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0章 把手松开(四更)
    不过这话说的也够冲,她还没说完呢!

    “最好不要再见他,你的身份摆在那,我儿子就算交朋友,也不能交你这样的,至于封家为什么选你,那是他们的事,反正我不同意,我说完了,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    果然是女强人,说话干脆利落的,连乔月都要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乔月当然要补充了,这顿骂,她太冤枉了,“敢问一句,您儿子是谁?是冷的吗?那我给你算一下,上一次我见他,好像他被打的不轻,但那不是我打的,是有坏人溜进医院,把他绑了做人质,话又说回来,最后还是我救的呢?您这不问青红皂白,上来就要我离他远远的?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?”

    “放肆!你好好说话!”黑西装出声斥责她,声音很严厉,眼神中也带着愤怒。

    乔月也生气了,瞪着他,“什么叫放肆?我又不认识你们伟大的董事长,反倒是她,一上来就对我指手画脚,我又不傻,凭什么要对她言听计从!”

    冷母没想到,这丫头敢这么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以往那些傍着冷星宇的女孩子,哪一个见了她,不是唯唯诺诺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这一个倒是不一样了,还不是借着封家的势力,才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估计冷母真的是用错了耀武扬威这个词,谁在这儿耀武扬威,她真的看不清?

    冷母沉下气,开始掏支票,“说吧,你要多少钱才能离我儿子远远的?一万还是两万?”

    对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真的会叫人抓狂,比如乔姑娘。

    “真是莫名其妙,虽然我也很缺钱,但你的钱,我真的不敢要。”这个老女人是个麻烦的人,要是她的钱,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麻烦,再说了,冷星宇算哪根葱,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

    给钱也给错对象了,钱多到外面洒去。

    乔月转身便要走,黑西装忽然站出来,拦住她的去路,“我们董事长没有叫你走,你就不能走!”

    乔月阴阴的看着他,“腿长在我身上,我要去哪,她可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往前一步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乔月正要动手,穆白像个幽灵似的,晃啊晃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白大褂也能被他穿出风衣的感觉,双手插在口袋里,眼神慵懒的扫着他们,“这里是医院,别在这里动手,你是冷夫人吧?既然夫人是市长夫人,也该注意一下冷市长的形象,如果被人知道你在医院为难一个小姑娘,恐怕传出去也不太好,而且冷星宇现在由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话才是重点,意思就是,你儿子现在归我管,你最好别得罪我。

    冷母久混商场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什么样的威胁没听过,“你就是穆医生?我听说了,可我儿子也不是非要在这里住院不可,而且你别忘了这里部队医院。”

    乔月听到这话觉得好笑,“对啊,你也别忘了,这里是部队医院,官场上的人,在这里不一定好使。”

    冷母眸光一缩,“小丫头胆子挺大,我记住你了,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打交道,哦对了,要是封家的人知道你跟我儿子不清不楚,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冷母笑的很奸诈,反正在乔月眼里,绝对是又奸又诈。

    乔月两手一摊,笑的轻松,“随便,你愿意去说,那就去说,不过你儿子那样的毛头小子,长的也不咋样,除了惹事,也没别的本事,除非我眼睛瞎了,否则怎么会看上他,您见过封瑾吧?您觉得有可比性吗?”

    冷星宇单独放出去,也还不错,是个小正太的模样,可是跟某些极品男人一比,简直秒成渣了。

    乔月这话可是把冷母刺激的不轻,自己的儿子再差劲,那也是自己生下来的,在她眼里,她的儿子就是最好的,怎么能让人当着她的面,把她儿子毁成渣。

    黑西装见老板气的整个人都在抖,做为保镖,这个时候如果不出手,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们董事长道歉!”黑西装突然抓住乔月的衣领。

    穆白暗暗的摇头,默默退到一边,他原本是想来给他们讲讲和,没想到啊,屁用都不管,某人该闹事,还得闹事,该打架还得打架。

    所以他退到一边,顺便给她腾出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只说一遍,把手松开!”乔月很讨厌被人揪衣领,从远处看,这个姿势太难看了,像老鹰揪着小鸡似的。

    黑西装跟她站在一起,可不就像老鹰跟小鸡的区别吗?

    “你道歉,否则我会让你知道,乱说话的后果!”

