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沉闷的一餐一更
    “你看着办,挑最好的菜烧了,赶紧给我们拿上来,吃完了还有事,再来点黄酒吧?度数低,不上头,晚上也不能多喝,嫂子,你看行吗?”田鸿拿了主意,这种小馆子,也烧不出什么花样,不过最后还是得问问乔月,她才是主角。

    乔月笑容很浅,“我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这小妹妹看着年纪不大,都已经结婚了吗?”阿秀惊讶的站直了,再细瞧小姑娘的眉眼,长的真是好看,关键是那股子镇定,就不是一般小姑娘能有的。

    龚所长正了正脸色,“还不赶紧去做饭,在这里瞎打听什么,不该问的要不问。”

    阿秀讪讪的夹了纸笔,扭着腰转身去了后厨。

    她这儿的菜,都是她自己烧的,请了一个打杂的服务员,平时洗菜端盘子,不过下班早,总不能让人家干两份活,还得加班,所以到了天黑之后,店里就只剩阿秀一个人。哦,还有他儿子,今年九岁,在上小学三年级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龚所长闲着无聊,跟他们说的。

    董嘉年抱着手臂,笑的很有深意,“所长的艳福不浅哪,人家对你可真热情。”

    龚所长的老伴,十年前就走了,孩子也都大了,在外地上学,现在他跟他老母亲住在一起,家里倒也清静。

    王树傻呵呵的笑着道:“我们所长看她可怜,经常过来关照她的生意,我们所里订盒饭,也都从这儿订。”

    龚所长白了他一眼,“就你话多,人家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,我这不是看不过去吗?”

    田鸿笑笑,没搭话,揉了把脸,跟董嘉年聊起案子的事,乔月也不是外人,他们相信封老大的眼光,而且这小姑娘上回还帮他们破案子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线索积累到一起,就像是走进死胡同,总也找不到出路,可明明出口就在围墙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乔月听的很认真,过了两天,他们的线索,竟然还停留在封瑾告诉她的那些。

    尸体在镇外的河里被人发现,身上一丝不挂,手脚被砍,作案手法相同,没有目击证人,现场除了鞋印,再没有其他线索。

    比对鞋印,是一项复杂漫长的工作,但是在此之前,他们需要找到嫌疑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找到两名被害人的共同点吗?”乔月问。

    王树抢着回答,“没有,她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,第一个受害者,是三十多岁的女子,走亲戚回来的晚了,还没进镇子就被杀了,虽然一丝不挂,但没有被侵害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田鸿头都快疼死了,“第二个受害者是学生,跟嫂子是一个学校,放学的路上被人杀了,手法相同,抛尸手法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既然是放学的路上,应该还没有天黑,为什么没有人看见?”乔月又问道。

    董嘉年暗暗佩服她的敏锐,从一句话中,便能抓住重点,“那姑娘叫曹圆,她们家离镇子不远,可以抄近路,而那条近路要经过无人的山坡,现在正值盛夏,荒草茂密,她被人捂着嘴拖进草丛里,没人看见也不奇怪,到了晚上,他们家人见她还没回来,便出来寻找,一直到学校,这才到派出所报警,龚所长很重视,派了人出去寻找,可直到第二天,才接到群众报警。”

    比较隐蔽的角落,几个人越说气氛越是沉重。

    乔月眼前浮现曹圆的模样,她对这个姑娘印象并不好,但是听到她遇害的消息,还是觉得惋惜。

    这时,饭馆的门被推开,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回来了!”跑在前面的小男孩,长的肉乎乎,背着小书包,蹬蹬跑到后面找阿秀。

    男孩的后面跟着一个看上去有些沧桑的男人,背点弯,穿的衣服又破又旧,脚上的鞋子都不晓得补了多少回。

    他进门来,先是看了眼乔月几人,然后默默的走到两位的桌子前坐着。

    修鞋匠木墩,乔月还记得他的名字,因为跟他的人很像,所以记的也更牢。

    阿秀搂着儿子亲了又亲,端着菜从后面走出来,经过木墩身边时,对他说道:“你先等一等,我把这桌的菜做了,再给你做炒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急。”木墩冲她笑了笑,牙齿很白,笑容很放松,看的出他经常来这儿。

    阿秀也没再招呼他,连着端了三盘菜,放到桌子上,又给他们烫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一大盘爆炒鸡肉,一盘自家卤的牛肉,这是现成的,只需要切一切就好,又给他们配了上凉菜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着,后面还有几个菜,都是小炒,是下酒菜,很快就能好。”阿秀爽快的说了句,便又飞快的跑去厨房。

    阿秀的儿子又从厨房跑出来,拖了把椅子,坐到木墩的对面,开始写作业。

    木墩似乎也在看他写作业,偶尔指着一个地方,让他改正,孩子似乎对此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只有乔月一直盯着木墩看,其他人已经动筷子,开始吃菜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怎么不吃啊?”田鸿见她在发呆,提醒她赶紧吃,他们几个都是饿老鬼,下筷子要是慢的话,一会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阿秀又端上来几个炒,一大盆西红柿蛋汤,正好老王也把烧饼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乔月拿了一个饼,舀了碗汤,把饼子泡在汤里,其他人见了,纷纷效仿。

    田鸿啧啧赞叹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吃法,饼子泡在汤里,软软的,又有了汤的味道,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王树比他俩年纪都小,饿了大半天,吃起饭来狼吞虎咽,眨眼间两碗汤一个饼子就已经下了肚,这才把速度放下来,“以前吃烧饼,总是会在噎到,以后每天早上我可以买一碗胡辣汤,这样就不怕噎到了。”

    龚所长笑骂,“你们几个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,都捧着铁饭碗呢!搞的好像多少顿没吃似的。”

    王树夹了块鸡肉,塞进嘴里,一秒就把骨头吐了出来,“所长,这可不一样,您又不经常请我吃饭,这几天为了案子,我连碗热乎的面条都没吃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