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太狠了
    两个人将顾烨围住,王虎的刀也不敢轻易捅出去,抢劫是一回事,捅伤人或者杀人又是另一回事,现在对伤人的罪,判的很重,他们只是图财,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也不想杀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力气,都比顾烨大。

    但是顾烨这货也阴的很,专往他们下面踹,招招都用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王虎跟刘二一时拿他不下,两人便改了战略,一人扑上去抱住他的腿,另一人抱住他的腰,先将他放倒了再说。

    顾烨也防着他们这一手,一脚踢开抱腿的人,挥拳又去打抱腰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们打架的地方狭窄,地上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巴地,免不了踩到坑,失了平衡,整个人也失了重心。

    “快,快把他弄到没人的地方去。”王虎拖着顾烨的腿,要把他往草垛子后面拖。

    顾小爷气炸了,他妈的,这个姿势也太丢人了,“你们两个杂碎,放开老子,否则老子抄了你们全家。”

    这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想他顾烨,何时跟人打架,像这样被拖着走。

    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没想到翻在两个杂碎手里。

    他说的抄全家,是真的要抄了他们全家,等到今儿过去,他发誓绝对要找到这两个杂碎,将他们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王虎二人,全当他是气急了,在放狠话,“你小子过得了今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刘二压到顾烨身上,不小心摸到顾烨的屁股,啧啧赞叹,“要不是看你胸前平,下面带着把,还真看不出你是男的,瞧这屁股翘的!”

    顾烨的眼睛在慢慢变黑,整个人的气息全变了,“操!”

    他也不管抄起什么,反正都往他们二人头上招呼。

    牛屎也好,土疙瘩也罢,疯了一样朝他们扔过去。

    混乱中,他摸到王虎的刀,张手便去抢。

    王虎握着刀柄,死活不给。

    顾烨抓着的地方,当然就是刀尖。

    按着正常人的思绪,他应该松手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一样,早说了,他是个疯子,你以为他会松手,可他偏偏不松。

    白嫩修长的手指,死死的攥住刀尖,鲜红的,顺着指缝,很快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快放手!”王虎见他一副不要命的样子,有点吓到了,“你再不放手,我抽出来,你这手就别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抽啊,有胆子你就抽,今儿你伤了小爷的手,改天小爷叫人剁掉你十个手指头,用一把最钝的刀,慢慢的剁,”顾烨笑的残忍嗜血。

    刘二抬脚踹在他的肚子上,“你他妈的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因为顾烨是背对着乔月的,所以从她的角度,看不到顾烨正在流血的双手。

    刘二踹了那一脚,顾烨身子被踹的偏了点,正好被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即便再不想管,也不能见死不救,虽然这个疯子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乔月从旁边的柴堆里,抽出一根手臂粗的树枝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照着刘二跟王虎的后背,就是几棍子下去。

    王虎被打的,不得不松开刀柄。

    刘二身子倒了下去,反应还算快,在地上翻了个身,一看偷袭他的人,是刚才的小姑娘,带着别有所图的狠意又冒了出来,“小妹妹,自投罗网啊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“怪?我当然不怪你,因为你会死的很难看!”

    乔月的棍子,可不是白挥的,每一下看似随意,却都能打到他们的关键部位。

    腰部,膝盖窝,小腿,脖子。

    刘二跟王虎压根没想到,一个看似柔弱的小丫头,打起人来,竟然这么狠。

    两个人四双手,想去夺她手里的棍子,根本连影子都摸不到,眼前全是影子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顾烨坐在地上,手上还在流着血,可是眼睛亮的堪比北极星。

    他盯着乔月挥舞棍子的背影,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救,本以为心里会很不爽,但是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他心里那个激动,那个荡漾,那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,总之,满满的充斥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乔月哪知道身后那个傻子的想法,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人了,真是痛快。

    “别,别打了,我们错了,快停手!”王虎顶着一张青紫恐怖的脸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谁也禁不住这么疯狂暴打,他整张脸都肿了,嘴角出血,牙齿掉了几棵,身上后背都是伤,腿疼的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刘二被打的就更惨了,眼睛肿的眯成一条缝,脚踝还被她踩着,疼的他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有路过的村民,听见惨叫声,试探着往这边走,当看见乔月挥舞着棍子,殴打两个男人时,第一反应,肯定是乔月行凶,两个无辜被打的人,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小,小姑娘,快停手吧,瞧瞧这两人,再打下去,他俩的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要出人命就坏了,有话好好说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咱要不要报警啊?”

    “快去找村长,让他打电话给镇上的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有人匆忙跑去找村长,他们村的电话安在大队部,这是村里唯一的一部电话,已经很多年了,电话线每年总要坏上几次,但是再怎么说,那也是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村里的电也通上了,但是能用得起电的村民,却不多,村民不想安,拉电线肯定要亏钱,所以工程一直被搁置了。

    乔月下手狠不说,都是格斗的招式,两个小杂碎连见都没过,只觉得很可怕。

    跟旁人的惊恐不同,顾烨笑的像个大傻子,“让她打,让她打够了你们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乔月打累了,把棍子一扔,抬头一看这么多人围观,倒让她惊了下,“你们都围着干什么?还不快去找绳子来,把他俩捆起来,这俩是抢劫犯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不仅没有去拿绳子,反而吓的连连后退,看她的眼神像是看怪物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了?”她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顾烨坐在那,笑的前俯后仰,“太有意思了。”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兴奋到全身激动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稍长的老汉,好像是认出了乔月,杵着拐棍,语重心长的对她说:“乔家丫头,就算他俩是抢劫犯,也不能把人打成这样,他们有罪,让公安抓去就好了嘛!”

    乔月冷冷的笑,“等您老哪天被他们抢了,再来跟我说这些话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