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6章 现形了(四更)
    现在注意到了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也怕冷星宇拆她的台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给她难堪。

    江惠则是气的满脸通红,“封翠云!你怎么这么说话,亏我还一直帮你说好话,真是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“妈,”封邵远叫了她一声,“表姑这是在心里憋久了,不吐不快,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也走吧,我会让人过来送他们离开,去了浦阳可就不归我们管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有含义,什么叫去了外地就不归他们管了?

    是生是死,是好是坏,都跟他们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,我有手有脚,离了你们家也是一样能活,女儿,咱就出去过好日子,到时让他们看看,咱娘俩也能成收有大本事。”封翠云想的多简单,浦阳那是沿海的大城市,女儿工作好,她也有稳定的收入,到时候存钱买个房子,让他爸也来,到时一家几口人都在那儿安家落户,几年之后就是大城市的人了,真正的大城市,比衡江市还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这想法也现实,如果他们一家真的能脚踏实地,能吃苦能忍耐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钱值钱,可是挣的也是实打实的钱。

    当年敢下海经商的人,有多少成了富人。

    就算没脑子,肯干会结省,什么脏活累活都不怕,几套房子挣下来,二十年之后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惜啊,有远见的人,还是少数,这几个就甭说了,肯定是没有的,封翠云跟她男人都是爱享福的,有了钱还不可劲着花。

    方蓉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觉得自己的亲妈一定是疯了,肯定是疯了,她阻止不了,今天的一切都已经朝着她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着。

    方蓉望向乔月,一直以为这个女人空有一身蛮力,没有那么聪明,却没想到今天被她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先前她做的那些事,就是一个套,可笑的是,她们母女竟然傻傻的往她的套里钻。

    眼见着母亲越走越偏,方蓉不得开口向冷星宇求助,她扑到冷星宇的轮椅边,“星宇,救救我,我不想离开你,不想离开这里,你帮帮我好不好?不然我就要被他们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她想去看冷星宇,可是冷家的人把门守死死的,她根本进不去,被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封翠云不解了,“小蓉,你认得他?这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封邵远一手撑着下巴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穆白站在一边,该他说话的时候,就得说话,“他是冷洪林的儿子,冷洪林知道吗?衡江市市长,一把手。”

    一把手当然不是市长,但这位很有魄力,将权力抓的很紧,几个副市长都有一半都是他的亲信,至于书纪,搞政策就行了。

    封翠云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,赶忙从病床上爬下来,十分殷勤,“你是我们家小蓉的男朋友吧?哎哟,怎么进来也不吱一声,怠慢了,你爸爸还好吧?”

    封翠云能问的这么热络,跟她在封家待的时间长有关,大官们见多了,自然而然就喜欢亲近。

    “妈,你能不能不说话!”方蓉脸色很难看,此刻她真想封了母亲的嘴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她的一切都被母亲的这张嘴给毁了。

    可是封翠云不懂她的意思,“这怎么还不能说了?你这个年纪了,处朋友也正常,你早该跟妈妈说的。”

    冷星宇异常冷淡的推开方蓉,嘴角着讥讽,“男朋友?我跟她吗?不好意思,你误会了,我只是在她身上花了钱,让她陪我寻开心而已,类似于小爷的一个玩具,换言之,我用钱包了她,就她这个资格也能做我女朋友?大妈,你别开玩笑了,说白了,她在我眼里就是个鸡,哦,你不知道鸡是什么意思吧?就是舞厅里那些坐台小姐,出来卖身的,她也不吃亏,我在身上花了不少钱呢,这玩也玩过了,我现在对她没什么兴趣,你赶紧带回去管教,将来兴许还能嫁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这嘴毒的。

    他后来冷静下来,躺在病床上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捋了下,猛然发现,他好像着了那小妞的道,被人当枪使了,否则也不会落到现在这地步。

    冷星宇越想越气,越想越恨,一直憋着火,打算出院了之后再带几个人把她玩残了。

    至于乔月,他反倒没那么恨了。

    这不,当时她还能拿自己换他,男人得讲义气,一码归一码,一桩归一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方蓉,这是真的吗?”封翠云一把抓住方蓉的头发,往上拖。

    “妈,你放手,这事你听我解释,不是他说的那样,根本不是……”方蓉还是料到母亲会冲她发疯,一时不备,被抓了个正着,头皮都被拉疼了。

    封翠云当然不会手软,一个姑娘家要是没结婚就没了清白,在他们村就是大罪,一辈子都要受人指指点点,被唾沫星子淹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你跟我说,他讲的是不是实话,还是枪编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方蓉双手护着头,抬脚就要去踢她妈,这个姿势太难看了,太难看了,她已经被毁的够多了,还要毁的最后一点脸面都不剩吗?

