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5章 封少来电(一更)
    王银杏嘴巴撇的变了形,“那就算了,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自来熟的语气,好像人家跟她有多熟悉似的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,扭着屁股就走了。

    吴正新伸手挠了挠胸口,觉得心里有点痒,具体又不知道哪里痒,就烧的慌。

    乔家院子里,祁彦也不急洗澡睡觉,翘着腿,坐在堂屋,一边赶蚊子,一边等电话。

    乔月就觉着奇怪了,“厨房的锅里有热水,你不去洗澡,在这儿坐着干嘛?”

    他们兄妹俩都已经洗好了,廊檐下的灯,被拉到堂屋来了,此刻把冷暗的室内照的很亮,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亮度。

    “等电话啊!”祁彦回答的理所当然,好像等电话的人,本来就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乔月身子往后靠,直到后背贴着椅子,目光有些不善,“那要不,待会你去接电话,我不说了,全都由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祁彦笑了,虽然笑容挺好看,但那股子恶意,怎么都散不去,“那怎么行,我就是来旁观的,听一听我们家二哥,怎么哄女孩子,我也得学习一下,不然将来怎么讨老婆!”

    没错,他就是来凑热闹的,还非得亲耳听见封瑾说些肉麻的话,隔着电话,见不着人,有些见面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,电话里肯定要说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要命。

    一个生来冷淡,与人不善交往的人,会在电话里,跟他的女人说些什么呢?

    乔月慢慢眯上眼睛,还真以为他是封瑾的兄弟,自己就不敢他了吗?

    乔月站起来,撑了撑腰,晃了晃腿,又重新坐下了,“这样吧,我给你这个机会,咱俩掰手腕,我要是能赢,今晚怎么着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掰手腕?”祁彦乐的不行,俩眼都在放光,“嫂子,虽然我得承认,很多方面你比我强,但是这掰手腕,拼的可是力气,就你那细胳膊细手腕,别给弄折了。”

    再不济,他也是男人,男人的力气,天生就比女人大,这是千古不变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这你不用管,你就说敢不敢比吧?如果要比,还是得下注,敢吗?”乔月笑的有点猥琐,褒义词,绝对不是贬义词。

    乔阳蹲坐在堂屋的门槛上,他现在终于知道,家里的自行车是怎么来的了。

    祁彦开始撸袖子了,虽然他穿的是短袖,但还是得撸一撸,“好啊,长夜漫漫,正好无心睡眠呢!说吧,赌注是什么,要钱还是要东西?”

    乔月一手撑着下巴,手肘搁在桌面上,“都不是,咱比虐,三局两胜,谁要是输了,就要院子里,做一个百青蛙跳,你行吗?”

    祁彦眼角抽了抽,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这是要让他累死,再滚去睡觉,别打扰她会情郎啊!

    但是话已经放了出去,现在还能收得回来吗?

    就算能收,他也不想收。

    总不能在她面前总是输,虽说她是二嫂,那也是女人嘛!

    “好,老子就不信总是输给你。”祁彦甩了甩手臂,也站起来做了个热身运动。

    这回要是再输了,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乔月憋着笑,静静的等着他做弄完毕,“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吧!”祁彦还是挺慎重的,因为他心里有点发虚,不是对自己不自信,而是他隐隐的感觉,乔月应该没那么好赢。

    乔阳忽然也来了兴致,站起来走到桌子边坐下,“我给你们当裁判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乔月伸出手,亮出纤细的手腕。

    祁彦的手,看上去只比乔月的手大一些,同样的纤细如玉,如果不看脸,还真挺像女人的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手都有点凉,握上去各人的心里都很平静,因为乔月觉得,他的手像极了女人的手,屁的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祁彦心里就更没有波澜了,心里也只有一个感觉,真他妈的粗糙,二哥知道吗?

    乔阳盯着他俩交握的手,眉头皱着,不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随着乔阳的一声开始,两人同时发力。

    当乔月使劲的那一刻,祁彦才知道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妈的,这女人的胳膊怎么能硬的跟钢铁一样,不管他怎么使劲,对方笔直的胳膊,愣是没有挪动半分。

    乔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“祁公子这是咋了?为啥脸色这样难看,难道是力气用完了?”

    祁彦此刻涨红着脸,不是羞也不是恼,是憋着劲呢,“呵!怎么可能,我还没用全力呢!”

