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7章 打脸了(三更)
    “你父母以为你死了,就让你媳妇改嫁给你兄弟,你回去的时候,他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,父母跟媳妇见你满身杀气,都很怕你,对你疏远,你走的时候,你媳妇已经怀孕了,可是你回来的时候,你的儿子却叫别人爸爸,看着他们几个人其乐融融,你觉得自己是多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韩飞大叫一声,却没有慌乱,眼睛蓄满了仇恨,“你知道什么?老子在外面死了多少回,拼了命也要回来,还不是为了他们?可是结果呢?我回到家,我媳妇居然跟我弟弟睡一张床?那个贱人,还嫌弃我身上的味道,她说我很臭,太脏了,她躲我像躲瘟疫,妈的,我还不是为了她们娘俩,可她们呢?眼睛里只有老子带回来的黄金,从来没有我!”

    其实乔月可以理解他回到家时,看到原本自己期望的一切,全都变了,是个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中东的战乱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永远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明天,不知道下一村的村民,会不会突然拿起枪,对着你扫射。

    漫天都是黄沙灰尘硝烟,甚至连睡觉都得抱着枪,否则被人干掉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身边连一个可以谈心聊天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孤独悲凉,有时真的可以吞噬一个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你心里平衡了吗?”乔月不会怜悯任何人,有些事,得从本心出发,“没有吧?别不承认了,你就是弑杀成性,根本不是因为亲人的背叛,如果你没有经历残酷的战争,如果你还是几年前,没有离家之前的那个你,还会举起屠刀吗?你不会,其实不过是战争让你失去了人性,杀人在你眼里,根本算不了什么,所以你敢杀人,还能从容的躲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灵壁镇的那个女人,也嘲笑过你?应该也不全是,嘲笑你的人多了,但是却只杀了她们俩个,是因为她们说了某句话,跟你老婆说的话一样,还是她们身上某个部位,像你老婆?”

    封瑾按住她的手,暗示她不要再说,这个人不会被轻易激怒,而且极其记仇,否则也不会为了杀乔月,一直追到这儿。

    韩飞其实年纪并不大,也才四十岁,可是因为战乱,又因为杀人潜逃,他整个人看上去很苍老。

    冷星宇此刻被人扼住了喉咙,对方横在他脖子上的刀,是不是专业的,其实他最清楚。

    刀口没有靠近他的喉咙,而是紧贴着他的颈动脉,只需要轻轻割上那么一刀,他就会立刻血流如柱,堵都堵不住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身上散发的冷血杀气,又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起初他还能稳得住,可是过了一会,他发觉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死亡恐惧,席卷而来,吓的他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杀我,跟你有仇的是他们,你为什么要抓着我呢?我是无辜的,我爸是市长,只要你放了我,你要什么条件,他都能答应,”冷星宇哭的像个小孩,说到底,他也只是个被宠坏的少年。

    李建华真的气晕了,“董嘉年,你们到底还要说多久?我告诉你,星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这个队长也别想干了,电话,给我电话,我要找你们局长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朝他抬抬手,“抱歉,您也别着急,现在这里不归我管,你得问他。”

    这个他,指的当然是封瑾。

    董嘉年继续说道:“这里现在由他全面接管,具体怎么解救人质,需要商量之后才能做决定,这个犯人身上背着太多的命案,我们也需要问清楚,人质的安全,我们也同样关心,跟他是谁没关系,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现在也是一样的办案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李建华并不认识封瑾,而封瑾常去的地方,只有市局,他一个坐办公室的秘书,不认识他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封瑾!”董嘉年心里也憋着坏,刚进来的时候不说乔月跟封瑾的关系,那个时候他完全可以说出来,如此一来,李建华也不敢用那样的态度对待乔月。

    李建华愣了下,盯着封瑾一个劲的看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封家在军中的地位,那可是举足轻重的,老爷子退下来之后,封建国虽然没有在军中任职,但他是国防军校的校长,国防军校设在衡江市,当初也是老爷子极力促成这件事,可想而知,封家老爷子在京都也是很有份量。

    封建国的校长职务,可以说把着军中高级将领的命脉,而且现在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,封瑾也是从那儿毕业,还是那一届的姣姣者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儿子,从商了,生意做的还很大。

    这一辈从军的人中,只有封瑾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校,前途不估量。

    冷家在军中没有什么势力,他虽然是衡江市的市长,但在威信方面,跟封家没法比。

    冷洪林对封家还是很敬重的,所以连带着李建华也知道封家不能惹,否则上面一句话,撤掉一个市长,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封少,你们军中也参与这次行动吗?真是我的工作失误,居然没认出来,还请封少见谅,”李建华笑眯眯的朝封瑾伸出手。

    封瑾却没有伸手,“李秘书眼高于顶,眼睛里怎么会有别人,麻烦你站到一边去,不要防碍行动。”

    猴子趴在对面楼顶,手中的狙击枪已经到位,他趴在那,跟夜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野狼带着一支特战小队的队员,已经埋伏在楼梯口,只等一声令下,就可以冲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进来时,悄无声息,一般人是不会知道,但有警觉的人,还是能察觉到。

    李建华等于是被当众羞辱,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,不过他也是个有忍性的人,要不然坐不到今天这个位子上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不过还是请你们务必要保证人质的安全,”李建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,然后退到护士站的后面。

    既然军中参与了,说明等下有场恶战,他还是躲远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求月票啦,还有一更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