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交易谈成(四更)
    “你找他干嘛?”关五警惕的问,灵壁镇虽然小,但也也有黑势力,只不过掩藏的比较深,平时你绝对留意不到。

    他俩能在这一片活动,那也是提前跟头头打过招呼的,这也是道上的规矩,否则惹恼了地头蛇,他俩也没好果子,他们有的是办法,打断你的腿,让你一辈子只能在地上爬。

    乔月拖了个凳子过来,一边摘菜一边跟他闲聊,“我找他肯定有事,你只需要帮我打听道上的人,谁知道他的下落,他干的事不光彩,比你们还低级,我得尽快找到他,我说话算话,只要你们帮我搭上线,剩下的事我自己办,就算是道上的人,也得讲个规矩是吧?”

    无论什么时候,有白就得有黑,有白道就有黑道。

    就跟好与坏,善与恶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至于道上的规矩,她自然是懂的。

    老六盘腿坐在地上,越看她越觉得奇怪,“这个你也懂?你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看都不像普通的小村姑。”

    关五嗤笑,“当然不像,你见过哪个小村姑,敢把小偷绑在家里,还若无其事的跟他们谈条件?”

    乔月慢慢冷下眼,脏了的手,又慢慢搭上他俩的肩膀,“我现在说的话,你们可都得记住了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,我问什么,你们答什么,让你们干什么就得干什么,至于你俩明天干什么,以后要干什么,这都跟我没关系,但是千万千万别惹恼了我,知道刀片怎么杀人吗?”

    锋利的刀片,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老六身体往后仰,被她骇人的眼神吓到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关五也感觉到后背有阵阵的凉意,幸好这时院门被敲响,传来乔阳的声音,“小妹开门。”

    乔月手一闪,刀片又不见了,淡笑着拍拍他俩的肩,“我要的是答案,这样好了,你俩留下一个人,另一个帮我去打探消息,什么时候回来了,我什么时候放人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去开了院门,见乔阳挑着满满的笼子,里面红通通的,看来收获不小,“哥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乔月帮他扶着扁担,“哥,这能有多少小龙虾?”

    乔阳放下扁担,用衣襟擦了擦汗,“不知道,捉到不少的黄鳝,还有泥鳅,还有小鱼,不光是小龙虾。”

    乔阳喘着气,再一回头,看见两个被松绑的人,有些惊讶,“你怎么把他们放了,多危险,要不还是交给村长吧!”

    乔月笑了下,“没事,我在跟他们谈事儿,他们也没偷成咱们家,现在送到镇上,估计就抓了过不了几天,也得放了,到时候他们还是不是得来祸害咱们,这事你就别管了,跟谁也别说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乔阳还是很担心,“小妹,他们都不是好人,你可要当心,别着了他们的道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,你先去吃早饭,都在锅里呢,咱们赶着把这些都收拾出来,要赶快去镇上了,我还得考试呢!”

    她又重复了一遍,其实是要跟自己重复,多么不甘愿,还是不念书来的舒坦,要不是为了给家里人一个交待,她才不干呢!

    乔阳又盯了那两人一会,才沉着脸去洗手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乔月这会也顾不得那两个人,拿来尼龙绳制成的网兜,开始倒虾笼子,当然,先得倒进大盆里,再分别挑出不同的种类。

    泥鳅跟黄鳝,全身都是粘液,可不能跟小龙虾待一块,还不得把它们腻死。

    前面两样,用水桶装着,小龙虾倒进网兜里。

    关五跟老六缓了一会,见乔月不理她,再瞧着近在咫尺的大门,还是有着逃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是再一瞧,乔月坐在那儿的背影,两人又没了逃走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丫头乍一看上去,好像无害,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,但是这一出手,简直要了他们的老命,再看她玩刀片的动作,绝对够专业,难道她也是道上的人,只不过在这里隐居?

    两人脑子里闪过隐居这个词,都觉得挺搞笑的,这都什么年代了,哪有人隐居。

    可是除了这个词,他们也实在想不到别的词能形容。

    乔阳捧着跟脸差不多大的碗,盛了满满一碗饭,蹲在廊檐的台阶上,“小妹,你还没吃吧?锅里给你留着,你也赶紧吃,倒虾的事儿我来干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只要一碗就够了,剩下的你全吃完,上午的活很重,咱们在朱家铺子会合,我要是先到就等你,你要是先到,也在那儿等着我,哪也别去。”乔月手上的动作不停,挑捡小龙虾的时候尤其快。

