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章 乔爸的无奈四更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龚所长端着茶杯,晃到办公室,一看人都不在,只有值班的人,“人呢?他们都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说是去案发现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这么晚了,去案发现场干什么!”龚所长气的要打人,这几个孩子真是胡闹,难道还真把乔月当帮手了?

    他们也不想想,封少叮嘱过的那些话,要是让封瑾知道了,后果能想像吗?

    夜里的郊外,是一个杀人抛尸的好地方,没人没光,要是没有月亮,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走在路上,一脚踩着咯吱的东西,也根本不晓得是什么。

    王树拿了个手电筒,关了车灯,这是唯一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把手电筒关上,”乔月站在黑暗中,背对着他们,脚下的小路,再往前走一段,就可以回到曹圆他们的村子。

    小路边,茂密的草丛有点出乎她的意料,灌木丛的高度,超过了她的身高,而且十分茂密,别说人,就是一头牛钻进去,也找不见。

    王树听话的关了灯,四个人站在孤零零的山坡上,只有风声从他们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因为是案发现场,总让人觉得哪里都是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王树抖了抖身体,“这里好黑,什么时候能走啊?”

    田鸿笑他,“你好歹也是个男人,怎么连嫂子都不如,你看看嫂子多淡定。”

    王树苦着脸,“嫂子不是凡人,我咋能跟她比。”

    董嘉年不敢大意,一直紧紧跟着乔月,“看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乔月指着他们来时的方向,从这里,刚好可以看到镇子几户人家的后门。

    董嘉年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越是不可能的事,越有可能,因为连你都觉得不可能,凶手当然也会这么想,从那个方向,刚好可以看到这条小路上经过的人,凶手显然是有预谋,而并非随意选择对象,因为他在发泄,在尸体上泄愤在。”

    办案条件有限,没有监控,也没有足够的线索,现在只能大胆假设,再小心求证。

    乔月看了下山坡下面的地形,“尸体在哪被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那儿?”董嘉年指给她看,“草丛很茂密,但体抛的并不远,下面是附近村民种的大豆。”

    乔月看了一会,回到车上,“走吧,路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,这就走!”王树飞快的爬上车。

    “凶手很可能行动能力有限,所以没办法将尸体抛的更远。”

    再往下面走,一里之外,是一大片芦苇林,附近长满了荆棘,人是不可能从那儿走,除非带警犬,否则尸体腐烂的气味,也不可能飘的那么远。

    田鸿跟董嘉年不吭声了,乔月也不再说什么,话到这里,已经够了,至于后面要怎么查,就得看他们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王树也沉默的开着车,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乔月,大概是觉得太神奇。

    他一个正经的警察,居然不如一个初中女生,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哪?

    直到车子回到桃园村,也没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乔家堂屋还点着灯,乔月没回来,他们哪里睡得着。

    听见汽车声音,一家人全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乔阳眼睛最好,跑在前头,看到妹妹从车上下来,急忙迎了上去,“小妹,你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会被警察带走?”

    黄村长过来跟他们说出事情原委时,他们可是被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怎么他家闺女越来越摸不透,抓不住,这到底该怎么管。

    “哥,我没事,只是过去做个笔录,配合他们调查,这不是都回来了嘛!”乔月安抚哥哥,也知道他们在家里肯定很担心。

    乔安平连连点头,“没事儿就好,四牛傍晚的时候,过来通知你,让你明儿不用去学校了,你们放一个星期的假,老师布置了作业,到时候直接去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啊?考试难道不能推后吗?”乔月也苦了脸,一个星期,她要怎么复习?万一考的不好,岂不是很丢人么?

    田鸿三人在心里憋着笑,因为此时乔月脸上的神情,最符合她的年纪。

    乔安平嘴角也扬了起来,“又胡说,中考是统一的考试,要是推后了,人家还怎么统一招生。”

    乔月吐了下舌头,忽然记想来,推迟考试这个事,好像是封瑾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真是难得,居然也有封少料错的事。

    封瑾要是知道她在心里腹诽自己,估计要冤死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推迟,当然是真的可以推迟,全省都推迟的话,不就没有问题了吗?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事,还没到那个份上,他也没去打招呼,所以说封少这回冤枉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们都是封少的朋友,这次是误会,让嫂子跟我们跑了一趟,您放心,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,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也要赶回所里,现在就走了。”董嘉年出身不错,教养这个东西,是与生俱来的,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乔安平暗暗懊恼,光顾着跟女儿说话,人家大老远的送女儿回来,连声招呼都没打,真不应该,“天色这么晚了,要不你们就在家里住下,家里虽然不宽敞,但是也可以睡得下。”

    田鸿爽朗的说道:“大叔,您不用跟我们客气,今天是我们很抱歉,麻烦嫂子帮了些忙,才弄的她这么晚回来,我们是真的有事,晚上还得加班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您留步,我们走了。”王树也赶忙去发动车子,太热情的挽留,他最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路上慢点,有空再来玩,”乔安平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目送他们的车子出了村,小小的光亮慢慢消失,才走回家。

    乔奶奶走的慢,怕摔倒,等她走到门口时,两个孩子都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进去再说,”乔月跑过去搀扶老人,怕她脚下被什么绊倒,也知道她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人老了,白天还好,可是到了夜里,眼睛就不灵光了,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。

    乔奶奶自己也知道,所以她夜里出门,总是格外小心,她也害怕摔倒,给孩子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一家人回了屋,乔安平把堂屋门插上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