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8章 闯祸(四更)
    都病成这样了,心理上肯定跟以前大不相同,胆子也大了,反正都要死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,那老娘们现在都快骑到他头上了,好好的儿子也被她教坏,不管不行。

    乔奶奶一直在旁边抹着眼泪,“你们兄弟三个以前感情多好,可自打各自娶了媳妇,感情都疏远了,妈不求别的,就希望你们兄弟能好好相处,在一块热热闹闹的,老二的病能看还是得好好看,多活一天,也是给赚的,老三,你家媳妇也该管管了,一个村子的人都跟你们家吵过,别什么都依着她,不然以后肯定要出事!”

    乔安贵现在是心如死灰,“妈,咱们都是穷苦人,哪里能花得起钱治病,大哥这一趟住院,又是一大笔钱,你们也不容易,乔阳还没说上媳妇,我们家的事,我们自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乔安福可不喜欢听见人他媳妇,“妈,我们家王春脾气是差了点,但她人又不坏,一个村子住的久了,难免磕磕绊绊,也不全怪王春,乔月还跟她吵过架呢,乔月这脾气你们不是都知道吗?所以这吵架的事,两边都有错。”

    乔安福笑着打哈哈,不仅帮了媳妇说话,还把乔月跟王春吵架的事捅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是来告状的,不过是想让他们对王春的误解少一点,以后两家还得多走动。

    “吵架?”乔安平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乔阳瞅了妹妹一眼,赶忙解释,“就是那一次小叔家借我过去干活,乔月后来追过去了,跟婶婶发生了点口角,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乔安福以为乔月肯定不会把那天的事,原原本本的说出来,因为她肯定不会把真相说出来,于是胆子就大了点。

    乔月本来是不打算说,可是看到乔安福那副得意的嘴脸,怎么都不甘心了,“小叔家伙食太好了,我怕哥哥吃的太撑,所以就把哥哥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反话,一屋子的人,谁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乔安贵还在那跪着,乔安平示意儿子把他扶起来,然后看着乔安福,“老三啊,我家乔月虽然性子急了些,可她心肠好,只有把她惹急了,她才会翻脸,你是长辈,不该记着她的仇。”

    乔安福把头一扭,显然是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乔奶奶叹了口气,“还是先把老二带去检查身体吧,中午你们都在这儿吃饭,过两天我们也就能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着,奶奶,你也来。”乔月不想让父亲跟小叔单独待着,所以让哥哥也留下。

    三人出去了,屋子里剩下三个男人。

    乔安福闲不住了,剥了桌上一个香蕉,一口下去,香蕉就少了一半,“嗯嗯……这水果就是好吃,买水果肯定要花不少钱吧,回去的时候我带两个,给孩子们尝尝,咱长这么大,还真没吃过几次香蕉。”

    乔阳眉头皱起来,想说什么,可是应该怎么说呢?

    人家大老远来的,总不能连吃香蕉都不让吧!

    乔安平倒是没觉得什么,“你带几个,乔月平时也喜欢吃水果,在乡下哪有那个条件给她买,这些也都是别人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送的啊!那我多拿几个,反正又不要钱,我到外面去看看,听这是部队医院,好多军人也在这里住院呢!”乔安福又拿了一个苹果,也不洗,上手就啃。

    等到乔安福出去了,乔阳脸色沉的很难看,“爸,本来我没叫小叔,是他自己一大早跑来,说是要到城里看看你,顺便进个城,我觉得他来看你是顺便,来城里闲逛才是真。”

    乔安平叹气,“他也没来过,就让他到处看看吧,都是家里的亲人,待会你出去找一下,别让他闯什么祸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乔阳点头,对父亲爱护小叔,其实他可以理解,他跟父亲所处的位置不同。

    乔安福走出病房,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。

    看什么都新鲜,看见什么都想摸一摸。

    “嗳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这里是配药室,你怎么能随便进来,快出去!”小护士吓了一跳,正在工作呢,冷不丁身后冒出个人,还是一脸猥琐的笑。

    乔安福的性子,跟乔安平绝对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被小护士骂了,满肚子的不高兴,嘀咕道:“凶什么凶,不让进我出去就是,有什么了不起,我大哥还住干部病房呢!”

