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6章 笨蛋(四更)求月票
    封瑾给她买东西,和父亲住院的花销,那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看着乔月,满意的点头,“那就让老大去打个招呼,丫头,这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打招呼跟不打招呼之间,差距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打招呼,用药只挑贵的,不挑对的,有些可有可无的药,也一个劲的给你上。

    但是打了招呼,至少可以免去一半的虚头,这里头的水份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乔月甜甜的笑了。

    封英走过去,挽着乔月的胳膊,笑着道:“有你在这儿,封瑾都不晓得回家了,要不是二伯早上说,我们都以为封瑾还在出任务,我看哪,我这个二弟,往后可就要成了妻管严。”

    江惠一直端庄的站在一起,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“有了家的男人就是不一样,邵远也该找个媳妇了,看你弟弟现在幸福的模样,你难道不羡慕?”

    封邵远穿着合体笔挺的西服,俊朗的五官,儒雅的举止,“妈,我跟封瑾不一样,他有爷爷给他操心,我可没有,爷爷还是偏心,要是小的时候,也给我订个娃娃亲,我现在还用单身吗?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幽默,大概也是想缓解病房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佯怒瞪他,“你就是太挑剔,爷爷给你介绍多少个了?你是一个也看不上,真不知道你想找个什么样的,我可警告你,要是你敢带一个洋媳妇回来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封邵远因为生意关系,经常往国外跑。

    他在国外也很吃香,标准的东方男人长相,却有着欧美男人身高,再加上气质儒雅,出手不凡,自然能得到美女的青睐。

    早年,他跟封瑾一起留学,当时他俩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长相,才学,都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爷爷,洋妞不也挺好,好生养!”封邵远这话就是开玩笑,冲着封瑾眨眼。

    现在封瑾的问题都要解决了,下一个被催婚的,可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江家那边,也多的是人盯着他。

    要说纠其原因,还不是他的江家继承人身份,惹了亲戚们眼红。

    封英一直抱着乔月的胳膊,似乎很热络的样子,可是看乔月的表情就知道,故作亲近,绝对不是真正的亲近,只会让彼此都感觉到不适。

    封瑾将她的神情都看在眼里,伸手将她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封英意味深长的笑着道:“二弟还真是护妻,我跟她说几句悄悄话都不可以?”

    封瑾完全不买她的账,“你跟她不熟!”

    乔月低着头,将他俩的对话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一家也没待多久,便告辞了,毕竟这里是医院,人多了,吵着病人休息也不好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单独一辆车,有司机送他回去。

    封邵远自己开车去了公司,剩下封建国便跟妻女坐同一辆车。

    封英整个人都缩了起来,看着外面车来车往,心情差的要命。

    江惠当然知道女儿在烦什么,“你跟彭亮结婚也有两年了,该要个孩子,女人没孩子,怎么绑得住男人,况且彭家那边,也是独苗,你不给他们家生个儿子,你婆婆肯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妈!”江惠最不想谈到孩子的话题,“孩子孩子,成天就是孩子,你们就知道找我要孩子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江惠听出她里的不对。

    封英的心事,在心里憋久了,没人诉说,她都快要疯了,“妈,我上个月做过一次检查,医生说我卵巢有毛病,不能正常排卵,所以我根本生不了孩子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你的身体一向很好,怎么会……”江惠能不震惊吗?好好的女儿,居然说自己怀不了孕,生不孩子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,只不过要治疗,得慢慢来,有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,内分泌失调,”封英自己就是医生,多少也能猜到一些,最近医院在评主任医师,她已经工作好几年,怎么能不拼上一把,否则在那些老同学面前,哪里抬得起头。

    江惠慢慢冷静下来,“这事你跟彭亮说了吗?”

    封英摇头,“还没有,我不想告诉他,就让他以为我不想怀孕,以为我还想晋升,不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就不怕他变心?我早就告诉过你,女人一旦结了婚,就要以家庭为重,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女强人,你成天对他呼来喝去,在婆家也没有好好表现,将来万一让他们知道你的病,这段婚姻还怎么维持下去!”

