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0章 真相出来了(四更)求月票哈!
    穆白想起冷星宇那张欠揍的脸,“告诉他,如果再吵,要么出院,要么把他绑床上,在医院里面吵吵,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的!”把病人绑起来这样的话,也只有穆白敢说,换做其他人,可是打死都不敢的。

    穆白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放下饭盒,脱了外衣,洗了手,洗了三遍,才得达他满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走回座位前,打开饭盒,眉头又一皱。

    忍着将饭菜倒进垃圾桶的冲动,夹了一块肉,跟吃毒药似的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腮帮子鼓动,红烧肉在嘴里融化,慢慢的,穆白紧皱的眉头舒展开。

    还不错,味道跟饭店里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穆白自己都不知道,怎么就能吃光一盒饭。

    等他吃完的时候,才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后悔已经晚了,一切打破原则的事,都被他称之为意外。

    而意外这个东西,过了每一次,就不会有第二次,肯定是的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封瑾接到了猴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猴子喘着气,“老大,两件事,重伤您岳父的人已经找到了,你肯定猜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讲重点!”封瑾一手搭在腰上,面前是医院的草坪。

    猴子在那头嘿嘿的笑,“别急嘛,这事得说清楚了才行,我们走访了当时在河堤上干活的人,有的人不愿意说,有的人怕担责任,不过最后我们还是查到了,是一个叫乔栓的人,跟嫂子是亲戚吧?”

    封瑾面色渐慢慢沉下,“他为什么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为了钱,有人雇他这样干,说是事成之后,给他五百块,那个乔栓已经被我们控制,让田鸿带回去了,指使他的人,他一直不肯说,这事可能需要你亲自出马,第二件事,是个坏消息,消失的两名嫌疑人,据我们一路查探,他们应该全都已经离开灵壁镇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“衡江市,老大,对那个木墩的资料,我们已经掌握了,他是退伍军人,那个外号叫老倔头的人,却查不到,有可能是没有身份的流窜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们两个可以回来了,让田鸿跟董嘉年二人也回来,市里要布控,但是灵壁那边,也不能放松,告诉龚所长,调配好人手,二十四小时,不间断巡逻。”封瑾沉着的下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现在人命关天的时候,猴子也不敢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封瑾握着拳,眉头锁的很深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不敢确定,这两个人究竟想干什么,有什么目地。

    但是直觉告诉他,这两人的行为极其不正常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乔栓的事,他为了五百块,可以重伤自己亲大伯的腿,这个人要么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,要么天性残忍。

    封瑾在犹豫,要不要跟乔月说。

    如果不说,她没有防备,万一那两个人出现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封瑾没有犹豫太久,他需要乔月有心理准备,否则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乔月被叫了下来,封瑾拉着她的手,带她散步,在路上将猴子的报告,一字不落的都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跟他预想的一样,乔月听完之后,只是沉默,并没有惊慌,或是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人都调了回来,只要他们出现,绝不可能全身而退,你这两天待在医院里,不要随意离开,买菜我会陪着。”封瑾想的不止于此,他已经打电话给周一明,调两个特种队员过来,便衣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乔月低着头沉默了一会,忽又抬头看他,“我想见见乔栓!”

    她想亲口问问,究竟是为什么,为什么他要那么狠心,敲断亲人的腿,这一点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。

    跟乔栓,也没什么感情可言,但是对于爸爸来说,如果他知道了,或许他一早就知道,无疑是巨大的打击,这两天乔爸爸的心里肯定十分煎熬。

    封瑾摸着她的脸,“晚上我带你去市局!”

    乔月忽然觉得好冷,伸手抱住了他的腰,脸埋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封瑾的手僵在半空,好半天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从没学会依靠别人,可就是有这么一个人,站在你身后,无时无刻的敞开怀抱,为你遮风挡雨,就算铁石心肠,也该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封瑾终于动了,手按在她的后胸勺,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紧紧的贴着。

    路过的大妈婆婆们,看到这一幕,纷纷转过脸去,暗骂一声伤风败俗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在一起搂搂抱抱,像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乔月情绪一直不高,乔安平看在眼里,追问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乔阳以为她是累了,晚饭也不用她做了,用中午剩的汤,做了点面条,父子俩将就着吃了。

    封瑾带着乔月,在市局对面的饭店,见了猴子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凑在一起,可以精英才俊形容了。

    乔月知道猴子跟野狼,都是封瑾的人,从军里出来的,举手投足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往那一站,军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反观董嘉年,更像富家贵公子。

    “田鸿今儿没有回来,他明天一早去接乔奶奶。”董嘉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的帮忙。”乔月是真心感谢。

    董嘉年也很认真的摇头,“是我们应该说对不起,不应该把你卷起来,我知道嫌疑人去过桃园村,他对你下手了,是吗?”