    冷母静静的站在那,“下手轻点,给她一点教训就够了,别真像穆医生说的,让人以为我们这么多人,欺负一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穆白捂脸,不愿再看,“对啊,轻一点,给他一点教训就够了,别弄的到处都是血,又招来苍蝇!”

    他好讨厌苍蝇,特别是今天下过雨,医院里潮湿,味道又重,苍蝇赶都赶不走,他已经打了一个上午的苍蝇了。

    可惜在场的人,不会理解他的话,只当他在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乔月叹了口气,“我让你放手,你不放,那就不能怪我了!”

    只听见咔嚓一声,黑西装的手像是变了形。

    乔月飞起一脚,在他反击之前,踹中他的肚子,反手一个肘击,打中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动作,仅仅用了三秒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再定晴看时,黑西装已经跪在地上,嘴角也流出血,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穆白皱眉了,“不是让你别打出血吗?真是的!”

    穆医生跑去拿拖把了,又飞快的跑回来,塞给那人一个棉球,“捂着!让开一点!”

    然后便开始拖地,很认真的在拖地,拖到冷母跟前时,还让她把腿抬一抬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冷母脸黑的像锅底,今天算她栽了,原来这丫头不仅有封家的人撑腰,她自己还会功夫。

    虽然她看不懂乔月的招式,但是从感觉上来说,她好像挺厉害。

    冷母气呼呼的坐回高级汽车里,“帮我约江惠,就说我有事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给您联系。”秘书惶恐的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,他们也看傻了,董事长的保镖,绝不是花架子,可就那么三秒的时间,竟然就被人打了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黑西装站在汽车前,头低到最低,“董事长,对不起,我失职了!”

    冷母揉着额头,头疼的厉害,来回的奔波,她也很累,“你去查清楚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路,输给她,你不觉得丢人,我都受不了,等查清楚了,工作交接一下,把工资结算一下,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黑西装不敢反驳,本来就是他技不如人,他轻敌了。

    其实再打下去,他未必会真的输给乔月,但是真正的格斗,不存在再来一次的机会,输了就是输了,什么借口都无法改变输的事实。

    难道死了人,还能提出再让他复活,再来一次吗?

    穆白拖了一遍还不够,又把消毒水拿来,在地上洒了一遍,然后又拖了一遍。

    乔月看的嘴角直抽抽,“喂,这地板被你拖的能照见人影啦!”

    穆白一听到她说话,简直气不打一处来,“还不是因为你,只要有你在,就没有消停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想他以前在医院里,日子过的多安静,有病看病,没病人的时候,安安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看会书。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一天之中,总要闹上好几回,就连洗澡都没个安全感了,你说气不气人。

    乔月耸耸肩,感觉这人今天的火气够大的,“好吧,那是我错了,接下来的几天,我尽量不惹事,可是你也看见了,真不是我主动招的,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,一上来就给我下马威,搞的我晕头转向!”

    穆白推了推眼镜,“你把她带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他突然转移话题,倒把乔月弄懵了,“谁带了?”

    穆白生气了,对这丫头越来越了解,就让他越来越沉不住气,总是被她一撩就炸,“你少在那装糊涂,你知道我说的是谁,不是,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不去瞎操心是会憋死吗?”

    两人的争吵声,引来小护士们的围观。

    她们还是第一次看见穆医生不要形象的跟人吵架,骂的脸红脖子粗,完全不是他平时的形象。

    反观乔月,却还是笑眯眯的,一脸的轻松,“哦,你说雨彤吗?她跟我是朋友,我带她来这儿玩,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当她不存在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穆白气的要吐血,握着的拖把真想挥过去,穆医生真的被逼急了,“你当我是白痴吗?还是我眼瞎了?好,你要她在这儿,那我下班,我回家!”

    乔月见好就收,某些人的心,就像围着厚厚的冰砖,你就给他一点刺激,他永远躲在冰砖后面,永远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穆医生,您别生气嘛,我奶奶晚上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,你要是不去,明天可就没了,而且还有我们家乡的小炒菜,你在这儿绝对吃不到,我奶奶的手艺你也见识过了吧?是不是很香很有家的味道?”

    乔月凑过去,拍拍他扔肩膀。

    穆白瞪过去,“别碰我,你的手脏死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