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5章 比赛结果(三)
    陆曼努力告诉自己,千万不能着了她的道,这个臭丫头,肯定就是为了让自己心神乱掉,一定不能上她的当,一定得好好打,再让她输掉比赛。

    每轮是三十个飞碟,随着陆曼接连不断的枪声,碟子碎了一个又一个,刘艳艳等人的叫好声,就没断过,吵的人耳朵都疼了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出来了,三十个飞碟,她打中二十五个。

    这个成绩已经超出陆曼以前的最好成绩,也许是越斗越勇的关系吧!

    放下枪,陆曼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,“该你了!”

    乔月揉了揉鼻子,风起大了,“陆小姐枪法真不错,跟你比,我真的挺心虚,不过既然有了赌注,比赛就得继续,万一我要是输了,你可不要笑我哈!”

    陆曼听她这么说,以为她是害怕了,骄傲的笑着说道:“不会笑你,只要你遵守承诺就够了,到时候可别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一定不敢,那我就试试看?”乔月朝着封瑾所在的地方,冲他眨眨眼,封瑾回以一笑,虽然距离有点远,彼此的表情未必能看清,但感觉对了就成。

    刘艳艳不悦的催促,“你啰嗦什么,这里都快下雨了,你别想磨磨蹭蹭的,耽误时间,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,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乔月慢吞吞的举起枪,动作随意,“开始!”

    前面几个飞碟,速度会比较慢,越到后面,间隔时间越短,飞碟一个接一个的被弹出来,很容易叫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陆曼丢分最多的也是最后那些,到后面就是闭着眼睛乱打了。她开出的子弹,可不止三十发。

    “砰!”乔月的枪响了,飞碟完好无损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颖跟穆雨彤傻眼了,两人心里咯噔的跳了下。

    “乔月,你好好打,别走神!”

    林颖自言自语,“前面已经很慢了,到了后面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刘艳艳等人捂着嘴偷着笑,王大勇更是直接嘲讽,“就这样的技术,还要跟陆曼比赛,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。”

    陆曼本来还有点担心,现在……担心全木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刚才手滑了,”乔月笑呵呵的拿手在衣服上蹭了下。

    接着第二枪第三枪……直到第四枪,全都跑偏了。

    穆雨彤真的沉不住气了,“完了完了,除非她后面全部打中,否则根本不可能会赢。”

    林颖也着急了,“咱们真不该跟她一起胡闹,让封瑾知道了,肯定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淡定多了,只要认真的看乔月的表情,就知道她根本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    猫捉了老鼠,不会马上弄死,会给它机会让它逃跑,但每一次在老鼠快要逃出生天之前,又会被抓回来,直到老鼠绝望,心甘情愿的等死。

    刘艳艳等人已经笑的不行了,陆曼也在笑,“我看你还是放弃吧,如果你现在放弃,我可以保证一个月之内不会太为难你,毕竟你也没练过枪,还是个新手,输了也不算太丢人,不过以后别胡乱吹牛,容易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乔月依然还是之前淡笑的神情,“还有二十六个飞碟,也许我能创造奇迹呢,我这个人习惯了不到黄河不死心,不见棺材不落泪,你慢慢笑,待会还要笑的出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食指与母指放在嘴里,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,控制飞碟速度的小哥,朝她打了个ok的手势,速度调到最高档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……”陆曼还没叫完。

    只听见密集的枪声,飞碟像雨点般的飞到空中,又像下雨似的,纷纷碎落,掉在地上,前后不过一分钟,结束!

    真正的干净利落,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陆曼整个人处于傻呆的状态中,好久都缓不过神来,因为转变发生的太快了,快到她做不出反应。

    刘艳艳等人也不笑了,集体傻呆。

    祁彦摇头笑着,“厉害,真厉害,我算了彻底的服了,刚好二十六,原来之前您真是故意的,不过这招够狠啊,打脸打的啪啪响,好疼的哟!”

    穆雨彤啧啧自语,“不可思议,今天我算是见着高人了,乔月,以后你就是我偶像。”

    林颖不知道该说什么,拽了下莫天霖,“她这算不算世外高人?”这是她突然想到的一个词,武侠片里,不是经常有世外高人,看着其貌不扬,穿着朴素低调整,一出手却能震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!”陆曼用手指着乔月,“你使诈,这怎么可能?肯定是你跟那人串通好的,那些飞碟一上空就碎了,根本不是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祁彦冷笑,“我说陆大小姐,愿赌服输,你要不信,可以自己去验证,犯不着在这里反悔,以你的身份说这样的话,实在很低级,既然输不起,当初又何必要接受挑战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输不起……”陆曼百口莫辩,身后的人也不帮她,至少出来几个人呼应一下,给她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莫天霖也开口了,“输了就是输了,你们陆家的人都是出尔反尔的?赌注我们都听见了,希望你能照做,别让失信的陆小姐,出现在任何报刊的头条!”

    陆曼涨红着一张脸,咬着唇,嘴唇都快烂了。

    封少绝对是掐着时间过来的,“如果以后你出现在她十步之内,你们陆家所有的丑闻,都会被公之于众,包括你的!”

    一个比一个狠,一个比一个残忍。

    俗话说,树大招风。

    陆家这棵大树,早已在衡江市枝繁叶茂,不过地位都不高,大部分在政府部门,还有的在经商,军队里也有,不过地位都不高,跟封家肯定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头,多的是违法乱纪的人,封瑾手下有人是专门收集情报,想要搞到他们的犯罪证据还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封瑾,你别拿封家威胁我,一人做事一人当,谁说我输不起了,不就是十步嘛,我遵守就是,但这事没完,你能我等着,早晚有一天,你得落我手里!”陆曼最后的狠话,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只要封瑾不在,她借权利之手,除掉乔月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封瑾的目光突然变的锐利无比,“陆曼,你要是敢动她,我保证让你们陆家全都陪葬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