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 口舌之争
    王春垂着眼睛,却动起了别的心思,“妈,就她跟封瑾两个人去吗?您应该跟着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乔奶奶直摆手,“我可坐不了小汽车,我晕车,再说了,他们俩个正好借着机会相处,我这个老太婆跟去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乔奶奶这话说的不无玄机,瞧瞧对面王春的表情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王春肯定是听懂了,不高兴的表情,立马就摆到脸上。

    但是刘招弟听的就不那么懂了,“妈,瞧你这话说的,你跟着去怎么了,你是他们的长辈,他们带你去城里玩,这是孝敬您,要不我也跟您一块去,正好我也从来没去过衡江呢!”

    王春白了她一眼,肯定是在心里骂她接的也太巧妙了,她居然找不出漏洞。

    乔奶奶这下尴尬了,这让她怎么回?

    她朝儿子看去,希望儿子能插一嘴,别光她一个人在这儿应战哪!

    乔安平轻咳了声,不得不接下老母亲的求救信号,“等他们结了婚,以后有的是机会,也不急在这一时,况且我妈晕车,坐车进城也不是什么快活的事,还是让她老人家在家歇歇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招弟还要再争一争,被儿子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妈,大伯说的对,结婚是乔月的事,还是让乔月拿主意,一切不都得看她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刘招弟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就是嘛!她怎么没想到乔月,她的意见不是更重要吗?

    王春还是不说话,默默的在心里盘算,乔月怼她的几率有多大。

    在没有搞清楚乔月的态度之前,她还是不发表意见的好。

    乔栓没有乔阳长的好看,五官搭配起来,整个人说不出的阴沉。

    经过儿子一提醒,刘招弟急了,“这乔月咋还没起来,小姑娘家家的,怎么能赖床呢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就要进堂屋去,却没成想,乔月的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已经梳过长发的乔月,亭亭玉立的走了出来,“两位婶婶早啊!你们还真积极,一大早就到我家来了,家里的农活都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她对乔栓视而不见,谁让他进来的时候,也没有主动叫人,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而已。

    刘招弟当然注意不到这些,她看着乔月的打扮,很是不满,“你以前的发型挺好看,现在怎么换了,额头那么宽,这样梳一点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乔月笑了下,“二婶,好看不好看的,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就不劳您费心了!”

    刘招弟这会还没注意到乔月性格上的变化,“那怎么行,女孩子家,要学会打扮才有人喜欢,回头二婶陪你进城选彩礼,放心,二婶的眼光绝对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,我刚问的问题,您还没回答呢,家里的农活都忙完了吗?”乔月没接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了,你二叔还得从早忙到晚呢,我们家田地多,人手又不够,这会哪能做的完哟!”刘招弟当然不会说自己很闲,万一叫她帮忙干活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家这样忙,我又怎么好意思麻烦二婶,我这儿都是小事,实在不敢劳烦你们二位了,”乔月说完,便去厨房打水洗脸。

    奶奶早上煮的稀饭,锅里还有几个鸡蛋,整个厨房都是热气腾腾的,稀饭的味道其实也能闻得到。

    看着乔月大摇大摆的走了,刘招弟还很奇怪,“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,我这不是放下自己家的活,跑来给你们帮忙吗?真是的,好心也没好报,妈!你看看这丫头被你们惯的,一点规矩都不懂!”

    这时,乔安平发话了,“我家乔月是个懂事的孩子,她说了不想麻烦你们,也没别的意思,为什么你一定要想那么多,曲解她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王春在心里偷着笑,面上却要站在乔安平这一边,“大哥说的对,二嫂,既然乔月觉得没必要,咱还是别去掺和,让他们自己去弄,不是很快就要订婚了吗?到时我们再来帮忙也不迟,妈,订婚的时候,娘家也得办酒席吧?”

    乔月洗了脸,拿着毛巾走出来,将毛巾挂在院子的晾衣绳上,接过她的问题,“这边不办,到时他们那边来车子,我们直接到封家去,不过去的人多,也不太好,让二叔跟小叔跟着一起去就行了,要是他们不愿意也没事,反正要订婚的是我,我不在乎,也没人敢说什么!”

    她这一通话说完,包括乔安平在内的所有人,都用诧异的目光瞅着她。

    大概是没想到她能如此平静镇定的说出这些话,不说安排的有多合理,有多讲究礼字,单单是这一份气度,都已经足够让人惊叹的了。

    乔月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,他们这儿订婚的习俗,女主家人是要去男方家,全部的承办,都由男方家去办。

    虽说按着规矩,女方家去的人数越多,越有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喜欢,重要的人前去,就行了,至于其他有点糟心的人,还是免了吧!

    省得到时弄的不愉快,伤了长辈的面子。

    她想,封瑾应该也不会介意,当然了,如果他介意,那再好不过,这不是现成的退婚借口吗?

    王春终于憋不住了,“去,你小叔肯定去,我们就不去了,一大家子,又是大人又是小孩,要是吵到人家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招弟却没有立马表态,她回头看了儿子一眼,母子俩都有顾虑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拿不准乔安贵的主意,不是说乔安贵在这个家里地位多么的高,而是他在家里做不了主,以前听老婆的,现在听儿子的。

    他比乔安福性子憨厚些,在刘招弟跟儿子眼里,那叫蠢,什么都不晓得主动去争去抢,要是让他去,即便不吃亏,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刘招弟讪笑着道:“你二叔太笨了,连话都说不好,万一给你丢面子,可怎么得了,要不还是我去吧,反正我跟他谁去不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乔月脸一拉,“这怎么能一样,他是我亲二叔,你是婶婶,一个有血缘关系,一个没有,你这不是咒我二叔不在吗?既然二叔不能去,那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乔栓说话了,“乔月,我妈刚才说笑呢!你别往心里去,家里的活有我,你订婚是大事,亲二叔怎么能不到场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