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6章 医院闹剧(四更)
    “你!”陆曼气的跺脚,对封瑾她已经一忍再忍,为什么他还要对自己这么的狠。

    陆曼想不通,姚亭等人跑过来,将她拖走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,天空开始下雨了,封瑾拉着乔月跑回室内。

    后面的几个人,也陆续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了开头,后面的项目,三个女人,完全把男人们抛到一边,一块泡温泉,一起吃自助餐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祁彦反正是没什么感觉,但另外两个男人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跟女朋友相处一下,可现在呢,却变成他们三个相处,想像跟现实差距太多,让人接受不了啊!

    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,乔月跟封瑾没有在上山逗留,今天出来的时间够长,也该回医院。

    穆雨彤想要去见哥哥,便跟他们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封瑾将他们送到医院,就接到了周一明的电话,穆雨彤先下车了,给他们提供点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要先去集合,这次的行动在外地,最晚四天,我一定能回来。”封瑾的眼睛里尽是不舍。

    “嗯,不就四天嘛,很快就能过去,我在这儿没事,一切都能办好,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,我爸已经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封瑾捏着她的手,每次跟她分开,不舍的感觉都会越来越强烈,“别墅的主卧抽屉里,我放了钱,需要的话自己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封瑾用唇堵住她的话,狠狠吻着,沾染着她的呼吸,属于她的气息,“你是我的女人,别跟我说这些,我不喜欢听到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乔月被他的吻弄的脑子晕乎乎,直到下车,目送他的车子走远,才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!别看了,人家已经走远了,”穆雨彤笑着在她眼前挥手。

    乔月长舒了口气,“等你将来有了牵挂的人,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感受,走吧!去看看你那个有洁癖又傲娇的老哥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提到哥哥,穆雨彤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,挽着乔月的胳膊,往里面走,“要是我哥不高兴,我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进医院大厅,就听见里面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医生,到底是怎么看病的?抢救也就算了,为什么把他的东西乱扔,现在找不到了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可是好几百块钱呢!那是我们一家人半年的生活费,现在钱没了,人救回来了又能怎么样,还不是让我们等死吗?”

    只见大厅里,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围着一个年轻医生,吵着闹着,围观的还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哥!”穆雨彤叫了一声,便松开乔月跑了过去,“哥!这里发生什么事了,你们快放开我哥,我是警察,有什么事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女人一听说她是警察,倒是把人松开了,可依然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老女人一边跺脚,一边指着穆白,大骂道:“就是这个无良医生,他在救人的时候,把病人的衣服随便朝地上一扔,结果我家老头子兜里的几百块钱不见了,那可是我们家里仅有的钱,孩子下半年还得上学,现在钱没了,你让我们怎么活?”

    年轻女人抓着穆雨彤就不撒手,“那可是好几百块钱,我们家穷的很,这钱他必须赔给我们,否则我们不走了,告到你们院长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穆雨彤被她们吵的头疼,“既然是盗窃,应该抓小偷,你们怎么能把过错怪在人家医生头上,如果没有他出手相救,你们的亲人可能早就去世了,做人要知恩图报!”

    穆白静静的站在一边,不说话,脸上是冷漠的表情,这样的场景他见多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的是狼心狗肺,不知好歹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穆雨彤不一样,她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,经验不足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怎么可能听她的,“我们不管,反正钱就是因为他弄丢的,他非得赔给我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老女人往地上一坐,就在那哭天喊地,一边骂医院,一边骂医生,欺负她们孤儿寡母。

    总有不知情的人,开始对穆白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穆雨彤急了,“你们要是再闹,就把你们都抓进公安局,扰乱医院秩序,是要被拘留的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吓的声音戛然而止,不过很快,哭的刚才更大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是那个医生的亲戚,我听见你叫他哥哥,你们是一伙的,哎呀,不得了了,警察打人了!”

    老女人拽着穆雨彤的袖子就不撒手,正等着她的巴掌落下来呢!

