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0章 抢工作?(二更)
    陆曼见没人理她,自然是有点尴尬,放下军帽,走到穆白身边,“穆医生,他的伤怎么样?要紧吗?”

    穆白看都没看她,几不耐烦的回了一句,“你自己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陆曼脸上露出难堪的神色,咬着唇一语不发,可就在这时,江惠也推门进来了,“封瑾,听说你受伤了,我们正好路过,所以过来看看,陆曼跑的那么快,我都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在看到乔月时,江惠稍稍意外了下,“乔月也在啊!今儿这是怎么了?我听说医院里刚刚发生枪战,动静闹的还挺大。”

    其实江惠是被陆曼拉来的,陆曼从同事那儿得知了封家的人出现在这儿,她今天傍晚逛街的时候,又遇到江惠。

    陆曼认识封英,关系还不错,但是跟江惠见的次数不多,好不容易遇见了,岂会那么容易放走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晚饭,陆曼借口到这儿找个朋友,成功让江惠跟着她下车,可是上了楼梯,听说发生枪战,还有人受伤,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封瑾受伤了,别问她怎么知道,这是女人的直觉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!”乔月还好叫了她一声,也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封瑾依旧没有回头,穆白已经缝好了伤口,接下来就是上药包扎,他突然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,看着乔月,“下面的工作交给你?”

    “我来,这点工作,我实习的时候就会做了,”陆曼说的极快,动作更快,放下手里的东西,就准备洗手消毒。

    江惠只看到表面,也表示赞同,“就让陆曼来吧,她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,乔月哪知道怎么包扎,别把封瑾的伤口弄感染了,哟,这伤的也太重了,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“为了救她!”穆白回答的更快,指着乔月,语气十分轻松。

    他的话,自然换来封瑾跟乔月的怒视。

    这人天生就是搅屎棍吗?还是故意要报仇?或者纯粹就是闲的蛋疼,给自己也给别人找麻烦哪?

    乔月什么也没说,直接夺过穆白手里的医用托盘,把凳子挪了过去,坐到封瑾身后。

    陆曼这边已经准备好了,举着洗净的手,却在转身时,看到乔月一声不吭的坐在那,给封瑾上药的动作也不温柔,更不专业。

    她僵硬的扯开一个友好的微笑,“还是我来吧!你这样会把病人弄疼。”

    她要去夺乔月手里的工具,嘴上是笑,动作却很强硬。

    乔月撤开手,莫名其妙的瞅着她,“弄疼也是他的事,你问问他,介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,你随便,无关人员请离开!”封瑾飞快的说,他能感觉到身后的火药味,越来越浓,不过心里却很高兴,只是脸上不能动声色。

    陆曼尴尬的手还僵在那里,“他伤的这么重,这个时候不应该义气用事,封瑾,我希望你也不要误会什么,我只是本着医者的职业道德,没有其他的意思,你为什么总要拒绝别人的好意呢?”

    江惠有些看不过眼,“乔月啊,封瑾都为你伤成这样了,你怎么还小孩子脾气,你要为封瑾多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听说封瑾的伤是因为乔月,江惠更觉得乔月性子太冲动,太鲁莽,就是不知道老爷子知道以后,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封瑾神情严厉的看着江惠,“大伯母,这是我跟她的事,不需要你来管,当时的情形,你并不知道,所以不要随便下结论,乔月是我老婆,她要怎么对我,都是她的事,这是我两夫妻的事,更加不需要你来插手!”

    江惠傻眼了,封瑾以前虽然对她不亲近,但是也从没有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她说过话。

    陆曼可以忍,但江惠不行,她是长辈,怎么能被小辈这么羞辱。

    江惠端起长辈的架子,“你们这还没结婚,就护成这样了,要是真结婚,还不得把我们这些长辈亲戚都踢到天边去,乔月,是我小看你了吗?能把封瑾迷成这样,你倒真的很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乔月本来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,可事情到了这一步,好像已经不是她说什么,就能化解矛盾了,“大伯母,既然你是长辈,我也当你是长辈,有很多事,是你情我愿,我跟他怎么相处,那都是我们的事,跟别人真的没关系,日子是自己过的,不是过给别人看的,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位陆小姐打的什么主意,她可是不止一次跑来想做小三,那依您的观点,我是不是应该把现在的位子让出来,让给她坐,才叫懂事?”

    江惠被堵了,明知乔月的话里有几分道理,但嘴上根本不愿意承认,“陆曼是大学生,她知书达理,怎么会想做小三,乔月,你在乡下遇到的事,别往城里带,那些无知村妇干的事,陆曼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呵!陆小姐,你是无知村妇吗?”乔月知道江惠的话,笑点在哪。

    陆曼在心里暗骂江惠太蠢,不过也正是这因为她的蠢,才好利用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江姨,你别再说了,可能真是我哪儿做的不好,才让乔月误会,但是我跟封瑾认识很多年了,见了面打声招呼,看见他受伤,想要帮忙,也是情理之中的吧!不过既然乔月不喜欢,我以后不再这样就是了,江姨,您不用为我跟封瑾吵架,你们还是一家人,大家以后还是要和平共处的。”

    陆曼这一番话,真是说到江惠心坎上了。

    “听听,人家根本没那个意思,是你胡乱猜疑,封瑾,你也该管好你媳妇,年纪小,可不是不懂事的理由,唉!真是的,当初就不应该促成这门婚事,”真是把封瑾的一辈子都给耽误了。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,她没敢说。

    江惠也不敢真的得罪封瑾,这个侄子,性子阴晴不定,这要是他的儿子,早毁婚了。

    穆白一直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假装看病历,其实耳朵都竖着呢,听到这儿,他忽然觉得江惠的逻辑很好笑,“江女士,封瑾好像也不是你儿子,越俎代庖这也不对啊,难道你想做封瑾他妈?”

    乔月差点没忍住笑,“穆医生,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