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2章 有我在(三更)
    周一明被撞的头昏眼花,还没回过神,只听见车门被拉开,又砰的一声被关上,声音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封瑾下车的时候,气势像极了出笼的猛兽,那个蓄势待发,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个不听话的丫头。

    乔月根本没想那么多,她也没想到,对方的车速会这么的快,可是情势所迫,她只有冲出去。

    车子朝她开过来,她没有害怕,因为透过挡风玻璃,她看到了封瑾,原本焦躁不安的心,似乎就这么安静的不再彷徨。

    封瑾原本憋了一肚的火,只要一点火星,绝对能爆炸,可是就在还有几步能走到她跟前时,原本呆呆站着的女人,突然张开双臂,朝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头扎进他怀里,惯性冲击力,让封瑾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娇软的身子,填进怀里的一刻,封少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除了叹气,便只能伸出手,揽住她。

    男人的温度,让乔月慢慢冷静下来,想到身后还有一帮子人,还有爸爸,她又赶忙从他怀里退开,急着说道:“我爸小腿摔断了!”

    虽然她的眼里没有眼泪,但是封瑾还是能听出她带了哭腔,再坚强的丫头,也有脆弱的时候,而她的脆弱,恰恰只有封瑾能给她安抚,给她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没事,有我!”封瑾话不多,却已经够够的了,再没有比这几个字,更好听的情话。

    顾烨站在远处,旁边是村里长了几十年的老树,枝繁叶茂,夏天站在树下,十分凉爽,冬天树叶掉光了,落上雪花,也是村里一景。

    原本这样的一个俊秀漂亮的男子,站在绿叶成荫的树下,该是多么美好的画面,可是顾烨眼里的伤感,硬是将画面,变成了唯美的落寞。

    两个相拥的人,那样炙热的感情,他也想感受,也想拥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真的醒悟,从前的风流,屁都不是,这辈子,他真的动过情吗?

    封瑾拉着乔月,先去看了乔安平的伤势。

    乔安平见了他,也松了一口气,要是能好好的,他当然不想残废,“封瑾,这回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叔,您在说哪里的话,你是乔月的父亲,将来也是我的父亲,治病的事,您不用担心,我们直接去衡江市,”他又看向抬木板的人,“麻烦你们把乔叔抬到我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!”杨茂才抢先答话,心里惊的一跳一跳,封少的气场,他需要稳稳心神才能承受。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没意见,周一明捂着脑门,也下来了,“抬到这边,小心点,别碰着腿,乔大叔,您别担心,有我们在,您的腿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知道吗?”这话是封瑾问的。

    乔月摇头,“还不知道,她刚才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封瑾紧紧拉着她的手,“我们先回去一趟,跟奶奶打声招呼,放心,有我在,能让奶奶放心。”

    乔月明白他的意思,就算赵梅说的再好,奶奶肯定也会很担心。

    两人牵着手,往家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顾烨所在的地方时,那里已经没有了顾烨的身影。

    封瑾只是淡淡扫了一眼,顾烨这样的人,只有让他心甘情愿的离开,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乔奶奶那边,赵梅刚把事情说给她老人家听,乔奶奶整个人都呆住了,双手僵硬的举着。

    赵梅吓坏了,一个劲的说不会有事,一定可以治好,但是乔奶奶已经往坏的方向想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!”乔月看着奶奶,花白的头发,骨瘦如柴的身板,感觉奶奶一瞬间好像老了好多岁。

    乔奶奶抬起浑浊的眼,颤着声音,喊了声,“丫头!”

    乔月鼻子直发酸,她不是容易被感动的人,可是才短短的十几天,有些东西,像是刻在她身体里的每个细胞。

    封瑾也走过去,拉着老人的手,跟她保证,“奶奶,您安心在家等着,乔叔那边不会有事,我会一直陪着乔月!”

    老人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,“有你在,奶奶肯定放心,钱的事你们都不用担心,奶奶一直存着呢!连乔月都不知道,就是为了以防万一,我这就去给你们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的就是她的,她的也是我的,所以乔叔也是我爸!”封瑾又说了一遍,只是为了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在家别挂心,要是晚上一个人害怕,就让赵梅过来陪你,那边安顿好了,我会让人通知你。”乔月也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家。

    赵梅抱着孩子,朝她点头,“你不用操心家里,我晚上带着毛毛过来陪着乔奶奶。”

    两人告别了乔奶奶,脚步加快的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汽车离开,吴宝山等人,才唏嘘不已的议论上了。

    “乔家的这位女婿,可真不是一般人哪!”

    “你们瞧见他开的车子了吗?在部队也不是一般人,乔月的命真好啊!”

    乔栓阴沉着脸,催着他爸离开,“人都走了,也用不着我们了,还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乔安贵默默的收回视线,随着儿子回家去了,走了几步,还不忘回头再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杨茂才也挥手,让众人都回家去了,这一趟跑的,真是够累的了。

    车上,乔月护着爸爸的腿,不让汽车的颠簸,让他的腿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封瑾车子开的很稳,但是道路太差,还是免不了颠簸。

    后来,周一明也坐到了后面,用简单的工具,给乔安平的腿固定住。

    乔安平太累了,干了一天的活,摔下去的时候,又疼的半死,整个人都要虚脱了,车子一颠一颠的,他禁不住困意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一明看着乔月担心的模样,怪不忍心的,“没事儿,我们去的部队医院,里面的专家,在全国都是数得上的,他们那边已经做好准备了,我们一到那儿,就能安排手术。”

    封瑾一上车,便摸出了像大哥大的东西,给医院那边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正巧封建国也在医院探望病人,得知乔安平受了重伤,立刻就去安排了,调来正在家休息的骨科主任,让他们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封瑾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,看着乔月的眉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