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7章 朴实无华(三更)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勤劳的农家人,早早就起了床,下地的,放牛的,赶鸭子的,赶集的。

    乡下的媳妇,要是早上睡懒觉,是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。

    杨茂才今儿心情格外好,见着谁是笑眯眯的,一早就去找工匠,要去跟人家商量,房子要怎么改。

    见着乔月,杨茂才笑着打招呼,“丫头,上菜园啊?你们家的菜,估计都吃不完了吧?你奶奶勤快,种那么多蔬菜,要是能拉到城里卖掉,倒是一笔不错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那随口一说,没真的想过蔬菜拉到镇上卖。

    每年夏天,家家户户都种着蔬菜,要说有谁会用钱买蔬菜,只得是城里捧着铁饭碗的那帮子人。

    反正穷人是不会,房前屋后的种几棵豇豆,种几棵辣椒秧,就够吃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想的,我哥要到镇上送小龙虾,顺便把这菜也稍上,看看能不能卖得掉。”

    杨茂才不笑了,“你还真的要卖?能有人买吗?价钱会不会很低?”

    乔月可拿不准这个事,“我们打算卖给开饭馆的,至于能不能卖得掉,还得看情况,要是有路子,以后让我哥多收点蔬菜,等有了三轮车,就能骑车到镇上送货了。”

    杨茂才眉头皱的老高,“你们家要买三轮车?”直接跳过自行车,买三轮车了?这也太壕了吧!

    “什么三轮车?”吴宝山扛着铁锹,正打算下地去,听见他俩的对话,便停下不走了。

    杨茂才直摆手,“没什么,你忙你的去,你家春根在镇上的买卖还得好好干,做生意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做生意哪有容易的,起早贪黑,整天从早忙到晚,他俩也是能吃苦,我明儿得去看看,再送点蔬菜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乔阳今儿也得去镇上,你们一块了,顺便也让乔月替春根把把关,这丫头主意正的很,让她瞧瞧,准没错,”杨茂才这话完全是拍马屁,以后他这个村长的晋升之路,真得依仗着她。

    乔月笑呵呵的直摇头,“我今儿是去考试的,哪里有时间干别的事,不过我还是会去看看,不把关,就是去照顾他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小本生意本来就难做,要是地点选的不对,手艺再好,也很难火起来。

    提到考试,她心里还真的没底。

    拢共也没上多少天课,冷不丁的跑去考试,有个屁的信心,能考的差不多中等分数,她就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园子里的菜,经过一夜的生长,又被露水滋润过,真正的鲜艳欲滴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她带来的两个篮子,都装满了,韭菜割了有半篮子。

    白天是没时间,只能傍晚回来之后,再给韭菜根上点肥,下一茬韭菜很快就会冒出来,又嫩又香。

    拢了拢地沟,铲了一会草,看着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,乔月便不再干了,到镇上的路,还得用走的,需要时间呢!

    挑着两个篮子,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林嫂子现在对她客气多了,见她挑了这么多蔬菜,还好心的过来问一句,“乔月,要不要我帮人择出来,你一下摘回来这么多也吃不完,是要腌了吗?要不我帮你腌吧!”

    突然这么热情,倒让乔月受不住,“不用不用,我们自己能搞定,你忙你的吧,林玉梅的事,我记在心上了,你以后自然一点,大家都是邻居,互相帮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林二旺从家里跑出来,“姐姐!你终于回来啦,你不在的时候,我好无聊,我今儿不上学,要我帮你干活吗?”

    林二旺见着乔月,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少了乔月,感觉没劲透了。

    “二旺,别捣乱,乔月家事情很多呢,”林嫂子拍了下他的脑袋,很明显能看出,林嫂子整个人没了精神头,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家里藏着危险人物,当然不能叫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乔月笑了笑,没作声。

    挑着篮子回了家,关上院门,瞧见那两位已经疼的脱了力气,瘫软的靠在树上,两条腿也在不停的打颤。

    见到乔月回来,仿佛看见救星。

    “唔唔!”

    说不得话,只能用神情来表达,那个急切的模样,仿佛看见观音菩萨似的。

    乔月不慌不忙的放下篮子,扭了下肩膀,朝他们走过去,拿下塞在嘴上的破布,“想跟我说什么?别说废话,我不想听,也别想口是心非的话来糊弄我,否则我连你们另一只手臂也卸掉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我们错了,我们认错,您就行行好,饶了我们这一次成吗?”关五感觉现在骨头错位的地方,肯定红肿了,疼,钻心的疼,又疼又麻,麻了又疼。

    老六骨头硬一点,“你……有本事你解了我们的绳子,如果你还能制住我们,我就彻底的服了,咱是男人,也得讲个尊严!”

    “哦,想跟我单挑?可是你俩现在的状态不行,我跟你们动手,岂不是占了你们的便宜?这样吧,等你俩从牢里放出来,我给你们一个公平报仇的机会,咋样?”乔月哪有心思跟他们玩,就这种小混混,制服了也没意思,说出去丢脸。

    关五摇头,不肯接受她的意见,“那不行,到那时候,变数就大了,要比就现在!”

    乔月抱着手臂,咬着唇灵机一动,“要不这样吧,你们替我打听一个人,找到那个人的下落,只要这件事办成了,咱们就两清,虽然你俩不配讲道义,但是从现在开始讲道义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黑道上的事,还得从黑道上解决,派出所找不到的人,他俩可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乔月立马来了精神,主动给他俩解了绳子,并把错位的骨头装上了。

    说了装上,可是红肿的地方,哪能那么快消除。

    关五和老六,抱着胳膊,仍旧满脸痛苦,顺热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事,能办到的,我们才办!”

    这俩也贼,从乔月的话里,就能听出,她提出的事儿,肯定不好办,要不然能用自由跟他们换?

    乔月蹲在他俩身边,搓了搓下巴,“你们替我打听一个人,知道我们村有个叫范大柱的吗?他虽然不在这儿了,但是跟道上的人,绝对有联系,你们只要帮我打听到他跟哪些人有联络,剩下的事我自己办,不劳烦你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