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水闸洗衣五更
    方桌的正中间,放着一盏玻璃煤油灯,乔奶奶每次都会将被烟熏黑的灯罩,擦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乔月拧了下阀门,调亮了灯光,“奶奶,您别担心,我真的没事,先前强买强卖的两个人,被抓住了,那两个不是什么好人,在别的地方也犯了事,潜逃到这里,我只是配合他们调查,去做了个笔录,其他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跟你一起的小伙子呢?”乔奶奶最担心这个,那个小年青,看着挺乖,当时自己也被他唬住,可是回来一想,总觉得哪里不对味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乔奶奶还是最中意封瑾,那孩子踏实,看着就叫人放心。

    “他?”乔月眨眨眼,这才开始回想,她好像把顾烨丢在医院了,糟糕!完全忘的一干二净,“他……他已经走了,你看他的衣着也知道,他肯定吃不了苦,回家也很正常,对吧?”

    乔姑娘这话说的有点心虚,眼珠子转个不停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躺在病床上的顾小爷,退了烧,人也清醒了不少,左右看了看,连个鬼影都没有,顾小爷内心是悲凉的。

    好啊!你个没良心的女人,又把小爷扔下了。

    顾小爷用没有打吊水的手,捂着眼睛,不让内心酸涩孤凉的感觉,蔓延到眼睛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顾小爷飞快放上手,眼巴巴的盯着门,“进来!”一开口,才发觉嗓子哑的厉害,但是急迫的感觉,还是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门开了,进来的却不是他想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穿着白衣的小护士,害羞的捧着一只饭盒,“我猜你也醒了,肯定饿坏了,这是我自己煮的东西,你要不要吃一点,也好早点恢复体力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顾烨看都懒得看一眼,如果此时住的是衡江市的医院,对他献殷勤的女人,能从这儿排到医院门口,对这种事,他早就免疫了。

    “哦,”小护士委屈的便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把吃的东西放下,你再出去!”顾烨的声音,冷的能滴下冰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的,”小护士不明所以,还很高兴的跑过去,把饭盒放在他床头。

    顾烨始终背对着她,直到门被关上,才转过身,从床上坐起来,拿过饭盒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是饺子,还热着呢!

    “妈的,小爷要是不吃饱,怎么能报仇!”

    顾小爷一边骂,一边往嘴里塞饺子。

    咬第一口,顾小爷眉头便堆的像雪山,太他妈的难吃了,这小妞怎么都不记得放盐,蠢!

    嫌弃归嫌弃,但顾烨还是吃的干干净净,他需要恢复体力,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模样,连他自己看了都讨厌,而且他也不能在这里久待,明天一早就得走。

    乔月这一晚做了好多梦,光怪陆离,有的身影看不清,有的面容飘啊飘,突然飘到眼前。

    有封瑾的脸,总是吓她于无形。

    但是天快亮的时候,她看到一个萧索的背影,一步一步的朝前走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,她觉得很面熟,可就是想不起来,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凌晨,公鸡打鸣,惊醒了她,乔月猛地睁开眼睛,盯着房梁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居然是……

    “丫头,你起了吗?”乔奶奶在院子里叫她。

    “起了!”乔月掀开被子,换了衣服,看到外面天气好,便把被子抱到院子里晒。

    天气热了,他们也换了薄被。

    也是用棉花做的,不过打薄了,做为春秋盖的被子。

    乔奶奶爱干净,被褥也是勤洗勤晒,家里总是弄的很温馨。

    乔奶奶已经忙了一圈,鸡鸭都喂了,早饭老早就做好了,给他们爷俩吃了,好去干活。

    “奶奶,待会衣服我来洗,”乔月拍了两个被子,又跑回去将其他人被褥也抱出来晾晒。

    “门口的水不行,要洗衣服,到前面的水闸好儿洗衣服,源头的水干净些。”

    “嗳,知道了!”乔月飞快的洗了脸,早饭是玉米糊糊,还有玉米饼子。

    杂粮吃了管饿,比吃稀饭强多了。

    太阳才出来一会,就已经照的人眼睛睁不开,乔月戴上帽子,把脏衣服装到篮子里,拿上棒槌跟板砖一样的肥皂,去了村子的水闸。

    只有中学放假了,林二旺他们还得上学。

    一大早,他跟林钱进,张福几个人,打打闹闹的往学校走。

    男孩子们,走着走着就不干正事。

    看见一只癞蛤蟆,便停下来,站成一个圈,脱了裤子对着癞蛤蟆尿尿,嘻嘻哈哈的,玩的好不开心,连有人走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林二旺,你们在干什么呢?”乔月从后面,只看见他们光着的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她这一声,吓的几个小娃身子一抖,小鸡也转了方向,差点尿到同伴身上。

    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提上裤子,回头一看是乔月,那个脸红的哟,比猴子屁股还要红上几分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姐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”林二旺红着脸,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也低着头,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,而且都捂着裤裆。

    乔月看到他们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,“我要去洗衣服,你们不去上学,在这儿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,我们要走了,姐姐再见!”林二旺慌不择路的跑了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让乔月看见他脱裤子尿尿的样子,丢死人了,他还有脸见人吗?

    其他几个小娃也一哄的跑了,男孩子的屁股,怎么能被女孩子看见,此刻他们几人的心里阴影估计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乔月!”方四牛从后面喊她。

    几天没见,感觉方四牛好像沉稳很多。

    “咋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方四牛紧抿着嘴,走到她面前,“学校的事,你爸告诉你了吧?作业都在我书包里,上午我给你送去,老师划了重点,让咱们重点复习,还有,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,你别去镇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曹圆死了。”乔月垂下眼睛,草帽遮住了她的神情。

    方四牛猛地抬头看她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村里还没人知道,就算他们知道了,也不晓得曹圆是谁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作业我回头自己去拿,不用你送了,我还有衣服要洗,先走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