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章 又来人了
    乔姑娘懊恼之下,扯过被子,又把自己裹进被窝了。

    在她纠结着还没起床的时候,全家人都起来了,乔阳天没亮就去收虾笼,很快就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乔奶奶在厨房忙着做早饭,乔安平在准备工具,要在大集体干活,小推车,蛇皮袋制成的绳兜,以及铁锹,锄头,他跟乔阳两个人,需要准备的东西也多。

    乔月从床上爬起来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披头散发,还有黑眼圈,止不住的一声接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郁闷的情绪,她扎紧头发,双手撑在地上,靠着墙壁倒立。

    既可以锻炼手臂的力量,还能让自己换一个方位思考。

    真别说,倒过来的世界,感觉真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乔奶奶本想进来喝她起床,一推开门,吓了一跳,“哟,你这是干什么?早上起来了,还不赶紧洗洗,说不定封瑾就在路上,很快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练一会,您不用管,很快就好了!”

    体能的锻炼,就是需要每天达到自己的极限。

    筋骨就是极限,每天撑一点,才会拉伸的更长。

    乔奶奶也没说什么,虽然她搞不懂孙女的做法,但是也没什么好阻止的,奇怪的年轻人哪!

    封瑾还没来,乔家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王春领着另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,后面还跟着一个勾着背走路的年轻人,三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乔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各人手里都拎着东西,进了门张口便喊,“妈,大哥!”

    乔安平坐在院子里,见状赶忙站起来,招呼她们,“哟!王春,招弟,栓子来啦!”

    来人中的另外两人,正是乔安平的二弟家的媳妇,跟她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乔奶奶听见声,也急忙从屋里走出来,笑脸相迎,“这么早就来了,都快进来坐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打算上集的,顺道过来问问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。”王春笑的跟一朵花似的,好像完全不记得那天跟乔月吵架似的。

    刘招弟也紧跟着说道:“妈,大哥,我们听说乔月夫家那边来人了,昨儿怎么也不叫她二叔三叔过来做陪呢,亲家来人,娘家没人陪也太寒酸了,乔月没舅舅,可是她有两个亲叔叔呢!关键时候亲的还亲。”

    刘招弟说话更直接,她也不喜欢拐弯抹角,本来就是为这事来的,她才不像王春那个小心眼的婆娘,心里想的偏偏不说,拐七个弯,绕八条路的,叫人听着头晕。

    王春在一旁,听到刘招弟的直接,脸色微微有些尴尬,她嫌弃这位二嫂子太蠢,一点脑子都不长,说话不拐弯,说的好听是直肠子,不好听就是缺心眼,脑子里也缺根弦。

    刘招弟丝毫没意识到,自己在拆弟媳妇的台,还在那洋洋自得,觉得自己做的最有理。

    乔奶奶其实已经猜到她们会来问,只是没想到,她们会来的这么快,“这事办的匆忙,又担心你们家里忙,就没让人去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乔安平没说话,闷着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忙,也不能慢待大侄女的事,她二叔昨儿还在念叨呢,家里几个兄弟还没对象,乔月婆家都订好了,也该让我们也沾沾乔月的喜气,乔月要是有条件不错的女同学,可以介绍给乔栓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”

    刘招弟嗓门大,大到什么程度呢,隔壁林家站在院子里,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王春在心里鄙视她好几遍,面上还得装的很赞同她的话,“二嫂说的对,现在乔月的事,就是我们乔家的头等大事,哎哟!订婚的东西还没买吧?打算什么时候买?他们小年青肯定不晓得买什么,买哪些东西好,我是过来人,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刘招弟脸上的笑容僵住,斜着眼瞥她一眼,心里有些不高兴了,“就算乔月不懂,不是还有妈在这儿吗?老人家懂的可比你多!”

    王春也白她一眼,“咱这儿出嫁的闺女,都要买金器,妈那么年纪了,见过的金器都是老样式,又不适合小姑娘,我的眼光肯定比妈的强!”

    “呀!瞧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比你大很多似的,”刘招弟胖乎乎的脸,此刻有点扭曲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就要开始吵了。

    多少年的妯娌,谁又不了解谁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纸老虎,有的人一点就炸,炸完了又只剩一堆渣。

    乔奶奶跟乔安平都很淡定,因为他们太清楚,这俩人吵到最后,吵累了,就消停了。

    乔栓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,不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他只比乔阳小一岁,但是他的沉闷,与乔阳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有些人不说话,是把一切都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乔月自然也听见了,她现在已经很习惯家里亲戚的吵闹。

    人与人的品性不同,世上有好人,就会有坏人,有大方的人,就会有小气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极品亲戚,其实也算不得大奸大恶的人,只是某些方面比较自私而已,习惯于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乔月咬着牙,憋着气,默默数着,没有计时器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放下腿,活动活动发麻的手脚,她也没急着出去,拉开椅子,坐在窗子前,打开抽屉,又拿出那把弹珠枪。

    昨儿晚上,她找到砂纸,都是简单的工具,却也不是不可能将它改造,只是耗时比较长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抽屉里,还多了一把精巧的小刀,是她之前用的来削铅笔折叠小刀。

    但是比普通的削笔刀要厚一点,她打算重新弄一个刀柄,再用木头刻一个刀鞘,以后随身带在身上,用起来,都会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刘招弟跟王春果然很快就吵完了,因为两人都觉得没什么意思,索性先说正事。

    刘招弟朝乔月的屋里看了看,有些不满的问道:“你们家乔月还没起来?她今天不上学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封瑾要来接她,所以就请假了。”乔奶奶淡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刘招弟皱了下鼻子,“所以我当初就说了,让她在家里帮忙干活多好,一个女孩子,以后总归要嫁人,念那么书,有个什么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