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想好了(四更)
    乔月说的条条在理,杨茂才听是心惊肉跳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家婆娘开小卖部?那得需要本钱吧,而且咱村人口那么少,有啥生意呢!”

    祁彦笑着道:“怎么会没有,生活用品,日常用品,家家都需要,你可以先弄的少点,等赚了钱再多进货,离这儿近的不是还有几个村子吗?到时候你的货源足了,他们还不得到你这儿来买?再说了,很多东西卖不掉,也不影响自家使用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做这点小生意都不敢,这村长当的,也够胆小。

    乔月也道:“杨叔,我家没人干,要不然我就开了,要不晚上你到我家吃饭,我们再细说?”

    杨茂才直摆手,“你爸还没回来吧?等他回来,这事我跟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大概觉得乔月还是孩子,拿不下主意,得找大人商量才行。

    乔月笑着,“我爸现在管不了这些事,总之,你想好了给我一个答复,这事很快就要落实,你要是犹豫不决,错过机会,可别说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要落实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喏,”乔月一指身边的人,“因为这事是他在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沾了她的光,我家老大心疼老婆,否则你们还得再等几年,”祁彦嗤笑一声,他说的也没错,还真就是沾了乔月的光。

    杨茂才懵懵懂懂的,直到走回自个家,坐堂屋里一坐,才猛然想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乔家这是找的什么亲家,竟然能有这能耐,不得了,不得了!”杨茂才成天在村里跟镇上来回跑,当然知道这么大的工程得花掉多少钱。

    那么多的人工,那多么长的电线,没个**十万,能搞得定?

    他当这个村长,每个月镇上才能补贴多少钱,不过四五十块,村里也没油水可捞,他还不也得靠种地,才能养活一家老小。

    杨氏端着脸盆,从外面走进来,埋怨道:“刚回来坐下,就一惊一乍,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氏拧了毛巾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杨茂才洗了个脸,清醒多了,“刚才我遇着乔月了,你猜她跟我说什么?她说让你在村里开个小卖部,卖点油盐酱醋啥的,再装一部电话,他们家也装一部,不过他们家的是自己用,咱们装的,可以赚钱,来打电话的,都得收钱,你说这事好吗?”

    杨氏聪明扔一想就通,“这事还不好理解?乔月那丫头倒是越来越聪明了,她是怕村里只装他们家一部电话,到时候还不得被烦死,你想想看,自己家装的也不好意思收钱,咱村的那些人,要是知道打电话不要钱,还不得可劲的跑来凑热闹,这丫头鬼啊!”

    杨茂才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这么个道理,我就说她咋那么好心,还让咱开小卖部,你这玩意能干吗?”

    杨氏已经坐好了饭,等着孩子们放学,拿了鞋底,坐在一边纳鞋底,“能干,咋不能干了,咱这儿可不就缺个小卖部,你是不知道,咱要打个酱油醋啥的,还得到坎子庄那儿,王老六那个吝啬鬼,每回都得坑人,东西不好,价钱还不便宜,可是不买他的,就得到镇上去,除了你,谁有功夫成天往镇上跑,不得累死个人。”

    杨茂才在外面不敢说听媳妇的话,但是到了家里,关上门,其实他还是挺在乎老婆的意见,他媳妇的脑子比他的脑子管用,好多事他都要回来,坐在被窝里,跟媳妇商量着来。

    “说的有道理,我这不是怕挣不到,回头再把钱都套进去,那可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拽着棉线,白他一眼,“做生意哪有不花本钱的,也没铁定的赚钱,还不是得冒险,这样,咱先把电话装上,这东西最有用,到时候只要不是大事,你打个电话去镇上,省得再跑一趟,也好让你及时接到上级的指示,利于你的工作开展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听你这么一说,我们家装电话还真能派上大用场,不过我听说电话费要租金,也不晓得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要开小卖部吗?咱一个月用电话挣的钱,怎么着也能应付租金吗?而且咱村有了电话,附近几个村的人知道了,不也得用吗?往后肯定越来越多的人用电话,咱镇上好多地方不都装上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杨氏越说越顺嘴,“所以这小卖部,咱得开,先弄油盐酱醋,针头线脑啥的,要是生意好,咱再扩大经张家口规模,这些东西也要不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杨茂才摩挲着下巴,眼睛慢慢的在放光,本来还不情不愿的事,被他媳妇这么一分析,还非干不可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这就去找乔月,跟她把事定下,你是不知道,她带回来的朋友,是她男人的朋友,这工程就是他在做,再瞧他开来的车子,这人绝不是一般的有钱。”杨茂才激动了。