    别看它们挥舞着钳子,一个个拼命的向后躲,好像无处下手似的。

    只要看准了,要么捏住一根胡须,要么从后面捏住它们的背,总之,虾钳是绝对不能碰的。

    偶尔里面还夹着两只小螃蟹,太小了,还没有巴掌大,乔月抬手一甩,扔进了鸭笼里,给它们加菜,鸭子只要看见了,小螃蟹铁定跑不了。

    还有太小的鱼,也全都扔了进去,太小了,鱼干都晒不成,浪费盐巴。

    关五闻见饭香,默默的吐口水,现在不是逃不逃的事儿了,他们饿的前胸贴后背,又看见乔阳的吃相,更饿了。

    英雄还能为了三斗米折腰,他们咋就不能了?

    “你说的事,我同意了,我去给你打听消息,让老六留这儿,你不能虐待他,我最多晚上就能赶回来,不过你得管我们饭,我们也要吃蛋炒饭,还得加鸡蛋,”关五的眼睛,已经没法从乔阳的碗里挪走了。

    老六也是口水泛滥,饿的时候,看什么都好吃,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似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蛋炒饭做的就是香,他们成天在外面奔走,吃的都是冷馒头,就着小咸菜,只有卖货的时候,进了镇子,才能吃上几顿好的。

    乔月有点想笑,“那你们过来帮我弄这个,就像我之前那样做的,我去给你们炒饭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

    与其招两个小贼一辈子嫉恨,倒不如跟他们合作,或者干脆收服他俩,这得需要契机,一个天时地利的契机,不过这俩货也没什么特长,她还懒得收呢!

    关五跟老六,忽然胳膊也不疼了,哪哪都好了,两人搬了凳子,坐到一堆虾笼子边干活。

    他俩的想法也很简单,先填饱肚子再说,几顿没吃了,走也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乔月舀水洗手的时候,乔阳抬头瞧了她一眼,他根本搞不清妹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早上他走的时候,还吵闹打的不可开交,这会又要给他们做饭,这变的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乔月冲哥哥眨眨眼睛,“你只管吃饭,不用操心他俩。”

    乔月当然不会给他们做的太丰盛,鸡蛋是有,但是一人只给了一个,剩下的都是米饭,不过香葱放了不少。

    炒出来也是香气四溢,米粒松软可口。

    知道这俩人绝对饿坏了,盛饭的用具都是盆。

    “行了!可以吃饭了!”乔月端着两个盆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关五跟老六听见声,东西都扔了,手也不洗,就朝她跑过来,伸手就要去接碗。

    乔月把手一撤,“先去洗手!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甘愿,他们吃了这么多年的饭,啥时候洗过手啊。

    老话说,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他们打小就是这么过来的,不也活好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强硬的小姑娘,两人也只得从命,乖乖的去洗手。

    乔阳看的惊奇,连饭都忘了吃。

    这俩人怎么像是被驯服的动物,这么温顺。

    “洗好了!”

    甩着手上的水,两人兴冲冲的接过饭盆,顾不得烫,急不可耐的扒了一口,真是好吃。

    乔月看的直摇头,“做贼做到你们这个份上,也够可怜的,都这样了,干嘛还要做贼?老实本份的种田过日子,不好吗?”

    两人只顾着吃饭,根本没空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说着轻巧,可是种地多累。

    一天操劳到晚,一年累到头,好不容易收了粮食,还得交税,还得养家糊口。

    他们做贼,也不是天天出来干活。

    哪一趟要是挣得多了,就能在家休息一个月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乔阳已经没了胃口,但还是把饭吃完了,“小妹,你也别站着了,赶紧吃饭!我这儿的活不用你帮忙,你去把书包收拾一下,很快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收拾书包,不过书就不要带了,今儿是去考试的。”乔月一拍大腿,动静太大,倒把那两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就在她跑进去收拾书包时,方四牛混不吝的推院门,就闯了进来,“乔月,你好了没有?再不快点,该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才注意到院子里的两个陌生人,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乔阳正坐在一堆虾笼前,忙着分捡收获,看见方四牛进来,还紧张了下,“他们……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叫他怎么回答?说他们是小贼吗?

    乔月抱着书包,从屋里跑出来,“哦,他们是我家雇的帮工,我哥这边快要忙不过来了,让他们过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关五和老六捧着饭碗,连连点头,“唔唔,我们是帮工,帮他干活的,呵呵!”

    做贼的其实也怕听见一个贼字,有点像条件反射,人家一喊贼,他们就想拔腿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过渡章节,明天上好看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