    乔阳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妹妹的脸上,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,完全不像一个正在拼劲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背,都已露出青筋,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小心喽,我要用劲了,”乔月忽然笑容变大,说出来的话,却让祁彦吐血。

    什么叫她要用劲了?难道之前都没有用上力气?

    还没等他想明白,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输了,输的毫无征兆,一点悬念,一点争议都没得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一百个青蛙跳!”

    “去就去,老子愿赌服输,不就是一百个青蛙跳。”祁彦黑着脸,往院子里走。

    “你自个儿数着,少一个都不成。”乔月嫌弃的看了看手心,她得去洗手。

    祁彦脸色难看的提了提裤腿,老老实实的蹲下,“谁跟你赖账!”

    乔阳幽幽的叹气,他是不知道妹妹的力气有多大,但是妹妹能赢了祁彦,他觉得不可思议,怎么会呢?

    乔月洗了手走回来,就瞧见他一脸的不解,好笑道:“哥,想不明白的事,就别想了,这世上除了力气,还有脑子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静静的坐在屋里,静静的看着院子里的祁彦。

    一百个青娃跳,要是搁十年前,肯定没问题,那时候整天打架闹事,肚子被捅个洞,还能捂着肚子疯跑。

    现在不行了,养尊处优惯了,连身体素质都差了。

    快到八十个,他就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满头大汗,盯着不远处的兄妹俩,好嘛,人家两人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,等着看他笑话呢!

    咬咬牙,继续跑。

    还不到一百个,屋子里响起了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在寂静的夜里,这个声音绝对够突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乔阳一脸菜色,只感觉到了慎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电话!”乔月蹭的站起来,转身就往屋里跑。

    祁彦当然也听见了,嗤笑一声,“跑那么快,迫不及待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个,别偷懒!”乔月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。

    祁彦骂了句脏话。这样都能听见,耳朵属猫的吧?

    乔月接起电话的那刻,都能听见心跳砰砰砰的跳动声。

    呼吸也有些不畅,手心都是汗。

    人的紧张情绪,不是由自己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就算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,淡定!再淡定!

    可是紧张的感觉,还是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乔阳趴在门边看她,完全是出于好奇,他从没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贴在耳朵,那一头的声音有些嘈杂,隐隐的似乎还有风声。

    乔月的心更紧了,手攥着电话线,攥的很紧。

    面对面,跟在电话里,只能听见声音的感觉,竟然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一声问候,卡在嗓子里,怎么都憋不出来。

    静止了约有五秒钟,电话那头,隔了几百公里,传出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乔月的心随着他的声音,狠狠的一颤,颤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是我,”乔月的声音很轻,轻的几乎就要被那边的风声掩盖。

    除了颤抖,她此刻的耳朵都要麻了,原来男人声音可以好听成这样,比那些电台的主持人,不知还要好上多少倍,她感觉自己要醉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封瑾的声音也轻了下来,就像他此刻站着的地方,一片荒凉之地,除了风声,就只有无尽的荒凉。

    乔月忽然轻松下来,坐在了椅子上,脸上带着柔柔的笑,“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气氛很好,点点丝丝的暧昧,在空中传播。

    那头似乎又静了下来,乔月也不说话,静的能听见他从听筒另一端传来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有想我吗?”

    当声音再度响起时,让乔月本已平复的心跳再次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好羞涩,好肉麻,可是她好像挺喜欢的,肿么办?

    “还……还好吧!”乔月抬高了视线,望着窗外的夜空,幸好现在隔的很远,他看不见自己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头似乎有笑声,她听到了胸膛震动的声音,“还要再等一天,后天我准时回来,你不要乱跑,也不要随便插手别的事,现在再大的事,都没有订婚来的重要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叮嘱,他的语气,像极了老师教导小学生。

    尾音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拖的很长,带着丝丝的诱惑,好像绳索,不断的缠绕着乔月。

    乔月不知不觉扭捏起来,“我能有什么事?还不是整天在家里帮忙,再过两天,我爸应该也能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已经交给了封邵远,他会着手去办,你不用操心,在家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封少现在是怕了她的惹事本领,好好的走个路,都能遇着麻烦事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乔月这声音有点撒娇的感觉,她自己是没听出来,可是封瑾听到了,“你还没告诉我,你现在在哪。”

    封瑾握着卫星电话,望着眼前的一片苍茫,“守株待兔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每更加量,两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