    穆医生又轻飘飘的开口了,“妇科的人可以验身,一眼就看能看出来,要不我去给你们叫?”他绝对是搅屎棍,还是最臭的那一坨,没他这戏就唱不热闹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的台词,乔月是打算自己说的,可是看到穆白站在这儿,她知道自己可以闭嘴,安安静静当个观众,有这么一场好戏看,就差一包瓜子了。

    冷星宇也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打,“我家有照相机,方蓉那副骚样子,我都拍下来了,都贴在一个本子里,要不要拿给你们看看?”

    坏崽子,绝对是个坏崽子。

    乔月偷偷的瞄他,这小子要是她弟弟,铁定打的他下不了床,太他妈的欠收拾了。

    冷星宇也转过头来看她,露出一个不算好看,但是有点可爱的笑容。

    乔月默默收回目光,万分庆幸这货不是她弟弟,否则自己也得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封翠云一屁股坐在地上,这个打击对她来讲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的培养女儿,还想将来指着发她钓个金龟婿呢!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女儿的清白被毁了,女儿的指望是没有了,幸好她还有儿子,还有儿子。

    “哟,我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了?”祁彦穿着时兴的淡蓝色格子衬衣,脚上踩着定做的牛皮尖头鞋,步履优雅从容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漂亮的男人,有那么点放荡不羁的味道,再瞧他这一身的打扮,有钱任性。

    方蓉一眼看到他,着实被迷住了,心也跟着砰砰直跳,她应该脸红,应该羞涩,应该以最美的姿态,站在男人的面前,给他一个最那的印象。

    封邵远自然认得他,站起来朝他伸手,“你好!”

    祁彦也伸出手,对封家的人,他还是挺重视,“大哥好,伯母好,这两位是怎么了?唱的哪出戏啊?”

    方蓉从神迷里回神,慢慢垂下眼,默默的顺着头发,整理裙子。

    封翠云却不管,她心里憋着火,非得骂够这个贱丫头,“你说说你,干的都是什么事,白白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们走吧!”方蓉站起来,十分温婉的过去扶母亲的肩膀,可是封翠云最清楚,这哪里是扶,根本是在掐她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,祁彦看到乔月脸上的伤,绝对是大惊,“嫂子,你这是怎么搞的?谁敢把你挠成这样!”

    别怪他的大惊小怪,昨儿那么神勇的一个人,多牛逼啊!

    今天却成了这副样子,这要是让封瑾看到,还不得心疼死。

    他问的这句话,还带着浓浓的狠意,仿佛要剐了谁的皮。

    方蓉身子一抖,意识到这人也是向着乔月的,“妈,我们快走,把东西收拾了,我们先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衡江她待不下去了,她得回去缓一缓,等风头过去了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乔月斜了她们母女一眼,这一眼,足够让祁彦捕捉到,这也是猴精猴精的主,哪需要什么解释,一个眼神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慢着,你们伤了我嫂子,就想这么着就走了?”祁彦坏着呢。

    封邵远不方便动手的事,穆白不屑于动手的事,冷星宇懒得动手的事,他可有兴趣的很。

    方蓉真的怕了,这一层子的人,没一个向着她们母女说话,一个比一个狠,一个比一个想她们母女死,“刚才的事,大家都有错,我妈还被她打了呢,这事就算扯平了,我们要走了,我妈要去看病,你让开!”

    方蓉根本不敢看他,这男人长的太好看了,看着他的脸,她根本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“扯平?这他妈能扯平吗?你妈值几个钱,我告诉你,要是我嫂子脸上留疤,我一定让人把你的脸毁了!”祁彦狠起来,都是阴招,叫你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方蓉要疯了,突然推开母亲,朝窗边跑去,“你们……你们再逼我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,我死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封翠云噗通一声,坐在了地上,“小蓉,你这是干什么呀,别想不开,妈也没叫你去死,咱有话好好着说,怎么能跳楼呢!”

    江惠皱着眉,“别闹出人命,影响不好,外面好多人都看着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