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9章 贼头贼脑(一更)
    方四牛也只有惊讶的份,乔家居然都可以请到帮工了?真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“乔阳哥,我过来帮你一块挑担子,”方四牛收回视线,再也不敢去看乔月,脸颊还有点泛红。

    乔阳木纳的点点头,“哦哦,那你先坐一会,我很快就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帮忙,”方四牛把书包往身的一甩,便跑过去蹲了下来,看着笼子里的收获,他很好奇,“这些真的可以卖出去吗?”

    乔阳笑了笑,“有的可以,有的不行,镇上也有人会买河鲜,我这些都是要送到饭馆去了,跟人家谈好的价格,要不然我也不敢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方四牛脑子也灵活,“要是真能赚钱,我帮你一起下网子,你要是卖给他一块钱一斤,给我五毛就行了,这样我也能赚点零花钱,你也不用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乔阳的脑子没他转的快,一时拿不定主意,转头看向妹妹,乔月正在洗碗,出来倒洗碗水,听到他俩的对话,“当然可以,你只要每隔一天,赶在早上我哥去镇上之前,把河鲜送来,到时候记个账,等到十天半个月的,给你结一次账,只要你信得过!”

    “信得过,当然信得过,”方四牛哪能信不过她,这段时间乔月让他刮目相看,以前的那点小心思,被灭的渣都不剩,“正好马上也要放假了,我有的是时间下笼子,也不用到镇上找活干。”

    还不用出门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乔阳却隐隐的有些担心,他看到朱家的生意好是好,可还到不了火的地步,就他每隔一天送的货,刚好够他们卖的,这要是量太多了,他们能收得完吗?

    再说了,白天温度高,这些河鲜过一夜,就会死很多,增加了成本。

    “哥,我有办法,你别担心!”

    关五跟老六扒光了碗里最后一粒饭,只差没舔碗了,简直是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做了那么久的贼,不夸张的说,这是他们吃的最舒心,最香的一顿饭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乔月走在最后,锁上院门,押着两个还在赎罪的犯人,一块去了镇上。

    杨树跟张大宝走在他们后面,两人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两人会是谁?”张大宝穿着短袖汗衫,即便早上还不怎么热,他也是满头大汗,一边走路,一边擦着汗。

    杨树直摇头,“我哪知道,昨儿还没见过,不过看他俩的样子,实在不怎么像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瞧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喏,你瞧他们走路的时候,还在那东张西望,像老鼠的眼睛,这种人,要么天生胆小,要么就是做贼心虚。”杨树分析的头头是道,也都是从书里看来的,真实的小偷,他只在两年前,在学校门口,看见人家抓过一次小偷,那小偷被打的很惨,还被人绑在树上示众。

    百姓们最恨这种人,比老鼠麻雀蟑螂,还要叫人讨厌。

    张大宝摇摇头,“不可能吧,要是他们是小偷,乔月怎么跟他们走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小贼的耳力都很好,他俩的窃窃私语被关五听到了,他悄悄拐了下老六,“我拜托你走路的时候,能不能抬头挺胸,像个爷们似的,别叫人家一眼就觉得咱俩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老六不以为意,“那有什么办法,我这样都十几年了,早都习惯了,一时半会哪能改得过来,哎,我说……咱们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手势,那意思不言而喻,路的两边都稻田,只要他俩分头跑,那小姑娘一个人根本追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关五啐了一口,骂道:“咱俩好歹也是爷们,跟一个小姑娘耍赖,你做得出,我可不干,再说了,不就是打听消息吗?我去打听,你留在她身边,拿到她要的消息,咱们就走,做人得有底线,要不然生儿子没屁眼!”

    老六还是不以为意,“我又没打算结婚,哪来的生儿子,女人都赔钱货,儿子生来就是讨债,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,别给我丢脸。”关五瞄了眼走在前面五步远的乔月,这小丫头着实不好惹,而且道上的事,她好像都知道,万一她有个什么背景,事儿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刀疤跟老王都进局子里了,这俩人玩的过火,早劝过他们,别他妈的太贪,可就是不听。”老六吐了口唾沫,他现在也挑着水桶呢,里面都是扭来扭去的恶心东西,叫人看了作呕,真不晓得这家人怎么能想起来,把这玩意也弄去换钱,真是穷了。

    关五放低了声音,“别提他们,咱跟他们不是一伙的,他们干的那事,一旦被抓住,不判死刑,也得关上几十年,那事咱不能干,也别去沾,人不能太贪心,现在镇上的老大是毛子,这人也黑着呢,我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关五后面的声音,乔月竖起耳朵也没能听到,说的太小声了,老奸巨猾。

    从老六的表情,也大致可以推断出,估计那个毛子干的也是伤天害理的大事,要不然老六不会这么惊讶。

    要是这俩人知道,乔月全程都听见了,不知会做何感想,谁叫她耳力也极好呢!

    老六不仅唏嘘,还吓出了一身冷汗,“不会吧?这是要枪毙的吧?”

    关五嗤笑,“听说他现在搞到这个了。”他用手比也下手枪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六害怕了,“那你还是别去了,毛子那个人认钱不认人,要是让他觉得不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乔月突然停住脚步,回过头,神情从未有过的严肃,“你们说的话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突然发问,吓了两人一跳,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关五当然矢口否认,因为根本搞不清这丫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乔月突然揪住他的衣领,“你说的毛子……”话问到一半,她忽然不问了,“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你们还是先到派出所待着,待一段时间,放心,我会让人关照你们,不会亏待了你们,等出来之后,咱还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关五傻眼了,刚才好不容易积累的好感,瞬间破灭,“你玩我们呢?刚才不是说好好的,怎么又临时变卦,你不守信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