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 货到了(二更)
    吴正新挺喜欢他的爽快,“成啊,我们的施工队晚上也不回家,就在路边搭帐篷,晚上在这儿过夜,你们明儿一早过来找我们就成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杨树终于说话了,“四牛,这活我还是不干了,咱跟乔阳都说好了,从明儿开始,我还是帮乔阳下笼子,虽然挣的少点,但是稳当,下午的时候,还能帮家里干干活。”

    张大宝本来满心的激动,但是听他这么一说,好似一盆凉水泼了下来,“也是,我家里活也多,不过我爹要是知道了,肯定能同意,四牛,你们家上面那三位哥哥,是不是也闲着了?你让他们也过来干活啊?”

    杨树也道:“就是,我把我的名额让给他们,你们家劳力多,出去打工不也是一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也成吧,不过我大哥进城去了,之前就说好了,二哥跟三哥倒是在家。”

    方家劳动力确实多,可相对的,将来娶老婆盖房子,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,绝对能把方家两个老的累到吐血。

    几人边走边说,经过乔家时,赫然发现乔家院子里摆了好些东西,还都是他们从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乔月骑回来的自行车,还摆在外面,估计是没来得及推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东西是莫天霖派人送来的,他那么忙,肯定没空亲自送,还在祁彦输给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乔阳下午刚回到家,就遇见一辆货车,停在自家门口,当听到司机说,这些东西是送给他们家的时候,着实把他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是对方说什么也要把东西卸下来,乔阳想拒绝都不成。

    卸完了东西,人家就走了,留下乔阳一个人,在那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直到乔月骑着自行车回来,乔阳还傻傻的坐在院子里,望着这堆新潮的大件,心里纠结死了,关键是他不知道这些东西从哪来的,又怎么敢收。

    乔月放下自行车,跑进家门口,只说了一句,“呵!还挺准时!”

    乔阳沉着脸,问她,“小妹,这些东西是哪来儿?”

    “我赢来的,哥,放心用,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吧?三轮车给你送货,电视机跟收音机,都得留着,以后你要结婚了,这些就是咱们的家底,有了这些东西,再把房子翻新,人家小姑娘还不得排着队到咱们家相亲!”

    又听妹妹提到相亲,乔阳又不自在了,“我跟你说正事儿呢,这些东西值不少钱呢,你怎么赢的?不管怎么说,你都不能做犯法的事,咱们一家人清清白白,从来不干亏心的事,你也不能!”

    乔阳把话说的很实在,他是怕妹妹变坏。

    现在的乔月,他这个做哥哥的,也摸不透她的底,更加不晓得她在外面都干些什么事。

    操心哪!做哥哥的,不管到啥年纪,都得操心妹妹,谁让他们从小没了母亲,缺了母爱,孩子的童年就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乔月瞅着哥哥倔强的模样,叹了声气,走过去窝在他身边坐着,双手抽着下巴,手肘搁在膝盖上,望着院子里摆件,“哥,这些东西真是我赢回来的,我跟封瑾的好兄弟一块玩呢,封瑾也在,跟他打赌,他们输了,就是图一乐,又不是动真格的,人家连电线都咱架过来了,还在乎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也不能,这不好。”乔阳不晓得她说的打赌是个什么,以为妹妹是白占便宜。

    乔月搂着哥哥的肩膀,“我设的赌局,可不是谁都做得到,我凭的是自己的本事,他们输的心服口服,没什么不好,这叫天赋,不信的话,我演示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跑回屋,找到自己的那把弹珠枪,又回到乔阳身边坐着,“哥,你看着!”

    枪口瞄准门外的榆树,那树丫上,站着一只麻雀。

    经过改造,她的这把弹珠枪可不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火药,枪声并不响。

    方四牛这仨人,正趴在乔家门外,朝里面看呢,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掉下来,砸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不会是鸟屎吧?”张大宝抹着脖子,感觉凉凉的。

    杨树低头往地下一看,“怎么是只麻雀?”

    他弯腰捡起来,再仔细一瞅,麻雀的脑袋被开了个洞,“哎妈,这是咋弄的?”

    只有方四牛看见乔月手里的仿真枪,“是乔月打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阳的眼睛瞪到最大,“你……你的枪法?”

    看见哥哥被吓傻的样子,乔月当然乐呵,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苦练很久,才有这样的成绩,所以这些东西,你放心的用,明儿就骑上三轮车去送货,又省力,又提高效率。”

    乔阳攥着拳头,细细想来,他当然能明白,这是妹妹的一番苦心,“我知道,咱们家会越过越好。”

    张大宝才不管麻雀,跑进院子里,这儿摸摸,那儿按按,嘴里一阵唏嘘,“我滴乖乖,乔月,这该不会是你的聘礼吧?”

    乔月收了枪站起来,“去你的,我的聘礼难道就这么点?”光是订婚的金银首饰,就不值这些的好吧?

    杨树把死麻雀扔了,他们从小到大,打的最多就是麻雀,除四害的时候,残害的尤其多,那也不叫残害,那叫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“乔月,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玩弹弓,怎么现在连麻雀都敢打了,你没瞧见那只麻雀脑袋上,破了那么大个洞,血流了我一手,”杨树进院子找水洗手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喜欢,又不代表现在也不喜欢,活到现在,我才明白一个道理,女孩子一定要强大,否则我早被你们几个欺负死了,”想到以前的乔月,被他们几个欺负,真恨不得再打他们一顿。

    提到以前的事,他们仨儿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乔阳也想到了旧仇,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几个就是欺软怕硬,乔月那时候整天闷闷的不说话,你们就以为她好欺负,现在她性子变了,你们又开始认怂。”

    张大宝咋咋呼呼的嚷道:“我们敢不认怂吗?你是不知道,她打起人来,下手有多狠。”

    方四牛不说话,低着头,伸手摸着那辆三轮车。

    杨树笑着道:“乔月,你应该感谢我们,正是因为我们欺负的狠了,你的性子才会变,对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