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0章 去不去是自愿(二更)
    吴桂又瞪了眼乔月,才道:“我以后不打她就是了,收了我们家那么多的聘礼,现在就要离婚,死也不可能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要伸手去拽春燕。

    春燕赖在地上,一挣扎,袖子往下掉,露出青紫交加的胳膊。

    乔月啐了一口,“妈的,我最恨打女人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把扯开杨茂才,抬腿就踢了过去,这一脚可是丝毫没留情,踹的吴桂直翻白眼,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桂二叔一看,这还了得,招呼他儿子,“你敢动手打我们家的人,找死!”

    乔月反手一甩,吴二叔根本没碰到她的衣角,那个年青人也没讨到什么好处,被乔月三下两下踩在脚底下。

    吴桂一看情势不对,捂着肚子站了起来,铁青着脸,指着乔月嚷道:“你……你给我等着,这事没完,我这回去叫人去!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人?”

    汽车飞快的驶进村子里,一个急刹车,刚刚跳下来的田鸿就听见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想回去叫谁?想聚众闹事,还是想打群架?”田鸿掏出证件,“给我睁眼看看清楚,我是警察,想好了再说话!”

    地上的吴二叔爬起来,吐掉嘴里的土渣子,飞快的看了眼田鸿的证件,还要嘴硬,“警察同志,这是我们的家事,就不用你们管了,我侄儿的老婆私逃了,我们就是要抓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家人都是一个样,从老的到小的,都是一副德行。

    乔月突然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,“长着嘴,却不会说人话,她这叫私逃吗?再不会说人话,我敲掉你的牙!”

    最他妈的讨厌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人,当别人都是傻子呢!

    乔月这一巴掌,打懵的可不止吴老二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儿子冲上来,“你凭什么打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呢,又是一巴掌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是下了狠劲,小伙子没兜得住,身子在原地转了一圈才站住,捂着脸,只感觉到半边脸都麻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吴桂正要张嘴骂她,可是刚一开口,又把话吞了回去,他不想挨打。

    杨茂才受到的惊吓不小,哪还得吃得下饭,“别……别打了,有话好好说,乔月,真的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一下老了十岁,心脏都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穆白从后面走上来,他长的很漂亮,身材瘦弱,偏偏个头很高,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偏偏他的气质,是阴冷的,仿佛子夜里的鬼魅,叫人看着心里发冷。

    “按照法律,他们三个人属于故意伤人,如果他们再来闹事,你打电话报警,让他们过来把人带走,他闹几次,带走几次,关个一年半载,什么时候想清楚了,再放出来!”

    穆白的声音很冷,声线很平,没有丝毫的起伏,像在对死人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明明头顶是炎炎烈日,可众人还是感觉到了一股股的寒意。

    吴桂的牙根冻的咯吱作响,“不……不可能,我是要找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穆白冷笑一声,“你尽可以试试,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也亮出了证件,“我也是警察,你老婆不是你的私有财产,她也是人,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,他说的没错,如果你执迷不悟,我也只好让人过来把你带局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吴桂有点怕了,“你们真的是警察?”

    田鸿在腰间摸了一下,抽出明晃晃的手铐,“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董嘉年手一撩,腰间的枪也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了真家伙,吴桂吓的直冒冷汗,两条腿也抖的厉害,有点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是想教训教训她,又没把她怎么样。”吴桂转身就想跑了,看了眼地上蜷缩的母女俩,再瞧瞧对面这几人凶神恶煞的样子,再不甘心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杨茂才看着三人仓皇逃走,重重的叹了口气,可怜了春燕这孩子,以后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穆白等不得无聊的寒暄,抓住乔月的手腕,拖着人便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拿!”田鸿弯腰拿起锄头跟菜篮子。

    万分庆幸刚才她没拿锄头打人,否则这事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穆白走的飞快,可是他不知道乔家在哪,走了一会,又停下,“你们家是这一间?”

    乔月趁机甩开他的手,脸色可不好看了,“你有话就说,别动手动脚,我家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,他心情沉重,负担太重,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些笃定的话,不过是他安慰自己的借口,在进村的前一刻,他甚至后悔了,想调头离开。

    乔月不是军人,也不是警察,她再聪明再强悍,毕竟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。

    她真的能做到吗?真的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吗?

