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4章 杀人了(四更)
    乔月瞅着抵在郑宏宇脑门上的枪,绝对是真枪,而且子弹已经上膛,只需要轻轻扣动扳机,郑宏宇的脑袋就得多出个洞。

    而另外两人手里都拿着长刀,比西瓜刀长些,有点类似专门打架用的砍刀,刀口明晃晃的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对话里,她猜测这些人,可能是要报复郑宏宇,不是黑帮就是干些随时掉脑袋事情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如果她要从这里活着走出去,就必须灭掉他们,否则留下活口,她跟她的家人,都将陷入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“哎,几位大哥,能让我说句话吗?你看,我也不是什么混世的人,我就是个一个初中学生,除了念书,什么都不会,而且我胆子很小,你们放了我,出了这里,我绝对不说,什么都不说,就当什么都没看见,成吗?求求你们了,放我走吧!”乔月表现的十分害怕可怜,举着双手,无助的哭诉。

    郑宏宇眼中,有着一闪而逝的失望,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晓得该不该失望,难道这不正是他希望的吗?

    “你们放她走,否则我跟你们拼到死,”郑宏宇闭上眼睛,再睁开时,眼中已是满满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做事从来不留活口,小姑娘,撞见我们,只能算你命不好,动手,弄死她!”

    一个手下,拿着刀,朝乔月走近。

    郑宏宇紧紧攥着拳头,乔月悄悄的对他摇头,用眼神制止他。

    乔月做出害怕的样子,脚步像是因为害怕在移动,在那人靠的足够近,并且挡住了对面那名老大的视线之时,突然飞快的捉住那人手中的砍刀,反手一扭,将那人调了个方向,砍刀横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乔月一向动作快,等到那人反应过来之时,形势已经大变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抓你的人,咱们交换吧!”乔月掐着那人的手腕,她没有碰刀,却能让他无法动弹,手臂像麻了一样,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那名老大暴怒,“你是谁?难道你也是他们的人?”

    乔月摇头,“当然不是,我先前说的话可是真的,我只是过路的人,不小心撞见你们杀人而已,也是我倒霉,可既然碰上了,你们又不让我走,还非得杀我灭口,不好意思,我现在还不想死,如果咱们双方有一方必须灭口,那就只能是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米六五不到的小姑娘,挟持一个一米七几的大汉,大汉的腿都在弯着,根本没法站直。

    从远处看,绝对够诡异。

    可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,他想动想挣扎来着,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黑脸老大看着手下脖子上的刀,忽而又笑了,“你不敢,你知道杀人是什么样的吗?你会吗?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,乔月能杀人,绝对不相信,除非她是军人,即便是军人,也不敢随意杀人。

    乔月朝郑宏宇望去:可以杀吗?

    郑宏宇惊了下,眼中的光慢慢聚拢,读懂了乔月目光中的意思,他能怎么说?他该怎么说?

    ‘你不说,就当默认?’乔月挑眉,再次询问。

    如果不杀,迟早是隐患,她不会给家人留下任何隐患,即便现在将他们抓住,送进局子里,难保他们不会传出消息,到时候她的身份还是会暴露,她无所谓,可是手无寸铁的乔家人,该怎么应付?

    乔月最后一个眼神,已经是威胁郑宏宇了。

    抱歉,她不是警察,也不是军人,她不需要对敌人宽大处理。

    锋利的砍刀,飞快的划过那人的脖子,切断了大动脉。

    鲜血像喷泉似的,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乔月松开那人,让他倒在地上抽搐,可笑的是,他还想用手捂着脖子,他想自救。

    “你真杀了他?我要杀了你!”黑脸老大盛怒之下,举枪朝乔月开枪,郑宏宇抓住机会,反身扑了过去,将他撞开,两人滚在地上。

    还有一人,挥着手中的刀,就朝乔月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两下,乔月一边躲避,一边捡起地上的砍刀进行格挡。

    她的优势在于灵活,在于一个快字。

    借机一个下蹲,挥刀砍向那人的腿。

    她的胳膊上也被划伤,但是那人显然伤的更重,双腿已无法站起。

    乔月爬起来,没有忽略郑宏宇跟那名老大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我会用枪,但也会用刀,我可以将你剁成人棍,”乔月踢飞那名手下的刀,蹲在他面前,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“我曾经削过几个人棍,然后把他们装进坛子里,那几个人都是人渣败类,你也是吗?”

