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乔月开枪(四更)
    乔月也悄悄把乔阳推进病房,乔阳不肯离开,他走了妹妹怎么办?就算他再笨,也能从他们的对话时,听出对面那个恶人,是个杀人不眨的恶魔。

    乔月低声说道:“我在这里,有他在,爸爸一个人在里面,我不放心,你进去之后,把门窗都关好,特别是窗户,不能放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去,不用担心她,”封瑾站在乔月的身边,一直是以保护的姿态,所以保护乔月的事,一直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乔阳看着封瑾,犹豫了下,还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韩飞被冷星宇的哭声烦到,抬手狠狠敲在他额头的伤口上,“闭嘴,你想活命,就去求她,我本来要的就是她!”

    他指的人,当然是乔月。

    冷星宇被一拳砸的,整个人都晕乎乎了,只是顺着他说的话,看到了乔月,“她?”

    封瑾眸中厉色一闪,步子往前一跨,“你做梦,现在你要么放了他,给你一个公平审判的机会,要么今天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穆白总是挑最不合适的时机,冒出几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,“怎么又要死在这里,弄的到处都是血,你们就不能用点斯的办法?我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,躲躲藏藏的过日子,还不如一死了之,下辈子投胎,别做人了!”

    穆白悠闲的样子,哪里像在看一个劫持人质现场,看戏的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韩飞已经拖着半死不活的冷星宇,紧紧贴到墙边,用冷星宇整个人挡住他,狙击手也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他不理穆白,阴森森的眼睛只看着乔月,“他再失血,就要死了,只要你过来,我就放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要什么?想要我的命?”乔月冷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封瑾紧紧握住她的手腕,手臂的肌肉紧绷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你的命,你跟那些贱女人不一样,你看我的眼神,没有厌恶,也没有怜悯,你只是用很平常的眼神看我,所以,你跟她们不一样,我不会杀你,但是你不能带武器,”韩飞咧嘴在笑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倒是让乔月意外,她坚定的挣开封瑾的手,也回给他一个安心的笑,信任是相互的,他们应该彼此信任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嫂子!”董嘉年惊呼,他转头看着封瑾,他不信封瑾能舍得她冒险。

    但是他只在封瑾眼里,看到深不见底的幽暗。

    乔月只看着韩飞,还有奄奄一息的冷星宇,她走过去,不是因为要救冷星宇。

    韩飞来这儿,如果真的是因为她,那么她不走过去,这件事就没法完结。

    穆白抱着手臂,似乎对她的举动有些意外跟不解。

    韩飞见到她走近,似乎很兴奋,握着刀的手,因为激动而颤抖,划破了冷星宇的皮肤,一丝血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杀多了人,对红色的血,有着莫名的兴奋,就像吸了毒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没有武器,我也没有反抗的能力,可以把他放了吗?”她举着双手,手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你得再走近一点,太远了,我不能伸头,否则藏在对面楼顶的狙击手,就会将我击毙,你们玩的这套,我熟的很,”韩飞只留一只眼睛在外面,虽然精神亢奋,但他没有兴奋过头,他知道危险在哪。

    可是只要他不露头,安排再多的人,有个屁用。

    “好!”乔月乖乖的听话,他让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    终于走近了,在只有一步的距离时,韩飞突然推开冷星宇的瞬间,一只手伸过去抓乔月,另一只握刀的手,还抵在冷星宇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,只有短短的两秒,又有冷星宇挡着,猴子根本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更别说远距离的人,也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只有乔月离的最近,可她能救自己吗?

    就在韩飞的手抓过来时,乔月猛地拉了下冷星宇,接着砰的一声,枪声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韩飞握刀的手被击中,刀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韩飞气急败坏,根本不管手上的伤,伸手就要去掐乔月的喉咙,

    乔月猛地朝地上一扑,捡起他掉落的刀,看也不看的朝身后一挥,刀子划过韩飞的眼睛,只听他一声惨叫,但倒下的趋势却没有变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如猎豹一般,朝着乔月扑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,快到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,至少李建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只听见枪响,吓的他赶紧躲到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董嘉年是不敢乱动,他不知道乔月跟封瑾打的什么暗语,但是他知道,两人肯定是有了计划,所以他才不敢随意乱动。