    乔月脸上神情一僵,下意识的看向封瑾。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几个字,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顾烨给我打电话了。”董嘉年实话实说,关系性命安危,他不能隐瞒,“他那天恰巧救了乔月,是从水里救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推她下水?”猴子跳脚了,“谁这么大胆,敢对我们嫂子下手?使阴招,也太不要脸了吧!”

    野狼斜他一眼,“嫂子跟田鸿他们在一起,被他看见,至于他为什么要杀嫂子,原因还不清楚,有可能是灭口,也有可能是报复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封瑾始终沉着脸,整个人气压低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旁边的猴子跟野狼,纷纷把椅子拖远一点,不然他们怕被冻死。

    乔月也被他的低气压,弄的坐立不安,“其实就算顾烨不出现,我也不会有事,那个深度对我来讲,没什么难度,只是当时猝不及防,以后肯定不会了,真的!”

    意外也好丢脸,丢了前世的脸。

    封瑾直直的坐着,像尊雕像似的,弄的服务员都不敢靠近,也不敢给他们点菜。

    董嘉年沉稳的道:“这件事,是我们考虑不周,当时天色也晚了,只是从派出所走到对面,谁也没想到,竟然会被人盯上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们谁也没有把怀疑对象,放在老倔头跟木墩身上。

    以至于让他们把目光转向乔月,给她惹来伤身之祸。

    封瑾再次抬起头,眸光深不见底,“在案子没有破获之前,谁都有可能是嫌疑人,这一点你不是不知道,你的工作失误,等这个案子结了,你自己去跟你们局长请罪。”

    他庆幸,自己不归封瑾管,否则瞧瞧他们两个害怕的模样,就知道后果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董嘉年自然没话说,“嫂子,这一杯酒,是我给你家赔罪了!”

    乔月微笑道:“没有万无一失的情况,你也不是神,不可能什么都能预料到,那天的事,我也有责任,打草惊蛇了,所以你不用跟我道歉!”

    猴子爽快的一拍手,“嫂子大度,我等佩服,老大,您就别板着脸了,我们还要吃饭呢!”

    这么臭的脸,影响食欲。

    “就是,难得老大请客一回,怎么着也得吃撑了才算,”野狼好爽的冲服务员一招手,“把你们这儿的招牌菜,全都上一遍,份量一定要足!”

    董嘉年说道:“这顿饭应该我来请,算我赔罪!”

    封瑾身子往后,靠着椅背,“你的罪过,继续欠着,我不让你还,你就得一直欠着!”

    董嘉年失笑,“您这也太会算了吧?”

    乔月不明白他们打的什么暗语,不解的看着封瑾。

    猴子精明的冲乔月挑眉,“嫂子,你这就不知道了吧?嘉年他老子,是市教育局的,关系硬着呢!以后你上学可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的父亲,是个不错的官员,想找他说人情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但是董嘉年若是开口了,还能不成功?

    服务员将菜端上来,乔月才知道什么叫桌子摆不下,整整上了有二十道菜,而且每盘菜份量都很足。

    “嫂子不用惊讶,有我俩在,哪会有剩菜,这一顿吃完了,我们俩可以三天不用吃饭!”猴子揪了半只烤鸡,三下五除二,就只剩鸡骨头了。

    跟他们一比,封瑾吃相斯文多了,董嘉年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一桌子菜,他俩真扫的干干净净,连汤渣都没剩。

    封瑾拉着她的手,“所以咱以后尽量别请他们吃饭,否则会被他俩吃穷!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开玩笑,封瑾当然还是爱惜部下的,最后又让人上了两碗饭。

    有时他们进山训练,一个星期吃不上像样的饭菜,他俩也能精神饱满的撑下去,这就是军人的特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看在轻烟更这么多的份上,小可爱们,可不可以投月票啊!

    还有,要谢谢打赏的亲们,轻烟都看见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