    穆白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,是厌烦,真不知道这个死丫头冲过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乔月站在一边,本来是不打算插手的。

    她相信穆白遇到这样的事,也不是一次两次,既然他还能淡定的站在医院里,说明他已经免疫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解得了一次围,也解不了以后的,还得靠他自己不是。

    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乔奶奶也不知道从哪跑出来,大概是见着医术高明的穆医生被围,一时情急,不管不顾的就冲了上去,要把穆医生往后拉,“这是干什么?有话好好说不行吗?穆医生是好人,他是好人,你们别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老人来这一天,见着穆白,感觉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这孩子长的也好,虽然性子冷淡了些,但是对病人是真的很上心,一天之中,都要来好几次,也没什么架子,中午还跟他们一起吃饭来着。

    以乔奶奶的性子,肯定见不得有人这么为难穆白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,坐下来慢慢说不好吗?

    怎么把孩子围着,不让他走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不是成心让他难堪,让他下不台吗?

    以后他还怎么给病人看病,怎么在医院立足啊!

    瞧瞧,乔奶奶虽然年纪大了,但想的还挺远。

    老太太这是在农村,要是在城里长大,眼界心境一定很宽。

    年青女人肯定不会买她的账,把老人推开,“你谁啊,这有你什么事,走开点!”

    钱是真丢了,好几百块钱。

    小偷早不知道跑哪去了,报警估计下个月都不一定能抓到,他们当然要找这个医生。

    反正医生赚的多,看个病住个院都那么贵,他们赚的不也是老百姓的钱。

    年青女人心里憋着火,也没想到推老人的后果,推完了还要继续跟穆白撕扯。

    乔月一看,这还了得,一个健步冲上去,扒开看热闹的人,见奶奶被穆白扶住了,心才落地,不过那个年青女人还在那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眼见乔月突然出现,她将乔月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,不耐烦的质问:“你哪儿的?我告诉你,这里没你的事,哪凉快哪待着去,今儿不给我们一个说法,我们还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推老人,那是我奶奶,万一把她摔着了怎么办?你赔得起吗?”乔月拉开傻站着的穆雨彤,深深觉得,这丫头太嫩了,还是适合待办公室,干些整理资料的事。

    年青女人一愣,再看乔月凶巴巴的脸,立马意识到这小丫头脾气很大,“就是轻轻推了下,至于摔坏吗?她又不是豆腐做的,你别在这里吵吵,我们还没吵完呢!医生跟警察联手欺负我们小老百姓,这事我一定要去上访,去顶高状!”

    穆雨彤着急了,万一他们真的去告,她回去之后一定会被领导骂。

    她抓着乔月的手,有点无助。

    穆白扶着乔奶奶,在见到乔月出现的时候,眼睛里闪烁的光芒,只有他自己能懂。

    乔月拍了下穆雨彤的手,示意她不要害怕,对付无赖,就得用无赖的招式。

    “谁说推一下没事?你又不是医生,怎么就知道没事?我可告诉你们,这事我跟你们也没完,我也不管你们跟谁有纠纷,总之,你们一定要带我奶奶去检查,奶奶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乔月回头去找乔奶奶。

    这回,乔奶奶也学聪明了,立刻捂着头,装的很不舒服,“刚才她推我的时候,撞到头了,现在有点晕,还想吐,哎哟哟,我站不稳了,穆医生,你快扶着我。”

    乔月在心里暗笑,面上却担忧,“瞧见了吧?我奶奶可能被撞的脑震荡了,有可能还要住院,反正你们推她的时候,这里很多人都看见了,别想赖账。”

    地上坐着的老人,麻溜的爬起来,“臭丫头,你这是讹人,这是诬陷,根本没有撞到,就是你胡说八道,大不了你也推我一下,咱们就扯平了!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要推你,我才不傻,你们这样的无赖,没事都能编出事来,反正我把话搁这儿,你们犯了事,故意伤人,要么赔钱,要么带我奶奶去看病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笑了,多有意思的画面。

    刚才是讹人的,现在成了被讹的,这也太戏剧性了。

    老妇人疯了,“我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像老牛打架似的,把头一歪,朝着乔月顶了过来,那个疯劲,别提多牛。

    乔月眼疾手快,把她媳妇拽了过来,结果两人撞到一块,全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有人不客气的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接着,更多的在笑。

    老女人还以为撞到乔月了,高兴的抓着对方的手,得意的说道:“现在你把我撞倒了,看我不讹死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