂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中午,头顶的太阳炙热,晒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到里面,”郑宏宇低着头,从乔月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,表情也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乔月忽然停住,“等一下,我有话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很郑重,搞的四人心也跟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月叹了口气,“我能不能拜托你们几位,咱们又不是去参加葬礼,你们几个能不能不要摆着一副死人脸给我看,退一步说,没有把握的事情,你们觉得我能同意吗?我又不是佛,不需要普度众生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宝贝们,票票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