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4章 解剖(二更)
    董嘉年当然是担心过的,这小丫头就像一个定时炸弹,她的很多事,都不能用平常的眼光去看待。

    “对了,看守所里的木墩想见乔月,我们审了一晚上,他只说了为什么要救韩飞,其他的一概不说,我觉得他也不简单,所以想让乔月过去一趟。”董嘉年也很无奈,最近的事绕来绕去,都离不开乔月,冥冥之中,似乎都有定数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自己问她,我尊重她的决定,不过这件事结束之后,你跟田鸿都得离她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乐了,“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们身上有瘟疫似的。”

    封瑾凉凉的瞟他一眼,“是因为离你们太近,总没好事!”

    乔月买了双人份的早餐,想着董嘉年那副营养不良的模样,估计两份都不够,于是又添了两个包子。

    拿着热腾腾的早餐进来,发觉病房里的气氛有点僵啊!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”她还没来得及把早餐放下,就被董嘉年抢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嫂子,我先吃了,肚子饿的能吃下一头牛,”董嘉年真的跟个饿死鬼投胎一样。

    一个大肉包子,两口就下肚了,一碗粥三下五除二就见底了。

    乔月看他吃饭,看的胆战心惊,“至于吗?他们不是可以订盒饭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审讯忘了时间,等到想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,卖方便面的都已经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乔月惊讶的功夫,他已经吃到最后一碗粥,“没想到医院的饭堂还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做菜,要不你留下来吃吧?”乔月想着奶奶也会来,中午得多做点菜,最好是买点熟食,让奶奶也尝尝。

    董嘉年绝对钻到她脑子里去了,“嫂子,不如你跟我去一趟局里,路上正好有家不错的烤鸭,还有酱牛肉,回来的时候,我给你买?”

    “到局里去?又有什么事?难道又是谁不肯招供?”乔月当然也没有那么糊弄。

    董嘉年当然也知道糊弄不住她,只得实话实说,“那个木墩提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,乔月便明白了,木墩被抓走前说的话,乔月整个晚上都在惦记着。

    封瑾捏了捏她的手,“不想去就不要勉强,你没有义务帮他们审讯。”

    别跟他提什么公民义务,都是狗屁!

    这一去,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乔月转头看他,“你留在这里,待会奶奶就来了,老人家心脏不好,别让她太激动,我去一趟很快就回来,走吧!”

    她也没有背包,简直的东西都在口袋里装着。

    封瑾忽然一把将她抓回来,附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今晚带你去练枪?”

    是疑问句,他在征询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乔月眼睛一亮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封瑾看着她的眼神很温柔,是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柔。

    董嘉年站在一边,直打哆嗦,太肉麻了,难道恋爱中的男人,都是这个德行?

    那他还是不要交女朋友了,他可不想变成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乔月从封瑾那儿得了保证,自然很高兴,回头一看董嘉年的脸色,当即拉下脸,“走吧!”

    练枪,她当然求之不得,反正封瑾也看到她开枪了,没什么可隐瞒的,就说她天资聪明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走廊里,两个小护士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了吗?昨晚有人闯进穆医生的办公室,看到他在洗澡,还看到他光着上半身呢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我昨晚推了半天门,都没推开,真想看看穆医生的**是什么样的,你说他那么瘦,会有肌肉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的吧,你没听过人家说,有的人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,穆医生喜欢运动,身材肯定差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晚咱们也去试试,我就不信他能一直锁着门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去借照相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乔月笑喷了,董嘉年一脸的莫名其妙,正要问她怎么回事,对面走过来一个脸黑如炭的白衣大夫,这么黑的脸,董嘉年差点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穆白这一晚加早上,过的有多煎熬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总是有人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敲门,要么找病历,要么借东西,他一直忍着没发脾气,只用一张臭死人的脸,回应她们。

    有风度的男人,不会随便发火,更不会对女人动手。

    他自认是有风度的男人,冷言冷语就行了,又怎么会发火骂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,那帮小护子胆子越来越大,好不容易挨到早上,他插上门,想洗个澡,刚抹上肥皂,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像干那事,被突然打断,不上不下,谁他妈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他忍着,飞快的冲洗,可还是晚了,也不知道那帮人怎么弄开的门、

    万幸的是,他裹了浴袍,把自己裹的倒是很严实,至于外面怎么传的**,还不是她们编出来的,起初听到这话,他真的气炸了,头一次在同事面前发火。

    这不,看见始作俑者,那绝对是恨的牙痒痒,“你站着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今天不是他当值,又抓住了罪魁祸首,趁着封瑾不在,要是让她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走了,也太对不起他抽屉落起来的证书奖状。

    “哦,可是我要跟他到局里,你有事,还是等我回来再说吧!”乔月当然知道穆白,绝对是一个在某些时候,很小心眼的男人,她才不要听他的毒舌刺激。

    “市局?”穆白眼珠子一转,主意立马就出来了,“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什么?”乔月傻眼了。

    穆白微笑,自信得意,“因为我是他们局里外聘的尸检顾问。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董嘉年惊讶了,“我们局里新来的解剖医生,就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三人坐进车里,董嘉年开车,穆白坐副驾驶,乔月坐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各占了一方,可见三人都没有亲近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穆白忽然车里聊起了尸体解剖,“知道尸体会说话吗?哪怕只是一截断肢,一个死了很久的尸体,也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,解剖尸体是一件很有意思的工作,让死人说话,尽可能的找出尸体上证据,找出凶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