    等他再定睛看时,封瑾已经将乔月扑在身下,韩飞手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把刀,只剩个刀柄在外,刀身没入封瑾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董嘉年下达命令,野狼已经带着人冲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将走廊团团围住,可就在此时,一个圆型东西滚了进来,烟雾迅速散开,呛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野狼带领的人,迅速戴上面罩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从烟雾中蹿出来,跑到韩飞身边,架着他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刚才混乱中,乔月只感觉身上一重,接着身上的人闷哼了一声,再然后重量消失,满眼的迷雾中,他听在搏斗的声音。

    野狼潜伏在一旁,瞅准机会跟韩飞扭打在一起,其他人也攻了上来。

    封瑾紧追那人不放,肩上的刀还深深扎在肉里,但似乎对他的丝毫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猴子稳稳的趴在那,不管下面打的有多激烈,他始终稳如泰山,跟老大多年的默契,即使没有对讲机,也知道彼此的用意。

    乔月爬起来,迅速朝后面缩,她也被呛的直流眼泪,这影响了她的视线,这双眼睛根本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给你!”穆白又不知道从哪钻出来,丢给她一个防菌眼镜。

    乔月抓过来戴上,虽然还是看不清,但眼睛好多了。

    穆白当然也没闲着,趁他们打的难分难舍,他摸到走廊的电风扇,还是吊式的电风扇。

    呼啦啦的风扇转动,烟雾都被卷走了。

    封瑾跟那人足足打了三分钟,拳拳到肉,招招见血,可见那人拳脚功夫绝对不弱。

    眼看韩飞救不了,他试图甩开封瑾。

    而乔月也在这时,看见封瑾背上的伤,对面的人,似乎手掌里有光亮闪过,她眸光一缩,抓过董嘉年手里的枪,双手握枪,瞄准移动中的人,没有犹豫,果断开枪,砰的一枪,把所有人都打愣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猴子也傻了,他一直没找着机会,那人像是早知道他会埋伏在那。

    即使被封瑾逼过来,也飞快的移动。

    在迅速的移动中,远程射击很难打中要害。

    但是乔月这一枪,也太果断了,连迟疑瞄准的时间都不够,就像一个任性的小姑娘,握着枪随便打着玩。

    那她到底射中了没有?

    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那人身上,董嘉年都不晓得该怎么呼吸了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也不敢相信,只觉得胸口一湿,他伸手一摸,摸到了潮湿的东西,举到眼前一看,是血。

    封瑾却没有被惊住,迅速将那人制服,反剪他的双手,将他压在地上,扯下他脸上的东西,露出的脸,其实也不算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的是你,我该失望吗?”乔月此时手里还握着枪,并没有放下,她握枪的手很稳很熟练,懂行的人,自然知道她现在的模样,更像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比如韩飞,他终于被震到了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木墩趴在地上,也盯着乔月的手,他突然大笑,“哈哈!原来……原来我们都看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乔月冷笑了下,“说的也没错,你们今天的结局算很好了,该庆幸吧!”

    换作从前的她,又岂会打这么久。

    乔月把枪扔回给董嘉年,朝着封瑾快步走过去,“你的伤。”

    封瑾给了她一个轻松的笑容,“没什么,一点小伤。”

    乔月转身去找穆白,“姓白的,你还站那儿干什么?你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姓穆,不姓白。”穆白摸摸鼻子,不得不承认,他刚刚也被吓到了,因为这个女人从夺枪再到开枪,整个过程没超过三秒,还打的那么准,要么她是天才,要要……

    不对,只可能是天才。

    练枪这玩意,不是光靠天才就能行的,有些人平时练的再好,真到了开枪杀人的时候,该犹豫还是得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姓什么,赶紧过来包扎!”乔月冷着脸吼他。现在好像倒过来了。

    穆白走过来,经过昏过去的冷星宇,又把脚步停下了,“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人话吗?什么叫他怎么办?我让你快点过来!”

    乔月现在的样子,真是凶啊!

    跟她平时的样子,差了十万八千里,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弄的董嘉年,心里都跟着一颤一颤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封瑾也不说话,但眼神是温柔的。

    跟她相处的越久,越能发现她身上的与众不同之处,而她的每一面,都让他迷恋。

    穆白走过来,按了按封瑾的伤口,在乔月要杀人的目光下,还把他衣服撕开了,然后很淡定的得出结论,“没扎到骨头,全扎在肉上,没事,刀拔出来就好,再上点药,嗯……不能有激烈运动,否则也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不要较真啥的不对啊,情节需要,嗯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