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7章 你有病?(一更)
    穆白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,跟乔月说的一样,在工作的时候,得存着敬畏之心,哪怕你把人剖的只剩一堆残渣,也不能亵渎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穆白将口述的尸检报告,已经记录出来。

    董嘉年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下去,跑到厕所大吐特吐。

    有的东西即便没有损坏,但是腐烂的程度,比毁尸还要严重,而且最后的时候,他好像看到了尸蛆。

    穆白扔掉脏的了手套,脱去防护服,看着乔月依然淡定的脸,他很不客气的下了一个结论,“你不是人类!”

    乔月笑骂他,“滚粗,你才不是人类!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一个解释,以你的定力,做法医一定不错,将来可以考虑学医,你的手很稳。”

    拿手术刀的人,对双手的要求极高,这跟狙击手的要求是一样,哪怕稍微的偏差,是一定会出现失识,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乔月摇头,“免了,我对治病救人没兴趣,这种事还是留给你这样的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穆白奇怪了,“难道你想做军人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世界这么大,为什么一定要被困在一种职业,你不觉得那样的人生太没意思了吗?”重活一世,她怎么能不活出自己的精彩,那些固有的套路,都不适合她。

    穆白对她的想法很疑惑,“跟你年纪一样大的时候,我也想过每天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,经历不一样的事,所以我去了很多国家,有战乱,也有与世隔绝非洲部落,可是走了一圈,兜兜转转,最后还是乖乖的回来过着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生活,漂泊永远不是终点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脸色惨白的走回来,就听见他俩谈论什么漂泊终点,“我说你们要不要这么闲,搞的跟诗人一样,验尸报告呢?有疑点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他们,我只负责验尸,跟你沟通的事,由你们局里的法医负责,我现在要休息,要回去洗澡,再见!”穆白头也不回的走了,头也不回的冲他们摆手。

    穆雨彤来晚了一步,“我哥又走了吗?我妈还让我一定告诉他,让他这个星期回家吃饭,爷爷奶奶好不容易从外地过来一趟,很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觉得没戏,“以穆白现在对你们的抵触情绪,恐怕不容易,要不你还是到他住的地方找他,再不然到医院找他。”

    穆雨彤垂头丧气,“他住的地方,根本不让我进,敲门也不开,到医院去找,又怕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,让他更加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乔月深深觉得这小姑娘在哥哥面前太卑微了,都把自己低到尘埃里面去了,“他就是心里有道坎,自己不想过,也就觉是过不去,所以宁可在那坎下面等死,就是不肯迈脚,他这样的人,需要刺激,需要有人在他后面踹一脚,真的过去了,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话真有意思,我哥那人固执的要死,其实他心肠不坏,你也在衡江市吗?”穆雨彤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爸受伤了,正好在你哥的医院看病,所以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?伯父怎么受伤了?严重吗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旁若无人的聊天,董嘉年悄悄走了,他总不能一直在那站着吧!

    乔月回去的时候,也没让董嘉年送,她看到有公交车可以直达军队医院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公交车,都有售票员,而且人家也算是事业单位,福利好,待遇好,有的靠关系,有的走后门,有的是家里老人退休顶班,还有的是学校分配。

    总之,名额很少,个个挤破头,关系走了不老少,上岗之后,心情放松了,本性就露了出来,以为自己很了不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不,乔月跟着几个人一起站在那等公车,老远就听见售票员把头伸出车窗,一只手猛拍车壁,扯着嗓子不耐烦的大喊,“车要进站了啊!都站到上面去,别在下面站着防碍车辆靠边,上车排队,站稳了买票,车厢内不准抽烟,不准嗑瓜子!”

    吼的那是唾沫星子乱飞,震的人耳朵疼。

    看到有的老太太,上车慢了,更加不耐烦的催,“你上快点啊,后面还有好多人等着呢!”

    当然,乔月也知道不是所有售票员都这个德行,刚刚过去的另一辆公交车,售票员态度就挺好。

    乔月紧随老太太上车,从后面扶了她一把,“您慢点,车上人多。”

    老人回头对她谢了又谢。

    乔月一看老人,觉得有点眼熟,这不正是那天买菜的时候,被人偷钱包的老太太吗?

    老人似乎也认出了乔月,“小姑娘,原来是你啊,真是巧。”

    乔月一直扶着老人,扫了眼车子里的座位,全都坐满了,也没人说给老人让个座,而他们在看到老人时,纷纷把头转过去,要么装做看报纸,要么看外面,要么装睡着。

    “您等着,我去给您找个座位。”乔月怕老人摔倒。

    老人直摆手,“不用不用,我就几站路,很快就能下车,他们也都买了票,让人家站起来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扶着您吧!”乔月见她站不稳,随着车子晃动,老人需要费很大劲,才能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老人还很乐观的笑着,“小姑娘,你人真好,多大年纪了?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!”乔月觉得老人跟自己奶奶很像,都是一样的慈爱。

    这时售票员又嚷嚷开了,“还有谁没买票,那个老太婆,你的票买了吗?逃票可不成,别仗着自己年纪大,就可以逃票,我们这儿可没这个优待。”

    她一嚷,全车人都听见了,纷纷对老人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老人慌了神,“看我这记性,上车一说话就给忘了,我这就买票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钱包在裤腰带上系着,她只好松了一只手,去掏钱包,掏着了,一只手也打不开,只好让自己的身体,靠着后面的座位,而她的身后,坐的是个年青小伙子。

    乔月见他坐的神态自若,一条腿还翘着,不停的颠啊颠,看着外面的街景。

    乔月踢了他一脚,“喂,你身体有病吗?”

    小青年被她问的莫名其妙,“你才有病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