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章 杀鸡待客七更
    顾烨有点摸不透她的心思,“你难道就不担心要对你下手的人?这一次没得手,很可能还有下一次,这个事得重视啊!”顾烨当然不希望她这个时候出事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反正现在就是不想。

    乔月嗤笑,“那你还是赶紧离开吧,别叫我牵连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!小爷就是麻烦的代名词,从小到大,有哪天是不是活在麻烦里,我要是怕的话,早他妈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你也别得意,待会回到家,要是有人问起,就说你是我远房表弟,是我们家亲戚,听见没有?”她可不想引来闲言碎语,而且还得想办法把他弄走。

    顾烨乐了,“这个可以,不过为什么不是表哥?”

    乔月用鄙视的目光扫他一眼,“谁让你长的太嫩,你最好听话,否则我就不管你了,乖,叫一声表姐来听听!”

    以为顾烨不敢叫,不好意思叫吗?

    错了,这世上就没有顾小爷不敢的事。

    “表姐!”顾烨叫的那叫一个甜,却搞的乔月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真是受不了这家伙的发骚。

    回到家,乔奶奶不在,许是去了菜园地,家里大门关着。

    路上也遇到几个村民,看到顾烨,那个惊奇的哟。

    哦,对了,顾小爷到现在还穿着那件高档却破旧的衣服,但是骨子里的气质却掩盖不了。

    顾烨站在门口,看着乔家的院子,乔家的屋子,属于乔家的一切。

    乔月也不管他,径直走到晒衣绳底下,把刚洗好的衣服,晾晒上去。

    顾烨跑进里屋,前前后后看了个遍,最后站在党屋门口,一副心事重重的古怪表情,“我出钱,给你们家盖几间大房子,这,这些家具也全都换掉,还有这个……这个是什么?好难闻,也得弄走,臭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小爷有点洁癖,时重时轻,虽然乔家院子已经收拾的很干净了,但是顾小爷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忍受。

    屋里倒是挺干净,乔月的屋子让他觉得很舒服,顾小爷已经在盘算着,晚上住哪。

    乔月没搭理他,她发现这货就是属于人来疯,你越是搭理他,越是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农家小院不都是这样吗?没有这些鸡鸭,农家人拿什么招待客人?

    顾烨也不指望她搭理自己,径直去了厨房,看见锅里还剩的早饭,二话不说,拿了碗便盛,也不嫌弃什么干不干净。

    乔月晒好了衣服,乔奶奶拎着菜篮子,从外面走进来,篮子里装着满满的蔬菜。

    园子的菜,说成熟,一股恼的全都能吃了。

    季节性的蔬菜,要么吃到你撑,要么吃不着。

    比如这辣椒,挂满了秧,乔奶奶现在每天都能摘满满一篮子。

    门前的空地,乔奶奶还打算再种些晚椒,到了快入冬的时候,刚好可以拿来做辣椒酱。

    乡下人,只要肯干,足够勤快,就饿不着,家里什么都能有,土地是无限的宝藏。

    “丫头,早上你哥去干活之前,去收虾网了,还弄到好多泥鳅小鱼,中午咱们炖点杂鱼汤,朱家那边,今儿是不是该去看看,你哥说,昨儿送的虾,卖的不错,他们家打算多做点,开始卖了。”乔奶奶放下菜篮子,说着说着,一抬头,看见顾烨捧着碗,站那儿一脸傻样的巴着饭,吓了她一跳,“哟,这孩子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乔月汗颜,“奶奶,他没地可去,还受伤了,非得跟着我回来,昨儿的事也多亏他,我欠他两顿饭,便把他带回来,管他两天,等过两天就把他赶走,村里的人要是问起来,就说是我们家亲戚,是我表弟,您说别漏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!我不会白吃饭,我也能帮你们干活,”顾烨觉得有意思极了,这里的饭也好好吃,不过这是什么东西啊?

    顾小爷从没喝过玉米粥,他只喝过玉米浓汤,不过跟这个完全不一样,但是味道怎么说呢,各有各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都喊的这么亲切了,乔奶奶还能说什么,“那中午抓只小鸡杀了,给他补补身子,瞧这小脸瘦的,他那手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烨抢着回答,“这是昨天为了救她,被坏人划伤的,那刀老长了,划的可深了,我昨晚发了一夜的烧呢!”

    乔月瞪他一眼,忍着要掐死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果然,顾烨的话戳中乔奶奶的软肋,“怎么伤的那么重,那得好好养着,万一发炎长脓,可不得了,孩子,你坐那歇着,等着吃饭就行,晚上跟乔阳挤一挤,我这就去抓鸡!”

    等到乔奶奶出去,乔月走到顾烨跟前,狠狠踩了他一脚,“我警告你,别太过份,要是我通知抓你的人,看你还怎么嚣张。”

    当她不知道呢,这货绝对不敢见到田鸿等人。

    顾烨撩了下头发,笑的很骚包,“不敢,至少让我在这儿过一夜吧?明天就走!”

    他心里也有数,封瑾的人要是发现他根本没上车,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儿,说不定是下午,也有可能是明天,他现在多待一会是一会。

    乔奶奶很快抓来一只小母鸡,自家养的土鸡,本来就是长不大养不肥的品种,但是肉质弹牙紧致,骨头嚼着都是香的。

    “过来帮我抓着鸡!”乔奶奶一面回到厨房,拿了个碗,里面装了些凉水,跟一把菜刀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顾烨自告奋勇,其实他也不晓得干什么,至于手上的伤,可是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乔奶奶把鸡交给他,看了他的手,“那你当心点,别碰着手,一定抓住了,手抓儿这儿,还有鸡爪子也得抓住,千万别松手啊!”

    刚一摸到鸡身上,顾烨脸就黑了,感觉好脏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心里适应呢,乔奶奶就开始拔鸡脖子上的毛,手起刀落,哗啦啦的血,滴到碗里。

    小母鸡在挣扎,顾烨心底的阴影面积,已经没法用尺子丈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给我拿着,你去洗手吧!”乔奶奶见他脸色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能松手了,顾烨飞快的脱手,然后看着自己的手,怎么看怎么嫌弃。

    乔月忍着笑,给他倒了热水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