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3章 嫌弃的眼神(一更)求月票啦!
    对于乔月来说,这一夜过的太快,枪支到她手里已经摸的发光,拆装上百遍。

    77式手枪,是目前装备最普遍的手枪,9毫米口径,发射64式7。62mm。弹容:7发,有效射程:50m

    不过她更喜欢92式,中国是5。8mm口径,弹匣容弹量20发。

    可惜现在还没有出来,相比在战场上频繁更换弹夹,装填子弹,在这个年代,冷兵器其实也有它的用武之地,因为只有有力气,它就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    早上,封瑾眼开沉重的眼皮,调节好一会,才捂着额头坐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,他完全不记得了,但是后背的伤,火辣辣的痛,侧着姿势睡觉,一点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乔月的身影,她的枕头也是凉的,看来她出来有一会了。

    封瑾摸出枕头下的枪,拿在手里,他就意识到不对,这把枪跟了他多年,哪怕被人拆过一次,他都能察觉,更何况昨晚被乔月反复拆卸。

    打开枪的零部件,仔细检查了一番,封少咧着干燥的嘴唇笑了,他这位小媳妇,还真是喜欢枪,居然玩了这么多次。

    恐怕他这把枪哪里有细小的毛病,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正想着,病房的门被推开,乔月拎着饭盒走进来,一抬头,见他坐在床上,手里还握着枪,表情尴尬了下,“你洗漱了没有?早饭我买来了,你昨晚发烧,输液几个小时,早上只能吃清淡的东西,所以我买了稀饭跟馒头,你将就着吧!”

    父亲跟哥哥的早饭,她已经送过去了,昨晚一夜没睡,早上干脆去跑步锻炼,也顺便去买早饭。

    有了手表,可以很好的计时,她足足跑了一个小时,回来的时候,双腿有点软,上楼的时候快提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走一个小时的路,和跑一个小时,效果绝对不一样。

    封瑾把枪收起来,也没有问她什么,有些事搁在心里就好了,“你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乔月放下早饭,跑去洗手间,拧了毛巾洗脸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有点阴,看样子是要下雨,挂好毛巾,她将衣服收了回来,吹了一夜,衣服已经干了。

    洗过的衣服,有一股子好闻的清新香味。

    封瑾吃饭很快,而且不会浪费粮食,也不怎么挑食,相当好养活。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!”乔月把衣服搁在床上,还是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封瑾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董嘉年推开门,才过了一夜,文质彬彬的男士,就成了邋遢的街边流浪汉。

    乔月也吃了一惊,“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?简直像极了被人揉虐一整夜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个脸,那个早饭给我留一点,我两顿没吃了。”董嘉年一进来就往洗手间钻,他早上没刷牙,也没洗脸,脏的他自己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封瑾吃饭的动作,丝毫没有停下,也没有要给他留饭的意思。

    乔月无奈的摇头,“我到医院食堂给他买点早饭吧!”

    “拿着钱包!”封少当然也有正常的付款方式,包里有现金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带着钱呢!”

    “拿着!”封瑾不由分说的把钱包塞进她手里,在封少看来,女人花男人的钱,天经地义,怎么可能拒绝他的钱呢?完全不可以。

    某些方面,封少强硬起来,乔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乔姑娘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,甜吗?

    貌似有那么一丢丢。

    酸吗?好像也有一点,她又不是只会躲在男人后面,做家庭主妇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董嘉年洗了脸,洗了头,再走出来,感觉整个人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呢?”甩甩头发,扶正眼镜。

    “去给你买早饭了,”封少这话显然是不太爽快,让我媳妇跑去给买饭,有本事差遣自己媳妇去。

    董嘉年笑了,“还是嫂子知道疼人,老大有了媳妇,生活过的都不一样了吗?也能正正经经的吃早饭,真羡慕啊!”

    封瑾目光凉凉的扫他一眼,“羡慕自己去找一个,我媳妇也不会疼你,只是可怜你,别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刚倒了水,准备往嘴里送,庆幸没喝下去,否则一准得喷了,“那是那是,你媳妇疼的当然是你,订婚的时候,一定要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星期,不带红包,可以不用来了!”

    董嘉年真的喷了,被封瑾嫌弃的眼神一瞪,立马跑去拿了拖把,把地面清扫干净,“我说您老至于在乎我们这点份子钱吗?再说您这是订婚,又不是结婚,祁彦跟莫天霖也会来吧?”

    董嘉年跟封瑾还差了一个档次,这个档次指的不是身份地位金钱,还是年纪阅历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当年干过的精彩事迹,一般人可做不出来,那股子魄力,就连他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“已经通知过了,后天我就要走,新的命令已经下来了,”封瑾的声音有点沉。

    “又要走?那嫂子知道吗?订婚宴的事,怎么筹备?需要我帮忙的话,吱一声。”董嘉年理解他的工作,也没有多问,军中的保密条令,他清楚。

    “自然都已经筹备好了,她不喜欢张扬,所以只是简单的家人在一起吃个饭,晚上我单独请你们。”其实也没什么仪式,乡下订婚都是按着老规矩,女方亲戚到男方家热闹一下,看看男方的家底,以及将来婚房的筹备情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中规中矩的人,也不可能像西方人搞什么订婚派对。

    董嘉年了然,封瑾一直都是低调的人,不喜欢铺张,乔月的性子好像也是这样,这两人在某些方面,倒是出奇出的一致。

    但是董嘉年又想到一事,“你问过乔月,关于她会开枪的事吗?”

    乔月在龚所长面前开枪的事,老所长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乔月开枪的样子,挺恐怖的,一般训练几年的士兵,都不敢直接开枪。

    人的本能在那搁着,就算冲动,也不可能这么果断的吧?

    封瑾的呼吸有些沉,“你别问了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她也不例外,你只要知道,她对你没有威胁,也不会成为犯罪份子,这样就够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