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棘手(三更)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是掐着点,拉开门,再拽开乔月,这个点掐的太好了,没办法,乔月的话不说完,他怎么敢将人拉开。

    “把她弄出去,没我的允许,不准她再踏进这里!”封瑾在给医院保安处打电话,而且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,得先把人弄走再说。

    穆白连忙摆手,“不急,先让她把这里弄干净,一定要用消毒水,多刷几遍,我可受不了这个味道!”

    方蓉羞愤的咬着唇,双手垂在身体两侧,紧紧的攥成拳头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走廊里的吵闹,引来病人,病人家属,还有好多医生护士的围观。

    乔阳听见外面的声音,打开门,看见妹妹站在一片狼藉之中,有些吓到了,“怎么弄成这样?你被烫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乔月松开封瑾的手,微笑着朝哥走去,跑过方蓉身边时,对她耳语,“自食其果的感觉怎么样?其实我更欣赏单刀直入的人,可惜你不是,你就是一只生活在阴暗下水道里的臭虫,踩死你都嫌脏了自己的鞋!”

    “哥,咱们进去吧!你们吃早饭了吗?我想喝鸡汤……”

    乔月拉着乔阳,推着他进屋,将外面的喧闹全都屏蔽了。

    在乔月说过那番话之后,方蓉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“对不起,是我失控了,我会马上收拾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她知道早上,封家的人都会来,她还有机会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惜,她这个想法,很快就被封瑾破灭了。

    两名黑脸保安,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她干活,还不停的催促。

    方蓉屈辱的咬着唇,蹲在地上清理地板。

    护士站的小护士,全都露出鄙夷的神情。

    有人看懂,就对旁边不懂的人解释,于是乎大家都懂了,再然后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做戏不成,反被祸害,能怪得了谁。

    没等到封家的人来,两只保安,就将她拖走了。

    方蓉以为,这两个人只会将她拖到医院门外,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事,让她真正的惊恐了。

    医院门外,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,在看到她出来之后,车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,二话不说,抓着她的胳膊,粗鲁的将她带到车上。

    车子发动,坐在后面的男人,始终抓着她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方蓉害怕了,“你们是什么人?要带我去哪?我是封家的人,你们要是敢对我动手,封家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抓着她的男人嗤笑,“你是封家的人?恐怕不是吧!照你的算法,封家少说也有好几百号人了,而且我们抓的就是你,既然你那么想去精神病院,当然得满足你这个愿望!”

    “精神病院?你们……你们封瑾派来的人?我……我不要去,你们放我下!”方蓉见过真正的精神病人,也见过精神病院是什么样,正是因为一清二楚,她装起精神病来,绝对够像。

    前面开车的人烦了,“让她闭嘴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一个横劈下去,方蓉软软的身子倒在车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吩咐的事,得赶紧处理,敢对嫂子家人下手,真他妈的欠虐!”开车的年轻男人忍不住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一次的案子很棘手,野狼,你的鼻子还管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管用,我的鼻子可比警犬还管用,猴子,把工具准备好,咱争取这两天把案子破了,找老大邀功去,嫂子来了,也不说让我们见见,好歹也该请我们吃顿饭,增进一下感情,你说呢?”野狼的外号,跟他的人很相配,粗狂的外型,穿着紧身的t恤,胳膊上的肌肉像是要爆开。

    猴子双手枕在脑后,背向后面,“有胆子你去提,我听政委说,今年一季的新兵筛选,嫂子也要参加,不过是跟那帮子大院子弟一块,可能只是来锻炼一下,就是不知道老大是几个意思,你说我到时候要不要放水?”

    “你敢放水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想到老大做教官时的严苛,猴子直打冷颤,他们就是被老大一路虐过来的,虽说现在已经被虐习惯了,但是遥想当年,还是历历在目,不堪回首啊!

    野狗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我跟你说,这个暑假,够你受的,你管的狠了,把嫂子虐哭,老大不高兴,管松了,老大仍然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猴子绝望了,用手捂着脸,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啊!

    要说周一明,嘴巴也真是大,要是让封瑾知道,准得用冷眼冻死他。

    医院内,封家的人浩浩荡荡全来了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一看见乔安平躺在那,心时就开始发酸,“安平啊,你好好养伤,其他的什么都不要问,等你伤好了,我跟建国还商量着,到你家住几天呢!”

    乔安平惊讶道:“封叔,您要去我家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欢迎啊?”封老爷子故意板起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当然不是,我是怕家里太简陋,怠慢您老人家。”乔安平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他怎么会不欢迎封老爷子呢,他这是受宠若惊,一时失言。

    “瞎说,都是一家人,什么叫怠慢,这几天封瑾没出任务,就让他在这儿陪着,光靠乔阳一个人,也不行,封瑾要是走了,我让邵远过来,都是自家孩子,该怎么支使,就怎么支使,他们要是敢不听话,我绝饶不了!”老爷子今儿脸色不错,但是早上得知乔安平受伤住院,还是把老人家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那么强壮的一个人,又是家里的顶梁柱,可容不得一点闪失。

    封邵远立刻表态,“乔叔,我的公司也在市里,开车很方便,您有什么需要,只管招呼一声。”

    封建国也道:“住院费用的事情,你不用操心,有我们在,你只要把伤养好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安平哪里受的了这么多的客气照顾,急的不行。

    乔阳站在一边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乔月只好把话接过来,“封爷爷,大伯,大伯母,大哥,二姐,小妹,谢谢你们过来看我爸,他现在情况稳定,等到医生说可以出院,我们再出院,我爸这个人性子闷,但是他心里都清楚,我们家虽然不富裕,但是看病的钱,就算出不起,也要凑出来,这是原则问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