    江惠知道封英婆婆是个怎样的老太婆,绝对势利眼,当初鼓励她儿子追求封英,刚结婚的时候,对封英那叫一个好。

    可是慢慢的,彭亮的事业起来之后,老太婆就有点变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,江惠从没跟封建国说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前面开车的封建国,只看见她们娘俩嘀嘀咕咕,却没听清他们说的话。

    封英最烦母亲的唠叨,“妈,我的事我自己知道,彭亮他不敢跟我离婚,他没那个胆子,我婆婆就是嘴巴爱说,我是封家的女儿,她倒是敢对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有开公司的大哥,父亲母亲都是当官的,彭亮就算有心,也没胆。

    在外面怎么样不管,回到家之后,还不是得对她讨好。

    江惠叹了口气,看着前面的丈夫,“你找机会,跟彭亮好好聊聊,两口子过日子,时间还长着呢,而且他俩都还年轻,应该以事业为重,要孩子的事,让他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封建国不赞同,“怎么不急,我像他这么大,孩子都会打酱油了,封英,别什么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再老实的男人,也有自己的想法,你把他逼急了,他也一样会翻脸,凡事留三分。”

    当然封建国可没有看上彭亮,一看就是成不了大事的人,目光短浅,也没有魄力,现在坐的职位,已经是他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几回,在家里见到了,他总是有意无意的跟自己提起升职的事。

    这让封建国不是很高兴,总感觉彭亮味口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但是封瑾在他们面前的表现还不错,也没有做风问题,如果只是想做官,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封英已经很烦了,“爸,我在前面下车,还要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江惠头疼的要命,三个孩子的事,她最操心,还有工作上的事,所以她真的没有精力去管家里那些琐碎的小事,让封翠云替她操心,有什么不对呢?

    医院内,穆白又换了身衣服,脸色也不太好,板着个脸,给乔安平做检查。

    封瑾出去了,病房里只有乔月跟乔阳两个人。

    例行询问了病人的情况,穆白瞟了眼空空荡荡的厨房,然后转向乔月,“你不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月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穆白推了推眼镜,“就算你们有钱,也不要随便在外面买吃的,那些所谓的鸡汤骨头汤,都是调料堆出来的,为了病人的健康,你们最好还是自己做饭,既干净又有营养,占着资源不用,也是一种犯罪!”

    毒舌,一个有洁癖的毒舌。

    乔月眯着眼睛看他,虽说他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他的话怎么听都感觉不对,难道他们不做饭,还成了犯罪?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厌世啊?

    乔阳最实诚,“您放心,我们以后一定自己做饭,主要是昨晚跟今早太匆忙,没顾得上。”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他们也就是昨晚才住进来,还能有时间想到买菜做饭?

    穆白对乔阳的态度,还是比较满意的,“你妹妹如果不会做饭,你也可以,简单熬点汤,再弄点面条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走廊里的就一幕,让他先入为主,而且这女人跟封少站的那么近,不是女朋友,就是老婆。

    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跟权少待在一起的女人,除了花钱打扮,还会干什么?

    乔月不想得罪医生,也不跟他争辩,“哥,待会你看着爸,我去买点菜跟锅碗瓢盆。”

    “锅碗瓢盆?”穆白似乎不理解她的话,不是只买菜就可以了吗?

    乔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,“没有额锅碗瓢盆,请问我用什么做饭?真是好笑!”

    厨房里连根筷子都没有,不过好在有煤炉子,也有煤,要不然她就得烧柴,总不能在这里架口锅吧?

    现在城里烧火,用煤的居多,也有用木炭的,但是煤气还很少,那得多贵,一般人哪用得起。

    估计这个时候的医院,也没有烟雾报警,否则煤炉子一烧,可就烟雾缭绕了。

    穆白被怼了,他不记得这是不是自己第一次被怼,心里当然超不爽。

    乔阳来的时候也带了钱,他先把钱给了妹妹,让他去置办东西,反正这些东西,出院之后还可以带回家用,不会浪费,再说到外面买饭,也挺贵的。

    乔月拿着钱,问了护士最近的农贸市场在哪。

    买东西还得去农贸市场,又便宜又经用,还可以还价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出去,在外面也没见到封瑾。

    好在地方不远,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。

    她掰着手指算了算,至少得买四个碗,四双碗子,再弄一个小盆,两个碟子,应该就够了。

    炖汤跟炒菜,可以用一个锅,但是做饭得另买一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