    那人拖着受伤的腿,不断的后退,努力的想看清乔月的脸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姑娘,会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乔月也不生气,反而微微的笑着,“你们是干嘛的?黑帮?走私?贩……毒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两个字,那人眼珠子动了,乔月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毒贩子,这个职业可不好,被抓住了也是死路一条,所以你们的胆子更大,算了,我也不问了,再见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音落下,长刀划过那人的脖子,还是一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另一边,郑宏宇已经抢走了黑脸老大的枪。

    但是不能开枪,这里离马路太近,开枪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!”乔月把刀扔给他,便到四周查看。

    万一有人躲在暗处,她做的一切,可就都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郑宏宇看着她的背影,眼神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三个人,三具尸体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乔月?又或者说,乔月到底是谁?

    郑宏宇内心十分复杂,他知道这事不能瞒着老大,可是老大现在执行任务,他根本联系不到。

    乔月走回来时,郑宏宇已经想办法通知了人过来收尸,并将尸体推在草丛里,巷子里还有几个,都做了掩藏。

    把他们清理走,再将血迹清洗干净,所有的痕迹抹去,明天天亮之后,这里不会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那些晨练的大爷大妈们,怎么也想不到昨夜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郑宏宇受伤不轻,但他现在很烦躁,坐在路边的台阶上,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让大脑清醒,把刚才发生的事,再在脑子里过一遍,希望这只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乔月巡查一圈回来,在他身边坐下,“也给我一根烟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看了她一下,还是把烟跟火柴都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乔月从里面抽出一根,划着火柴点烟。

    她喜欢火柴,不怎么喜欢打火机,尤其是抽烟的时候,看着火柴燃烧最后成灰烬,那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?”乔月吸了口烟,还是不适应,这副身体根本不会抽烟,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不会抽就不要抽了!”郑宏宇把烟夺过来,放在脚下踩灭。

    “以前抽的比较多,特别是杀过人之后,总喜欢来上一根,估计就像男人事后也喜欢点上一根烟,回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这回轮到郑宏宇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乔月忍不住笑了,坐在一堆尸体前面还能笑的出来,估计也没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知道吗?”郑宏宇低着头,声音也是低低的,已经没有了先前在乔月面前时的自然随性。

    “你指什么?杀人还是过去?”乔月看着天边的月亮,手上沾的血,已经干了,她喜欢在这个时候搓一搓。

    说真的,郑宏宇现在有点怕她,“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问过,被我挡过去了,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在这里杀人,有了想保护的对象,有些事就必须果断,他们是毒贩对吗?这种人报复心最强,而且他们有钱搞到武器,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真的乔月?那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是真的乔月?我当然是真的,只不过有些地方不一样了,比如这里,”她指着脑袋,“懂吗?就像天边挂着的月亮,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,时空不一样,但是看到的月亮却是同一个。”

    郑宏宇怎么可能懂,他听的一头雾水,怕乔月笑话他智商不够,硬着头皮猜测,“你不是现在的人?我听说有一种人,一觉醒来,会想起前世的事,但这也不可能吧,你的前世,那得是抗战时期了吧?”

    乔月呵呵直笑,“别往后推,你得往前推,总之,我的事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知道,没有第三个人知道,如果有一天我的秘密被泄露,我不会杀你,也会把你弄成白痴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打算一直瞒着老大?”

    “等到合适的时机吧,再告诉你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郑宏宇看着她在笑,总觉得没好事,“我能不能不听?”秘密这东西,听多了,是真的不好,知道的越多,死的越快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干过雇佣兵的活,杀人真的没什么,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来找我,杀人的话,一定给你干净利落人解决掉,还不收你钱,够意思吧?”

    乔月拍拍他的肩,引来郑宏宇的痛呼,“不用了,我们是军人,不能随便杀人,今天的事,我还得向上级汇报,不过你放心,绝对不会牵扯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代还没有指纹鉴定,所以那些技术手段什么的,还派不上大用场,全靠人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