    杨氏喊住他,“这个点,人家还没吃饭呢,你这个时候去,不是摆明了蹭饭吗?等吃过晚饭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!”杨茂才这会整个人都是热的,活了半辈子,终于能混出点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乔家的菜园子,果真如乔奶奶预言的,结满了丰收的果实。

    青辣椒挂的满满当,每一棵辣椒苗上,至少挂了七八个。

    黄瓜架子上,也藏着不少成熟的瓜,更别提茄子,豇豆这些,都是最能结的蔬菜。

    祁彦不知道从哪下手,“这要怎么摘?哪些可以摘?”

    乔月迟疑了,“今儿太晚了,先仅着今晚做菜吃,其他的明天一早我再来弄,你去摘三根黄瓜,挑最长的摘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祁彦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可是刚一扒开黄瓜叶,手才伸过去,就被黄瓜刺扎了下,“这怎么还有刺,黄瓜有刺吗?”

    祁彦虽然从小流浪,但是也没真正接触过农家生活,这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乔月不理他,飞快的摘了些豇豆,小半篮子的辣椒,两三个茄子,随便摘了些,篮子就装满了。

    王桂枝扛着锄头,晃着腰往这边来,先是看见乔月,“哟,乔家丫头回来啦?你爸咋样了,情况还好不?”

    等到跨过田沟,再走近些,就看见祁彦了,“哎哟,这是哪家的小伙子,是你家亲戚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一个朋友,我爸还有几天就能出院了,多谢关心,”乔月对她不冷不热,其实她这帮老女人,也没啥好说的,话不投机,说了也是白说。

    你永远都不晓得,这帮老娘们,会在背后议论些什么,所以千万不能说错一句话,错了一句,就等着她们翻腾来翻腾去的,找你茬吧!

    王桂枝见她不热络,也就没靠近,晓得因为之前的事,乔月都不怎么待见他们夫妻俩,“有啥事需要帮忙的,你就吱一声,田里的事,我家春根帮你照看了不少,回头让你爸放心。”

    要说她想通了,不再重男轻女了,似乎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老旧的思想,哪是说通就能通的。

    吴春根已经在镇上租了个小房子,可以做早晚。

    早上卖早点,晚上也卖,过两天就把赵梅母女接过去,她怎么劝也没用。

    吴春琳也不在家,只她跟老头子两个人,以后的日子肯定冷清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,吴宝山的意思,到镇上开个小店,也是一条谋生的路,一辈子种田,也没啥出息。

    要奋斗,还是得乘早。

    王桂枝走开了之后,乔月还奇怪的看她一眼,这次回来,感觉村里人都和气不少,没那么针锋相对了。

    祁彦最精,“你们之前吵过架吧?这老娘对你有愧呢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你摘好了没有?几根黄瓜,你要摘到什么时候?”乔月拎着满满的菜篮子,走到黄瓜架子边,见他还在那摩挲,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挑最大的啊,总得对比一下,才知道哪个最大,瞧,我找到一根最大的,”祁彦还献宝似的,把自己的劳动果实拿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起开,照你这个摘法,咱晚饭改成败夜宵得了,”乔月把他轰开,摸着两个差不多的黄瓜,扯下来往篮子里一塞,搞定。

    “宵夜就宵夜,有什么关系?这一根我生着吃了,新鲜!”他也不洗,在身上那件价值几百块的衣服上蹭了蹭,就吃上了。

    乔月摇摇头,对他这种败家行为,十分不满,“你到底是抠门还是奢侈?为吃一根黄瓜,毁了一件衣服,真够败家的。”

    祁彦不以为意,“那有什么,钱得花在该花的地方,也得浪费的有意义,嫂子,你们家房子真的需要修了,我手下有人,我让他们过来帮着修缮一下,否则到了雨季,可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他天天在外面跑,工程上的事,操心最多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急,等我哥挣了钱,再修房子,我们家的事,该由我们自己去承担,总是依靠别人,怎么行,不过你们之前输给我的东西,一样也不能少啊!”

    祁彦在笑,“那是自然,你只要挣来的东西是吧?”

    这一点,倒是让他再一次刮目相看,很有原则的小姑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