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2章 整治(四更)
    如果此刻他身后有尾巴,一定翘的老高,甩的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乔月看到他的反应,后悔的直想咬舌头,她以为只是一个玩笑,一个称呼,可怎么到了他那边,好像完全不对了。

    封少才不管她会不会后悔,长腿往前一迈,宽大的手掌,重重的拍在柜台上,幽暗的冷目,足以冻死人,“我老婆的话,你听不懂吗?耳朵聋了还是哑巴了?”

    女营业员哪里见过这样的眼神,被吓的双腿发抖,“您……您稍等,我这就给您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的气势好可怕,像是要杀人,跟劫匪似的。

    颤抖着手,好不容易将柜台里的化妆品,全都拿到柜台上。

    乔月却指着她身后柜子,“还有那些,也要拿来,我全部都要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身后的柜子,都是香粉香水,还有珍贵的珍珠粉,摆了整整四层。

    封少再次堵了她的后路,“如果你不想拿,可以打电话给你们经理,辞职不干,再换一个营业员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当然不是,”女营业员听到这话,吓的直摇手,她以为眼前的男子认识商场的经理,万一真的惹怒有关系有权的男人,是真的有可能让她丢掉工作。

    长长的柜台,摆满了化妆品,后来堆不下,都堆到旁边的柜台了。

    这一奇景,也引来不少围观者,纷纷感叹这是谁,这么大的手笔,哪是购物,分明是搬空嘛!

    乔月不紧不慢的将所有盒子都拿起来看了一下,她没有打开盒子,都封着呢,咱不能太没品。

    不过她所有的瓶瓶罐罐,都打乱顺序,想要放回原处,就得一个一个对照。

    没有扫码的时候,全靠营业员手写。

    等到看的差不多了,她也不想再浪费时间,拍拍手站直了身体,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有点晕的营业员,“对不起哦!我突然又不想买了,麻烦你再放回去吧!”

    那女人气的要吐血,那口血就堵在喉咙呢,“你,你什么意思?叫我全部拿下来,又不买了,耍我玩呢?”

    她再也受不了,而且好多人看着,美色也阻止不了她内心腾腾升起的怒火。

    乔月俩手一摊,表示无奈,“怎么会耍你呢,我叫你拿下来,又没说全买了,是你自己愿意拿的,而且我老公很穷的,他身上没有钱。”

    封瑾别的不管,就等着她再叫一声老公,封少的心里,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,好想抱着她,再亲一亲,嗯……要好好的亲个够本,反正她已经叫老公了,不是吗?

    至于他们在吵什么,真的一点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,该应援的还得应援,否则以后的福利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确实没钱!”他喜欢乔月坏坏的,整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乔月冲他眨眨眼睛,伸手主动挽上他的胳膊,对着已经气疯的营业员挥挥手,“你慢慢收拾吧!嗯,今晚可能要加班!”

    “你们站住,我要叫保安,你们是来这儿捣乱的,你们等着进局子吧!保安,保安!”

    她不仅叫来了保安,还有商场的经理。

    三个保安,围住了封瑾跟乔月。

    经理在看到柜台上满了东西后,也很生气,“这是怎么回事?弄的这么乱,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经理,这两个人故意捣乱,让我把所有的东西,都拿出来,又说不买了,还说根本没带钱,这不是耍着玩,浪费我们时间,故意找茬吗?”营业员底气很足,她占着理呢!再看那个男人的背影,心中鄙夷,原来就是个花架子,里面全是草包,他戴的那些,肯定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经理逼近封瑾,可惜身高气势都不够,怎么看他都不像是质问的那个。

    封瑾一手插在裤兜里,神态傲然,“是又怎样,不是又怎样,开门做生意,连顾客的要求都做不到,也能叫商场?”

