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0章 别怕丑(二更)
    乡下人最讲究人情,你大老远的来医院,哪怕是鸡蛋或者抓只鸡,也比空着手来要好吧?

    乔安福不仅空着手,更可气的是,他空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乔安平可以大方的原谅,但是乔月不行,你不把我父亲当回事,我就不让你好过。

    瘦保安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,“那你快点,怎么说他也是你叔叔,你可不能不管他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瘦保安故意把话说的重了些,就怕她一去不回,到时候钱没捞着,还惹得一身麻烦。

    乔月晃出小楼,回到医院就诊大厅,反正是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可等她到了高干病房,打开门的一刹那,着实吃了一惊,这怎么一个个的脸色这么滴难看。

    封爷爷是军人出身,坐姿一向端正,手上握着拐棍,脸色怎么说呢,也不至于动怒,但绝对不好看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还有封邵远跟江惠,最让乔月注意的,是封翠云,她似乎哭了,眼睛红红的,像是很委屈似的,见着乔月进来,抬起头看她一眼,又迅速把头低下了。

    乔家的人站在另一边,乔安平跟乔奶奶都是满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乔阳似乎有些生气,整个人都是气呼呼的感觉,乔安贵搓着手,倒是最先招呼乔月进来,“丫头,亲家来了,赶紧过来问好。”

    都已经这样了,乔月觉得有点意思,有点三堂会审的感觉,“封爷爷,大伯母,大哥,都坐吧,要喝茶吗?”

    封爷爷看着她的笑脸,脸上的不悦慢慢散去,神情也温和了不少,“我们刚来,一是过来看看爸爸,二是翠云给我打电话,说是受了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封邵远温和的笑道:“乔月,你别紧张,出了事问清楚就好,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过来坐下,我们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封翠云低着头,揪着袖子的手一顿,她听懂了封邵远话里的意思,这是在说她不重要啊!

    江惠却要直接很多,“你小叔呢?你不是去找他了吗?没找到?”

    乔安平怒火起来了,“去把你小叔叫来,我有事问他!”

    乔月走过去拍拍他的肩,“爸,这事我来处理,你就别管了,别生气,当心把身子气坏。”

    封老爷子也赶忙的劝,“安平啊,刚才是我着急了,你别动气,这事也不怪你,找到她小叔,把事情问清楚了,道个歉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封翠云不肯了,“那怎么行,他……他那样欺负我,这事要是传回老家,我还有脸见人吗?”

    封老爷子忽然有点动怒了,“那你说怎么办?难道还要把人关起来,让他坐牢不成?”

    乔月总算听懂了,敢情被小叔调戏的老女人就是封翠云啊!

    这也太巧了吧!

    但是这两人说的话,显然对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小叔欺负你了?他怎么欺负的啊?你们撞到的时候,不是在楼上大厅吗?既然是大厅,他还能当着那么多人的人,对你上下其手不成?”乔月这话说的很不客气,这个封翠云满脸都好像写着两个字:“强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吗?

    有多大的事,在公交车上还不是挤来挤去,你挤着我,我挤着你?愣是把人挤的跟沙丁鱼似的。

    “乔月!”乔安平厉喝一声,显然是动怒了,他很少凶女儿,这一次不同,当着亲家的面,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说那些话呢!

    乔月不满,“都别怪我说话难听,事儿既然出了,就得敞开了说,怕什么丑?如果不说清楚,谁心里都得膈应着,爸,这事不同于别的事,如果小叔真的做的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可如果不是,谁也别想冤枉人!”

    封邵远眼中有着赞赏,心想要是封瑾在这儿,估计就得把封翠云弄死,现在他也不能袖手旁观,本来这对母女的事,该由他来管的,这几天事儿太忙,又听说封瑾回来了,以为这两人搞不出什么幺蛾子,哪成想,把爷爷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乔叔,你别着急,我觉得乔月说的有道理,细节一定要问清楚了,总不能听信一面之词,就下定论,表姑,你把当时的情况细细的说一遍。”封邵远的话看似没有威胁,但是听在各人耳朵里,都有着一定的份量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点点头,“是这么个理,翠云,你打电话的时候,只说你被人欺负了,那个人好像是乔月的小叔,我们进来的时候,医院大厅那么多人,应该可以找到证人。”

    一见真的要找证人,封翠云有点慌了,怔了下,然后坐在地上大哭,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,一把年纪了,我能拿这事说着玩吗?你们……你们这是合起伙来欺负人,那个王八蛋不光撞了我,他……他还抓我的胸……我不活了,要是让我男人,他非得打死我不可!”

    如果这事是真的,封翠云哭闹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乡下有些地方,老人女人男人的思想会非常非常保守。

    老婆被人摸了胸,摸了屁股,男人心里都过不得,要是村里再传出风言风语,那就更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关键是,封翠云说的话都是鬼扯蛋,她现在是骑虎难下,只得死死的扒住了,就算不能让乔安福受逞罚,她自己也要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封翠云这么一闹,让本来可以好好解决的事,又变的让人反感烦躁。

    “翠云,有话好好说,在这里闹什么,”江惠要去拉她起来,被儿子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妈,既然表姑心里不痛快,还是让她哭出来,等她哭累了,心里的委屈也就能散了,你现在过去劝,反而不好。”封邵远的一番话,说的多么合情合理,任谁也挑不出理,也不会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乔月发现了,朝封邵远看去,两人的视线对上,又迅速移开了,各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最怕吵,“乔月,扶我出去走走,等她哭好了我们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正好也有话要跟乔月说。

    “哦,哥,你多拿点纸给表姑,再倒杯温水,一会哭累了,得喝口水缓缓,大热天的,别脱水了。”乔月说的也是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乔阳冷着眼,瞪了封翠云一眼,不过还是乖乖的拿纸拿水杯去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马上弄走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