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虐死你(一更)
    “哪个小姑娘?陆姐,你说的该不会是封少身边的小丫头吗?她刚才可是只打了二十三环,那也叫好?”姚亭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不一这么想。人家虽然只打了二十三环,但人家既没有从军的经验,也没有各方面的条件,可以随时到这儿来练枪,好跟坏,可不是只看环数的。

    跟在陆曼身后的一个小年青,也是她的小跟班,抱着手臂,略带讽刺的看着乔月一行人,谁说嫉妒是女人的专利,男人有也有嫉妒心的好不好?

    “陆姐,我看你应该让她见识一下,什么才叫真正的好,给她一个下马威,骄傲自满又不是什么美德,在专业人式面前,充什么大头蒜,班门弄斧!”王大勇语气满不在乎,也不怕被听见,就是要故意说给他们听,嘚瑟什么,不就是年纪比他们大了点嘛!

    这个王大勇也算红二代,父亲跟封瑾在一个军区大院,不过没什么基础,人也不活络,混到现在还是个连长,再干两年,估计就要升了。

    王大勇的家住在部队家属院,房子不怎么好,母亲是个家庭妇女,农村来的,所以也没本事给他创造更好的条件,他毕业之后,没有在军部任职,在部队小学,当了个老师。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老师这个职业,算不上多风光,反正没有工人来的体面。

    “表姐,我帮你去找她下战书,”还有一个小姑娘,带着同学一块来的,是陆曼家的亲戚,年纪跟封含玉差不多,见到对面一群俊男美女,小姑娘嫉妒的心理,一直在不停的饶着她的小心肝。

    如果陆曼能跟那样几个成功男人走在一起,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再看王大勇他们几个,简直就是毛头小子,屁用都顶不上,带出去都嫌丢人。

    陆曼擦着枪,回答的模棱两可,“那样好像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,你等着,我去说,”刘艳艳整理了下衣裙,又拿出小镜子,把头发收拾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才朝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乔月也玩的差不多了,封瑾见她满头是汗,天气又闷热,便亲自去给她拿冷饮,让她在一边坐着休息。

    “嫂子,您坐下歇歇,”祁彦来这儿的时候,换了身休闲服,站着不动的时候,像极了橱窗里的模特,但是一动起来,就有点掉范。

    穆雨彤蹲到乔月身边,一个劲的盯着她的手看,“同样是手,为啥差别那么大呢!”

    林颖被逗的直笑,“当然会不一样,乔月的手很有力量,不过我也好奇,乔月,你的枪法以前就练过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直接说我的手很粗糙好了,枪法嘛,以前在家用的弹弓打过鸟,这算吗?”乔月说的很俏皮,不过年纪摆在那儿,并不违和。

    祁彦若有所思,“下回我也用这个方法试试,鸟比靶子难打。”

    莫天霖目光深沉,“你练出的效果,那就说不定了!”

    乔月看了眼莫天霖,总觉得这人深沉的眼睛,好像什么都能看透似的。

    莫天霖要是知道她此刻的想法,估计是一脸的懵逼,他一直都是这个表情的好不好?跟深沉有个毛的关系。

    刘艳艳朝他们走近,当真正站到他们面前时,还是紧张了,手心里全是汗,在场的两个男人,气场都好强大,让她心跳加快,脸蛋猛地爆红,“你们……你们好!”

    祁彦翘起腿,笑的玩味,“小妹妹,来这儿干什么?我们不缺陪酒的小姐!”

    要说嘴毒,他们三个谁也不比谁差。

    刘艳艳一听这话就懵了,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说,我是来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刘艳艳伸手一指,“我就要找她,而且我也不是陪酒的,我表姐枪法也很厉害,你敢不敢跟她比一比?”

    看见小姑娘走过来的时候,乔月心里跟明镜似的,所以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,静静的回了两个字,“不敢!”

    在座的四人忍俊不禁,从性情上说,乔月跟他们还真是一路人,气死人绝对的不偿命。

    刘艳艳愣了,这叫她怎么往下接,“你怎么会不敢,我看你之前不是挺傲的吗?”

    乔月歪着头,不解的看着她,“我傲我的,跟你们有什么关系?我高兴,我乐意,我就是傲到天上去,那也不关姓陆的事,有本事她自己过来找我挑战,找个传话的,还以为自己很高明?傻冒一样!”

    她故意说的很大声,估摸着在陆曼能听见了,否则她竖起来的耳朵,是干嘛使的?

    刘艳艳傻眼了,“你!你骂人,是我们看不惯你嚣张的样子,明明土气的要死,还在装模作样,我表姐比你有气质,比你有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陆曼快步走过来,拉开刘艳艳,暗骂这个蠢货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“对不起,她是我表妹,年纪还小不懂事,打扰你们聊天,我代她向你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的义正言辞,态度端正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林颖肯定是相信了,忙说道:“没关系,都是朋友嘛!乔月也没别的意思,你别往心里去,大家都是出来玩的,开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穆雨彤有点不爽了,“就她还年纪小,不懂事?她比乔月看着都成熟好吧?再说了,年纪也不是胡说八道的借口,陆曼,你该好好管管她了,这么大人了,说话都不经大脑的吗?”

    陆曼一直在忍着,脸上的硬扯出来的笑,有点僵硬,“你说的对,她的确是被宠坏了,不过这位乔小姐,说话不也挺冲的,有傲气是好事,多少人是因为没有傲气,一直窝窝囊囊的活着,可这傲也得有傲的本钱,不然让人看见了,还以为是神经病呢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最后的问题,当然是抛给乔月了。

    穆雨彤正要再说什么,被祁彦拉住,没心眼的小丫头,看不出人家是冲着乔月来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乔月的火力那么强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,你那点战力,还差的远着呢!

    “神经病?你说我吗?咱俩之间交锋的次数也不少了,好像每次都是你挑衅在先,像只疯狗似的,逮着人就乱咬,要我一一给你列举出来吗?上赶着找虐的人很多,但像你这样,虐完还能再一脸从容的爬起来振作精神,百折不挠的人,我还是头一次见,说真的,先前被我虐过的人,结局都挺惨的,你真的确定还要继续找虐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别急,后面进军营的事呢,怎么能少了陆小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