    同样是商场,莫天霖开办的商场,营业员可不是这样的,顾客第一,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,很快就会被私营企业吞并。

    经理若有所思的盯着封瑾的脸,他并不认识封瑾,而封瑾本身也不是什么高调的人,如果今天换成顾烨在这儿,经理保准一眼就认出来了,谁让他是报纸杂志的常客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东西要买,别在这儿耗时间了,”乔月看到一个柜台在卖女性用品,她太激动了有没有。

    奶奶弄的月事带,她真的一点点都不想用,一整天裹着那玩意,又是夏天,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还有内裤这些私密的东西,奶奶给她做的,全是肥肥大大的,平角花裤衩,蹲下来就会漏光。

    上一次,没好意思买,封瑾一直守着她,可是这一次,她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到那边去看看,你跟他好好沟通,”乔姑娘果断选择先抛弃他,带着他逛内衣店,有够诡异的。

    还不等封瑾拒绝,乔月已经松开他走了。

    经理怕自己得罪错了人,还是要确认了才好,“请问您贵姓,我好像在哪见过您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多虚啊!

    封瑾的眼睛一直没离开乔月,见她站住的柜台,瞬间明了,嘴角慢慢划过一抹笑容,但是身边的嘈杂声,让他太反感了。

    “我姓封!”只需要一个姓就够了,其他不用再啰嗦。

    封瑾还得追老婆去,要去给老婆付钱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跟他在一起,怎么会让女人付钱。

    经理站在那儿,思索了好一会,猛地想起什么,一拍大腿,“我想起来了,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经理,你怎么放他走了,惹了这么大的麻烦,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那营业员不满的跺脚,她长的还算好看,每回在经理面前撒娇,都很管用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经理哪有心思理会她,“很多顾客投诉你的态度不好,现在又惹了大麻烦,还敢在这里抱怨,这个季度的销量,要是再垫底,你可以滚去看仓库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!我…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她还是不明白,到底那个男人跟经理说了什么?

    乔月站在内衣柜台前,扫了一遍,指着白色的内衣,“把那两套拿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把所有的粉色,按她的尺码都包起来,”封瑾追过来,就是为了说这句话,嗯,真的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乔月古怪的瞪他,“是我买内衣,不用你发表意见,我只要白色的,你要粉色,你自己买了自己穿!”

    封瑾眸光幽幽的低头看着她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,“我穿的是黑色,尺码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得说,了解他的一切,包括内在,也是夫妻相处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!”乔月的脸蛋又被煮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商量好了吗?我们这儿男式女式都有,还有情侣款。”这名营业员,将刚才的事也全部看在眼里,但是她不卑不亢,笑容大方,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情侣款?”封少好奇了,其实他的里衣跟外衣,要么是国内定制,要么是国外定制,他喜欢更讲究细节品质的意大利手工。

    “就是花式草或者款式是一样的,连颜色也有相同的,看您的喜好!”营业员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,看包装就是一般价钱,她也不问客人是否有钱。

    乔月咬着唇,在背后狠掐男人后背的肌肉,可是男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些全都包起来,还有那些,白的,粉的,有多少拿多少,”封瑾当然没带钱,可他带了支票本。

    “好的,您稍等!”这名营业员高兴坏了,今天这笔生意做成,她这个月的业绩一定能冲到第一,是有奖励的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女人,脸色要有多黑就有多黑,气的差点晕厥。

    乔月已经懒得理他了,男人固执起来,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最重要的东西还给漏了,反正也丢脸了,索性丢到底,别扭的扯着他的袖扣,“再多买点那个!”

    她指着柜台后面的卫生巾,营业员马上明白了,“我给您多装一些,今天有活动,买十送一,反正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什么?”封少真要化身好奇宝宝了,逮到什么都要问。

    其实封少的心情也很好理解,乔月的一切他都要知道,年龄隔的远,更要时时刻刻的了解,不然真的有代沟怎么办?

    乔月低着头,“出去再跟你说!”

    营业员好心的给他解释,“先生,这是女性卫生用品,现在不提倡老方法,女性卫生关系到下一代,一定要保护好!”

    封少总是能关注到他认为最关键的地方,比如营业员的这一番话,他只注意到了下一代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那是得保护好了,虽然他还是不太明白,那东西究竟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附在乔月耳边,他轻声道:“回头我让人定制,需要定时送吗?”

    乔月已经无力吐槽了,“对不起,真的不需要,咱能不能出去再说?”

    经理一直默默跟在他们后面,看到封瑾签支票,终于肯定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要离开时,赶忙冲上去,“封少,刚才实在是抱歉,是我的失职,那个营业员,我一定好好惩罚她,封少,您的东西,我会马上派人给您送过去,您只需要说一个地址就地,不用您亲自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一更长了哦,求票票啦!明天继续,偶要睡觉啦,晚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