    万一她也出了事,他要怎么像老大交待?以死谢罪也不够的。

    几人进了院子,郑宏宇走在最后,把院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乔月也没招呼他们进屋,就在院子里,冷冷的目光,扫过他们四人的脸,声音很轻,“说吧!究竟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穆白低下头,插在口袋里的手,紧紧的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真到了要说的时候,谁又开不了口了。

    看见他们沉默,乔月反而笑了,她看向郑宏宇,“是不是非得我去做卧底?还是毒|品那事?进去几个了?”

    她又不傻,能让他们三人为难成这样,又能穆白着急,范围真的不大。

    穆白低起头看着她浅笑的侧脸,胸口像堵了一块大石头,压的他喘不过气,“穆雨彤去做卧底了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句,乔月便明白了大概,脸色也随即变了,“她出事了?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被挖了出来,根据我们的线报,她被关了起来,如果不做人质,不被灭口,就有可能要被拉走,卖到国外。”郑宏宇站的最远,他不敢靠近,他不敢看乔月的眼睛。

    明知是九死一生的事,还要让她去做,他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乔月了然的点点头,想到穆雨彤纯真明媚的笑容,她心里也不好受,“你说的都有可能,那伙人还在衡江市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,他们转移到了兰市,那里管辖很松,治安较乱,异族人又多,更利用他们隐藏。”田鸿站着,双手插在口袋里,跟郑宏宇一样,他也不敢看乔月的眼睛,他们都没有资格逼迫乔月。

    董嘉年深吸了口气,望着乔月,“这件事要不要做,全看你的意思,如果你没有把握,就不要贸然行动,我们……我们只是想要寻找再多一点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穆白也慢慢冷静下来,他心里是最矛盾的,“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跟你说话,穆雨彤是警察,你不是,如果你不想去,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乔月凉凉的笑了声,拖了把椅子坐下,慢吞吞的抬起眼,看着院子里站着的四个风采名异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四个人各有千秋,但绝对都是很出众很帅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惜啊,她现在没心思欣赏美色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枝烟!”乔月翘起一条腿,踩在椅子上,搓了搓手指。

    四位帅哥全部愣住,一时搞不清她是什么意思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乔月无奈的笑了下,“我说我要一支烟,不会你们四个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穆白脸红了下,“我没有,我不抽烟。”他是医生,怎么能抽烟,而且他还很讨厌烟味。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田鸿从口袋里摸出烟跟打火机,一并给她递过去。

    乔月却只接过了烟,叨在嘴里,“给我点上在!”

    田鸿一愣,不过还是乖乖的给她把烟点上了。

    穿过来这么久,还是头一次吸烟,果然第一口被呛到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还挺不习惯的,”乔月把烟拿下来,盯着看了一会,“你们别站着了,自己找板凳坐下,这事还得慢慢说,急不得,急不得哦!”

    越急越办不成,人命关天,对方个个都是人精,他妈的稍微露出点破绽,还不得被射马蜂窝。

    四人也不言语了,乖乖的各自去找椅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全都坐在乔月面前,像极了要听领导开会的同志。

    乔月也不看他们,继续抽烟,抽了几口,慢慢找到感觉了。

    穆白开始盯着她了,盯了一会,他发现那支烟在乔月手上,令她慢慢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察觉到了乔月的变化,其他三人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乔月的眼睛慢慢的眯起,夹烟的手势十分老道,吐烟圈的动作也十分熟练,整个人给人一种痞气十足,骨子里挺坏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之,一切味道都变了。

    郑宏宇也慢慢的意识到什么,有些东西是骨子里带出来的,比如本性本质。

    就像真正的恶人,他看你一眼,都能让你感觉到深深的恶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让我接近?总得有个由头吧?”乔月抽完了一根烟,扔在地上,用脚踩灭。

    郑宏宇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,“嫂子,你真的想好了?这事……要不要问过老大?”

    乔月呼了一口气,“问他干什么?他不也在执行任务,如果你们有更好的人选,肯定不会找我了,卧底这种事,还真得看天份,我原本就不是什么良善的人,这一点你们应该知道,刚刚我在外面打架,你们是不是觉得,那是小孩子玩的游戏,整天跟一帮老娘们吵吵闹闹,这是泼妇行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