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1章 帮我擦身?(三更)
    “差不多,我喜欢看傻子自说自话,”他连弄脏的衣服都没换,就坐这儿听戏了,很不错了好吧?

    江惠被穆白那句话刺激到,“你……你这人怎么说话的,我要找你们院长投诉你,什么人哪这是。”

    封瑾的伤口已经收拾完毕,他站起来之后,给人的压迫感,成倍的放大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看着江惠,“再说一遍,我的婚事不用大伯母做主,也不用你关心,以后再跟她一起出现,别怪我翻脸,还有,别在我面前说乔月的不是,我认定的人,不需要你来认定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其实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一旦对你有了偏见,辩解再多,也是毫无用处,反而会认为你在狡辩,因为她根本不想去相信。

    封瑾拉着乔月离开,临走时,警告的盯着穆白。

    这个人,以后一定要叮嘱乔月远离,本来这丫头就够野的了,要是再跟穆白学坏,最后遭罪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穆白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忽然发现身上一股子难闻的血腥味,又准备要洗澡了,可是看着还傻傻站在那,不肯走的两个女人,穆医生不高兴了,“你们还有事吗?挂号看病,明天请早,今天没号了。”

    江惠也很讨厌这小子,让陆曼拿上东西,两人出了医生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廊上,她们看到封瑾拉着乔月进了一间病房,其实是昨晚他们休息的病房,正好给封瑾住了,而且他这一身的衣服都烂了,总要换身衣服,再洗个澡吧?

    “唉!”江惠除了叹气,还能做些什么呢,就像那个医生说的话,她不是封瑾的母亲,根本没权利管他的婚事。

    再说,封瑾性子那样冷,让她管,她也是不敢哪!

    说起来,其实她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,封邵远也是个极有主意的,在她面前总是感觉很乖,很听话一样,其实他的每一件事,都是他自己安排的,根本没有听从母亲的安排。

    陆曼现在的心脏也够强大了,反过来安慰她,“江姨,我都已经习惯了,封瑾对我一直都很冷淡,其实我也搞不清他为什么会看上乔月,说真的,不只是我没法理解,封英也想不通,也许这世上的事,总会带有遗憾,本来我以为我跟封瑾才是最适合的一对,我们有共同的成长背景,有相同的爱好,而且又都是军人,他的工作,只有我最能谅解,可事与愿违,命运总是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江惠被她说的很是心疼,摸了摸她的头发,和蔼的说道:“你是个好女孩,别灰心,将来我给你介绍更好的,其实我儿子也是不错的,封邵远,你见过的吧?他还没对象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陆曼被她说的愣住,“江……江姨,天色不早了,我看我们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搞什么,她说的那么煽情,怎么会变了味,她又不是嫁不出去,还需要别人介绍对象吗?

    陆曼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,她得到消息,顾烨回来了,不过他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,他所谓的计划,似乎也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真是笨蛋,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,亏他还好意思,在她面前夸下海口。

    乔月坐在床上,看着封瑾站在她面前脱衣服,“你身上有伤,不能洗澡,弄点水擦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擦?”男人耍流氓的时候,什么本性都暴露出来了,以前的冷酷,矜贵,都是糊弄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,让外面那位殷勤的陆小姐帮你擦好了,我想她肯定求之不得。”嘴上不说,不代表心里不介意,乔姑娘心眼一直都不大,小起来,棉线都穿不过去。

    封瑾搓了搓帅气的脸,丝毫不介意在她面前光着上身,“我跟她不熟,跟你熟一点,昨晚都一起睡了,也被你摸光了,当然得你擦!”

    乔月才不管他后面说了什么,女人斤斤计较的时候,只会抓着一个点不放,“你跟她不熟?得了吧?要真的不熟,她至于三番四次跑到我面前刷存在感吗?简直像一个无孔不入的苍蝇,你就是那颗被苍蝇盯上的蛋!”

    她最后是用吼的,有点吵架的感觉,不过这是封瑾认为的。

    如果两个人一直和睦,从头和到脚,一点争执都没有,生活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偶尔吵吵闹闹,或者无理取闹,也挺有意思,不是吗?

    所以封少只是静静的看她闹腾,等她骂完了,人家还是很淡定的说道:“就算是蛋,也要洗澡,洗干净了就不臭了,是在这里擦,还是里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里面,你把这里弄的到处都是水,还怎么睡觉!”

    “哦,里面还有热水吗?没有的话,我出去打?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了,还怎么出去,等着!我去!”乔月拎着水瓶,一直跑到开水间,才忽然想起来,貌似自己又被套路了。

    乔阳听见隔壁的门开了,便跟在妹妹后面,见她站在大铁水桶前,一副很纠结的模样,“小妹,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出来了?爸爸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睡了,先前发生的事,把他吓的不轻,我告诉他,是警察在抓犯人,不敢告诉他实情,你之前没受伤吧?”乔阳一直不敢开门,怕闯祸,影响他们的行动,所以后来发生的事,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有,行动是人家警察的事,我们只是旁观,之后又来了好多人,根本用不着我插手,没事,你回去睡吧?今晚要我给你换夜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你跟封瑾也跑了一天,反而是我闲了一天,而且晚上也没什么事,不用你们过来,明天一早奶奶就来了,我就该回去了,有什么不方便的事,就让奶奶弄吧!”乔阳虽然是在这儿伺候亲爸,但他心里也很着急。

    乔月拎着装满的水瓶,“哥,钱的事不急,咱慢慢来,没人逼你,等再过几天,医生说可以出院了,我们就回家,让爸爸在家里修养,到时我也能回去帮几天忙。”

    乔阳摇头,“哪用得着你帮忙,我知道你有很事情要做,家里的事,交给我就成了,你想做什么,尽管去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