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9章 你怎么不去?(二更)
    王银杏可就不知道了,她走在最后,手里的针冲着乔月指指点点,“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,哪有把进门的客人赶出去的道理!”

    乔月追在后面,推了她一下,“你又不是我们家的客人,我不赶你赶谁。”

    用力关上大门,拉上门栓,忽然又想到一事,把门拉开,冲着外面还没走的人,高声道:“明儿一早,如果有谁家的蔬菜吃不完,可以拿来我家门口,我们都收了,不过得要新鲜的,当天摘下来的,只要是蔬菜都行,方四牛,你们几个谁帮我哥下笼子?”

    她这一嚎,可是惊到了所有人,还没消化完呢,就听她点名方四牛。

    突然在这么多人面前,听她提到自己的名字,方四牛不知为何,紧张的脸都红了,“我……我跟施工队的人说好了,明儿一早就去跟他们干活,他们两个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娥还没走远,一听到这儿,又蹭蹭的跑回来了,“四牛,啥施工队,你在哪找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村里架电线的那个施工队,他们这儿的活干完了,还有其他的活,到时候我跟他们一起去,”方四牛低着头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回头让你两个哥哥也跟着去,这样咱们家一下就多了三个能挣钱的,地里的活,你爸一个人就能做完,你不用操心家里,不过这施工队靠谱吗?”女人家胆子都小,既想挣钱,又怕吃亏,迈出一步,都得斟酌半天,生怕迈错这一步,跟他们说风险两个字,简直是对牛强琴。

    杨树说道:“应该靠谱,他们的老板认得乔月。”

    “嗳!别扯上我,那是你们的事,跟我没关系,是真是假,是好是孬,都得你们自己去判断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乔月太清楚周娥的泼皮无赖,万一中间出点波折,周娥非得把错都怪在她的头上不可。

    好心有时候,也不能办成好事,还可能招来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瞅见她这么急于撇清关系,方四牛的眼神是暗的,“妈,乔月说的对,这事我自己拿主意,我都这么大人了,我有自己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周娥敢怒不敢言,“咱们回家去说,不在她家门口说。”

    林嫂子也琢磨着,明儿一早自个儿也到菜园摘些菜,他们家菜园面积多,种的蔬菜也多,自个儿吃不完,都拿去喂猪了。

    比如,她们家种了好些南瓜,冬天拿来喂猪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杨茂才招呼大家都散了,这事儿是自愿,况且又不是啥坏事。

    乔月重新关上院门,回头看见哥哥还在那摆弄三轮车,“哥,你会骑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把乔阳问倒了,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我从来没骑过,也不晓得能不能骑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待会,你把车子推出去,在家门口学一下,万一明儿装了货,骑不好,摔沟里了,咱哭都没地方找去。”

    乔阳还是挺不好意思,“要不天黑了再学吧!这会外面人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黑了你还看得见?”乔月笑他,收拾着院子里衣服,回屋叠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在天黑之前,她还得去一趟菜地,家里的玉米地还得去锄草。

    家里的鸡鸭,还得准备喂食,总之,她是一点都闲不下来。

    乔阳也忙,他还得去挖蚯蚓,装笼子,下笼子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的,杨树背着几十个笼子,敲开了乔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林二旺探头探脑的趴在自家门缝里,听见杨树进去了,赶忙打开门,猫着身子,溜进乔家。

    乔阳正准备拿着铁锹,到院墙外肥料堆里找蚯蚓,那里的蚯蚓最多,而且还很肥,一铁锹下去,总能挖到好几只。

    林二旺一脸的献媚,“我帮你们挖,我最会找蚯蚓了。”

    乔阳笑了,“成啊,做为回报,今儿我请你们吃晚饭,乔月,晚上多炒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乔月叠好了衣服,系了围裙,在厨房里刷锅,正打算先把米淘下锅,再蒸两个菜,本打算不炒菜,反正也就他们兄妹俩吃晚饭,现在也没事,园子里多的是蔬菜。

    今年真要多种些萝卜土豆,大白菜,冬天最缺蔬菜,这几样菜最能储藏。

    杨树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“我馋你们家的饭,馋好久了,今儿终于能吃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二旺就更高兴了,他妈最近做事总是心不在焉,做菜不是忘了放盐,就是盐放太多,齁死个人,有时还把饭煮的半生不熟,他都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林二旺扛上铁锹,拿了个破罐子,跑在最前头,杨树没去,他带来的笼子,有不少破损的地方,他得修补一下。

    这些笼子,还是他爸以前用过的,后来好些年不用了,搁的时间一久,都被老鼠啃光了。

    乔月出来舀水,看见他坐在那,说实在的,村里这几个同龄的少年,杨树的模样最好,最称得上眉清目秀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可是你看他坐在那,叉开了双腿,腿裤卷到小腿肚,低着头,粗糙的双手灵活的拨弄竹篾,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跟方四牛一样,到工地上干活,肯定比这挣的多。”乔月一边在厨房做事,一边问他。

    杨树抬头,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,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,“我不喜欢被人管着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很简单,但是足以看出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乔月淘米下锅,添上水,用手背丈量了下,再放上锅筏,放上拌好的蒸菜,还是兔子肉,昨儿差点被偷了去,还有一盘咸菜,农家人吃饭离不开咸菜,不管早饭还是晚饭,都要端上桌,只除了家来客人,那是万万不能端的,否则还叫人以为你们家小气,想让客人吃咸菜呢!

    盖上锅盖,锅沿的四周,还得用干净的抹布围上,否则漏了蒸气,米饭就不松软了,这些都是乔奶奶教给她了,而乔月做起来,也是得心应手,可能真有一部份的天赋在这儿。

    弄好了米饭,在围裙上擦了手,再在钻到灶台后面,坐在矮凳子上,划火柴点燃干稻草。

    杨树以为她没听见,又说了一遍,“跟外面的人干活,还得让你准点上工,准点下工,做的不好,他们还会指着你骂,当小工,也是听人使唤,我不想干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