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3章 干大事(三更)
    “哥,我这儿有手表了,明天早上我喊你起来,我一早也要到园子把菜都摘回来,再到学校考试,可能晚上才能回来,到时再把蔬菜都腌了,要不咱把多余的菜,也拿到集上卖掉,反正吃不完,腌那么多,恐怕也吃不完。”乔月灵机一动,蔬菜搁久了就不新鲜了。

    乔阳眼睛也跟着一亮,“那我一块挑到朱家,他们家每天都要进菜,可能他们家会要,如果不行,我就在街上摆个摊子,一上午也能卖完。”

    乔阳现在是只要有一点赚钱的机会,就不放弃。

    “成,那咱俩今晚早点睡,吃过饭,我刷碗,再烧好热水,你送二叔回家之后,就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阳自然没意见,听妹妹的话,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回到家,乔安贵已经坐在上位,郑宏宇跟祁彦也分别坐在两边,但是谁都没动筷子,等着他们兄妹两回来。

    乔月把扁担放好,回屋拿了拖鞋,放在廊檐下。

    乔阳走水缸边,舀了水洗手洗脸洗脚,现在温度高,用凉水洗才最快活。

    乔月回到堂屋,笑着坐在乔安贵的对面,“快吃吧,不用等了,酒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,”祁彦把酒壶递给她,“你也喝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喝点可以缓解疲劳,给你们也倒上,二叔也喝点吧,少喝点没事。”乔月给每个人都倒了酒,乔阳的杯子也倒了酒,不过倒的很少就是。

    乔安贵也不推辞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干嘛还要亏待自己。

    祁彦却只盯着菜,“这玩意可以吃吗?”他夹的是小龙虾,红通通小龙虾,看上去都是壳,无从下嘴啊!

    郑宏宇也没听过,“应该可以,只要有肉的,都能吃,我们小的时候,实在没吃的,会抓几个,串起来架在火上烧着吃,不过那会没有调料,除了有点嫩有点鲜之外,啥味道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祁彦将信将疑,仍然研究着。

    乔阳洗好了,大步走进来,坐在妹妹旁边,朝他们笑了笑,便端着碗,大口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我给你剥,”乔月夹了几人小龙虾,搁在碗里,然后用手剥虾壳,当然虾头也很美味,浸满了汤汁,嘬一口又香又辣。

    祁彦学着她的样子,也不用筷子了,用手干。

    郑宏宇笑着摇头,“我还是用筷子吧!”

    乔安贵只吃了一个便没兴趣了,他还是喜欢泥鳅。

    泥鳅肉嫩,轻轻那么一吮,肉跟骨头就能分离,而且泥鳅味道更鲜美。

    “乔月厨艺又长进了,比你奶奶做的菜还要好吃。”乔安贵由衷的赞叹,比他媳妇做的,不知好吃多少倍。

    祁彦吃的满嘴满手都是油,听见乔安贵的话,连连点头,“这虾味道真好,比清蒸的爆炒的还要好吃,特别是钳子,肉最嫩,配着酒喝一口,美歪了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笑话他,“您老在外面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,竟然馋成这样,拜托注意点形象好吧!”

    祁彦完全不理他,“山珍海味怎么了?有些东西,根本不是人吃的,都是摆那好看,老子去了m国几年,死活吃不惯牛排,装逼的范儿,一排牛排在那慢慢切,他们也不嫌累,哪有青椒牛肉丝好吃,更没有牛肉火锅吃着过瘾。”

    乔安贵跟乔阳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所以只有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乔月听懂了,“人家饮食文化不同,咱的东西,人家也吃不惯,都是从根上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也不跟他们讲闲话了,再不吃菜就要没了。

    酒喝的不多,半瓶酒最后还有一小半。

    乔月喝了几杯,感觉整个身子都是热的,“夏天还是喝啤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喝啤的?”祁彦顶着大红的嘴唇,听见她这话,“我那儿有从德国带回来的啤酒,赶明儿给你送几箱过来,内地也有做的,量都不大,很多人还喝不惯,毕竟白的是咱几千年传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的人喜欢,先看准市场的,绝对会大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祁彦不吃了,用抹布擦着手,紧紧盯着她,“嫂子,你没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不喊名字,叫她嫂子,份量绝对不一样。

    郑宏宇说道:“我也喝过,刚开始有点不习惯,但是喝多了,感觉还不错,就是卖的挺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成本可以降下来,让它走进普通百姓的餐桌上,尤其是夏天,绝对畅销,”乔月也不拐弯抹角,这玩意火起来也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祁彦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“嫂子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也不瞒你,我打算买个中型的酒厂,那家企业也不是国营,是私人的产业,被挤的快要倒闭了,我想买下来做酒,但是普通的白酒做了没意思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,你要知道运输也是一个难题,太远的地方,运费就不得了,所以这酒厂的地址,一定得选好,厂子的人事,一定得握在你自己手里,他们只是给你打工的,按劳得钱,不存在什么终生合同,你要的是工人,可不是这祖宗!”改制的事,乔月略有耳闻,难的很。

    祁彦现在是真服她,好像她什么都知道一点,“国营我才不想买,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烦都烦死了,这个酒厂我去看过,还没跟封瑾商量,不过生意上的事,他也不怎么过问,现在问你也是一样,你得给我掌着方向啊!”

    乔月端着酒杯没喝,摇着头笑了下,“我才不给你掌方向呢,你也别跟我装糊涂,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明白,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,别拿对付别人的一套,来对付我,小心我收拾你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霸气,郑宏宇倒是有些诧异,原来祁彦这小子,自己早已有了主意,商人狡猾,大大的狡猾,这话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“别,您可千万别收拾我,刚才我说的,都是心里话,厂子我拿下,的确是想做黄的,可这风险也蛮大,我那点至少至少得投进去一大半,还得有市场,这事比盖房子复杂。”祁彦摸着口袋,想抽烟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喜欢折腾,只是这钱多了,要是不干点什么,感觉自己又空了,生活没奔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