    乔安福一边吃着苹果,一边闲逛的不亦乐乎,看见一个没锁的门,都要打开看看。

    从楼上逛到楼下,一楼大厅,有不少排队等着挂号交钱。

    乔安福这瞧瞧,那瞅瞅,挂号的窗口都要探头往里面瞅瞅。

    这年头还没有电脑,收钱都是手工写票,速度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封翠云刚刚在外面打了电话给江惠,得到一个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江惠没说管,也没说不管,只是嗯嗯的敷衍。

    弄的封翠云心里不好过,要是封瑾的妈还在,跟她说无疑是最好的,可惜他没妈,爸爸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江惠做为伯母,也管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封翠云正想着事,没注意前面,砰的一下,撞着人了。

    偏偏撞的位置还很尴尬,那人的手摸到了她的胸。

    封翠云一下就火了,“你怎么走路的,眼睛长头顶去了啊,撞着人了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再一看撞人的,是一个邋遢的乡下汉,封翠云越看他越觉得恶心猥琐。

    乔安福被骂的莫名其妙,“我眼睛当然长的脸上,是你低着头走路,不看路,干嘛又怪别人,老娘们家家的,欠管教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撞了人还不承认,乡下人就是乡下人,一点教养都没有,就该把你那副贼爪子砍掉,让你乱摸,我告诉你,调戏妇女,可是要被抓进派出所的,我要是告你,你就等着坐牢吧!”封翠云心里憋着火呢,以前在老家,她也是火爆性子,自打来了封家,就得装出一副安分守己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的憋屈日子。

    乔安福这才想起来,刚才的手感,他嘿嘿的笑了,“他妈的少来,就你那点料,也值得我占便宜,我媳妇比你大多了,而且我媳妇也比你年轻,瞧你脸上的褶子,咦……”

    乔安福现在胆子壮了,有后台了,底气当然硬了,他还以为这医院是封家开的呢!

    就算不是封家,那也是封家的专属医院,他在这里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!”封翠云气疯了,直跺脚,“快来人啊,抓流氓了,快来抓流氓!”

    她一喊,正在门口站着的两个保安,拿着棍子冲上进来。

    单从外表看,他们肯定相信封翠云的话,因为乔安福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“站住,别动!”

    “先把他抓到保卫科,等搞清楚了再送局子里!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商量着。

    乔安福一看他们来真的,顿时便急了,“你们别看抓我,我没对她耍流氓,我……我是封家的亲戚,我真是封家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听到这话,动作停下了。

    封翠云眼珠子一转,“他在撒谎,我姓封,我是封家的人,我可从来没见过他!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敢骗我们,把他抓住了!”保安也知道昨儿跟封家老爷子一起进来的女人,就是这一个,所以肯定是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乔安福怂包了,又听说要被送局子,哭的鼻涕眼泪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等,我问他一句话,”封翠云跑过去,“你是乔月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乔安福还以为人家要放自己,立马激动的说道:“我是乔月的小叔,真是你们封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骗子,赶紧把他弄走,”封翠云打断他后面的话,看着乔安福被带走,她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,又跑出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这回不是打给江惠,而是先打给了老爷子,当然,江惠也不少不了。

    乔阳出来找乔安福,转了一圈也没找着,他也不好意思问人,觉得那么大个人了,肯定也丢不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碰到已经做完检查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乔月见他一脸的着急,便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叔也不知道跑哪瞎逛去了,我没找见,不过应该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乔月想了想,“你扶着他们回去,我去找。”

    乔奶奶有点担心,“老三不会闯祸吧!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!”乔阳说这话,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进去吧!”乔安贵累的很,身子软的都快没力气了。这几天没吃好,也没睡好,整个人的精神都已经跨了。

    乔月从楼上找到楼下,还是问了大厅的护士,才知道乔安福被逮进保卫科了。

    医院的保卫科不在这个大楼,在后勤楼。

    乔月到的时候,保卫科的门关着,一推门就瞧见乔安福双手抱头,蹲在墙角,对面坐着两个人,看样子是在对他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问话的保安今天才过来,之前请假不在,也就不知道她是谁。

    再者,那天发生的枪战,消息都是封锁的,下面的这些人可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乔月见乔安福没事,也不着急了,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,“我是来保他的,他犯了什么事,被你们逮来这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