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有洁癖的人(三更)
    “你去洗菜!”封少给她分配了任务,其实要洗的菜也不多。

    乔月沮丧了,怎么感觉她所有的活,都被封瑾抢走了,“这点活,我一个人可以,你去陪着我爸聊天吧!”

    封瑾握着锅铲,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看的她都不好意思了,“怎么,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太累!”

    乔月愣了下,恍然的笑了,“做这点事,哪里会累,再说了,难道你不喜欢吃我做的菜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封少知道自己陪着她的时间不多,仅有的时间能让他弥补缺失,怎么能不抓住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去吧!”乔月硬是将他推出去,还把厨房的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乔安平躺在床上,冲他招手,“封瑾,快过来坐,午饭有乔月忙活就够了,你昨晚睡的怎么样?今晚你回去吧,有乔阳在这儿,我情况还好,不用成夜的守着。”

    封瑾整天在这里,让乔安平十分不安,总感觉封瑾是放下所有的事,留在这儿陪他了。

    “乔叔,今晚我来守,让乔阳去睡一夜。”封瑾熬夜当然没问题,这是在岳父面前表现的机会,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乔安平心里别提有多幸福了,现在要是乔月跑到他面前,编排封瑾的不是,他一定会说是女儿的不懂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封少的腹黑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穆白从病房外走过,闻到里面有香味飘出来,要说他的鼻子,也够灵的,里面小厨房里的菜香,透过窗户,都已经散出去了,他居然还能闻到。

    在门口站了半天,穆医生还是没忍住,推开病门的门,淡定的走进去,在屋里三个男人的注视下,直接走进小厨房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情形,真应了那句,百闻不如一见。

    真是乱啊!

    菜刀就那么随意的放在桌子上,装菜的碟子,边上还有油。

    抹布都脏了,怎么也不搓一下。

    咦?锅里做的是不是红烧肉?

    颜色也不怎么正,肉块切的也不规则,大的大,小的小。

    乔月也尝菜,只是用干净的筷子,蘸一点,放在嘴里尝尝,再把筷子洗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在穆白看来,不要太脏哦!

    封瑾看到他的举动,必中警铃大作,飞快的走到穆白身后,语气不善,“穆医生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没事的话可以走了,站这儿看我媳妇做饭干什么?

    “没事,随便看看,”穆白回答的十分淡定,似乎站这儿,看人家媳妇做饭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他就是进来逛的,你能怎么样?

    乔月听见声音回头,一看见穆白那张嫌弃的脸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穆医生,待会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饭?我做的挺多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乡下人特有的客套,跟她爸学的。

    你正在做饭,忽然来了串门的人,能不跟人家说句客套话吗?

    封瑾皱眉,显示他的不悦。

    穆白也皱眉,那是嫌弃乔月做的饭,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,又停下回头,“你做饭洗手了吗?”

    乔月嘴角抽了抽,真心觉得这样的男人,如果碰不到能制住他的女人,估计得在孤独终老了,“当然洗了,就是没当着你的面洗,穆医生,我们老家有句话,叫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你越是讲究,越容易得病,人嘛!活的糙一点,没什么坏处。”

    本来她说的话很俏皮,要是有个笑点低的人,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。

    可惜这一屋子的人,反应都木纳的要命。

    穆白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谬论,“不好意思,我有洁癖,受不了不干不净。”

    “穆医生,我家丫头很爱干净的,要不你还是留下吃点?”乔安平还想留他呢,毕竟是自己的主治医生,搞好关系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“他喝的是纯净水,吃的都是被消毒水泡过的东西,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封瑾推着乔月,让她进去,对穆白说不上好感还是坏感,毕竟两人也没有任何交集,更谈不上冲突。

    穆白歪着头笑了下,他觉得封瑾说的也没错。

    乔月的饭菜做的也差不多了,用骨头汤,给爸爸做了面条,本来都准备端出来了。

    穆白站在门口,没走也没进去。

    乔阳忙着端进端出,他是不懂穆白在说什么,吃个饭,为什么要纠结那么多,好累的,填饱肚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做的红烧肉真香!”乔阳深呼吸,又深呼吸,这儿做的饭,跟在家里做的菜,感觉好像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哥,赶快把面条给爸爸端去,锅里还有汤,等面条吃完了,再喝一碗汤。”乔月叮嘱哥哥。

    在她说话的时候,封瑾已经收拾好了厨房,刚才乱糟糟的厨房,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穆白看了一会,走了,过了没一分钟,他端着一只饭盒又回来了,面无表情的走进厨房,自己盛了饭,到外面客厅夹了菜,然后谁也没看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过程,人家做的淡定极了,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    乔家的人,全都看傻了眼,搞不清这位大爷,到底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只有封瑾最淡定,拉着乔月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赶紧吃,谁知道那位变态还会不会回来夹菜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天才往往跟神经病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疯狂的天才,在世人眼里,跟神经病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穆白就是医学界的天才,行为不正常,也挺正常。

    乔月想了一会,也就想通了,乔阳只是看着穆白,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乔安平却想着,穆白这孩子真可怜,以后做饭,要经常让他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且说穆白捧饭盒,从病房出来,所有路过的医生护士,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穆医生的饭盒,从来不装医院食堂里的饭菜,也根本不可能看他端着个饭盒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穆白不以为然,他捧他的,关别人什么事。

    前面的病房有人在吵闹,穆白停下脚步,皱着眉,问:“是谁在声吵吵?不知道医院里面不能喧哗吗?”

    “穆医生,是18床的病人冷星宇,他身边的看护不见了,吵着要我们帮忙找人,可是我们上哪找去。”护士跟他抱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