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4章 出了手术室(一更)
    “靠着我!”封瑾的坐姿挺直,将自己的肩膀贡献出来。

    乔月看了眼对面的封建国,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手术室外的走廊,十分安静,所以他们的对话,封建国听的清清楚楚,“乔月肯定也吓坏了,封瑾去的还真及时,要不然家里出了事,我们还真的不知道,乡村普及电话线路的事,真要抓紧了,消息闭塞,万一出点壮况,真的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”

    封瑾目光下沉,“先把桃园村的电跟电话线拉上,祁彦那儿有人手,我打个电话给他,半个月让他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自己建?”封建国其实也并不清楚封瑾在外面有多少产业,所以也不清楚他的财政状况。

    拉这么长的电线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拉线就能搞定,还需要很多工人,镇上的变电站也得配合才行。

    “嗯,祁彦打算开发度假村,这个事从长远角度来看,有利无弊,现在就当我们投资了。”封瑾这样说,有那么几分意思,是为了让乔月心安,他不需要乔月怀着愧疚的心,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封建国是知道他那两位好友,既然可以做为正常投资,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商人做事,比上下批文件要快的多。

    估计封瑾这一次也是惊到了,看不着,摸不着的感觉,让他很抓狂。

    走廊内,很快又安静下来,说完了正事,大家心情又沉重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乔月觉得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似的,手术室的灯灭了,打了麻药的乔安平被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第一时间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爸怎么样?”乔月询问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“碎裂的骨头已经接好,上了钢钉,需要恢复三个月以上,这三个月一定要好好护理,避免再次受损。”这位医生戴着眼镜,目光沉静无波,他没有摘下口罩,但是胸前的号牌上写着他的名字:穆白。

    封瑾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足有三秒,“三个月之后,拆了钢钉,能恢复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穆白没有受他气场所影响,淡定的扫他一眼,“能正常走路,也能下地干活,但是不可能恢复到没受伤以前,骨头断裂的后果,你比我更清楚,慢慢养着吧!”

    很嚣张的眼神,很嚣张的话,能被院长派来医治乔安平,这位也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乔安平已经被推到病房,乔月跟封建国也跟了进去,所以现在走廊里,只剩穆白跟封瑾两人。

    封瑾今日穿着便装,白色衬衣,黑衣长裤,挺拔的身形,俊朗的面容,往那一站,不知引来多少小护士的偷窥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前,穆白也是军医大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做为比较早留学一批的高材生,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医院,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是他的休息日,半个月才有这么一天,结果刚洗完澡,正准备泡杯咖啡,休闲惬意的看会书,就被院长一个电话,火急火燎的催来了。

    到了手术室一看,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手术,别的医生又不是不可以做,还不是的关系户。

    穆白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,所以,穆医生心里不爽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封瑾当然看得出穆白不爽,同样,他也很不爽,“如果里面的病人,在你们这里出了什么差错,你可以滚回家了!”

    穆白没有想像中震惊害怕,反而隔着口罩笑了。

    丢下一句,“随便!”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穆白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,迈着优雅的步子,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穆医生,这是我给你买的煎饼,还是热的,就知道你这个时间下手术,特意给你买的,快趁热吃吧!”小护士脸蛋红扑扑的,手里的煎饼,被包的很仔细,一双清亮的眼睛瞅着穆白,一看就是穆白的爱慕者。

    穆白看了看煎饼,又看了看她的手,口罩始终没有摘下,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吃煎饼,”他何止不吃煎饼,可以说,他从来不吃路边摊的东西,只要有空,他会自己做饭,实在没空,附近有家酒店的菜,还比较符合他的胃口,也能让他接受,因为他时不时就会去洒店的后厨转转。

    小护士的笑脸跨了,看着穆董生傲娇离开的背影,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全院上下,谁不知道穆白是个洁癖患者,所以她拿来的煎饼,都是最干净的,绝对不是在路边摊买的。

    穆白回了办公室,关上门就开始脱衣服洗澡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换了一套衣服,头发还湿着,才穿着白大褂离开办公室,这回没戴口罩了。

    白皙儒雅,很有书卷气的一张脸,却不会给人书呆子,或是别扭的感觉。

    扶了扶眼镜,他推开病房的门,过来查看一下病人的情况,如果稳定,他就可以回家了。

    乔月一直守在病床前,她知道乔安平很快就会醒,麻药的劲过去之后,他肯定会很疼。

    封建国现在还是不能走,他也得等到乔安平醒来,再回家通知老爷子,明天他们一家都会再过来。

    封瑾推门进来的时候,看到乔月担忧的眼神,很是心疼,便开始赶人了,“大伯,你还是先回去,等乔叔醒了,我会告诉他,你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封建国用不满的眼神望着他,再看看乔月,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,心里可埋怨了,就这么点时间都等不了,“那我明天一早就来,你们晚上要在这里陪夜吧?我去跟院长说一下,再弄一张床过来。”

    乔安平住的是老干部豪华病房,跟普通的小套房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病房宽敞,有单独的卫生间浴室,厨房,还有配备的沙发桌椅,晚上关上门,就是自己的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封建国带着不满的情绪,离开了房间,封瑾送他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房门再次被关上,封瑾拉了椅子,坐到乔月身边,伸出手臂,揽住她的肩膀,终于可以让她靠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乔月别扭的动了下,爸爸还在旁边呢,虽然没醒,但是他随时都会醒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