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章 吴家人是怎么报恩的?
    范大柱眼中的阴狠,一闪而逝,“除非乔月明儿一早跟我道歉,否则这口气,我是怎么也咽不下去,二叔,办这种事你最拿手,神不知鬼不觉,很容易的,我那儿还有一条好烟,就拿来孝敬二叔了!”

    一听到有烟,范长河哪还有拒绝的道理,但是丑话他得说在前头,“大柱,我们范家还在村里住着,以后也得住下去,所以我帮你整他,也不能整的太狠,给他们家一一个教训,让他们不敢乱说话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范长生也说话了,“大柱,你二叔说的有道理,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不能把事情做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让他们受点教训,也让乔月那丫头不敢再管我的事,你们是不知道,她居然猜到我带村里的小姑娘出去干什么,万一事情被捅出去,我可就倒大霉了,”这才是范大柱最担心的事,村里的人要是都不相信他,后面的事情还怎么往下做?

    范长河这回不反对了,范大柱在外面混的好,他们在家里也能沾上他的光。

    乔月在自家的菜园地,找到还在忙碌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乔阳挥着锄头的时候,看见她了,“小妹,你怎么来了,我们很快就干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在家也没事,索性就过来看看。”乔月没提遇见范大柱的事,免得让他们担心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天都黑了,你爸回来了没有?”乔奶奶正在捆绑豇豆秧,有些倒下的,或是没顺着竹竿往上爬的,都得重新绑上,否则豇豆结不出来,就算结出来了,也得被土里的小东西偷吃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乔月走过去,帮她一起弄。

    第一季种的蔬菜,到了收获的时候,都会赶在一起,一天两顿也吃不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可以用多余的蔬菜,腌制成咸菜,或者晒干了之后制成干菜。

    比如豇豆,既可以泡在酱坛子里,泡上几天,就可以吃上酱菜。

    还可以用盐腌过,再放进坛子里,上面摆上重重的石头,等到过几个月拿出来,吃起来还是脆脆的酸酸的。

    最让农家人喜欢的,该属冬瓜跟南瓜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样,乔奶奶都没有种在菜园子里,因为它们藤蔓太能长,需要很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所以乔奶奶在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上,种上几棵瓜秧,就能爬上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奶奶,这是什么?”乔月指着几丛高高细细的小花,它们生长在菜地边缘,颜色十分鲜艳。

    “想吃黄花菜?不过这东西炒着也不是很好吃,要不晚上凉拌个黄瓜,刚摘了两根,喏,拿着!”乔奶奶把两根还带着新鲜嫩刺的黄瓜,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生着吃。”好久没尝到新鲜黄瓜的清香了,绝对不是那些大棚里添加生长素,催熟的黄瓜可比的。

    这里用的都是天然肥料,连除草剂都没有,再天然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乔奶奶慈爱的笑着,“这丫头,怎么突然喜欢吃生的。”

    乔阳挑着水桶走过来,“奶奶,小妹想吃,就让她吃呗,咱们又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洗了再吃。”乔月帮奶奶扛着锄头,三个人并排走在暮色中。

    快到家时,远处开过来一辆车。

    “咦,难道是封瑾回来了?”乔阳看着车子眼熟。

    乔月摇头,很肯定,“不是他的车。”

    车牌不一样嘛!

    乔阳却不明白,“你咋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哥,以后记着,每辆车前面都挂着一个小牌,那是它的编号,每辆车的编号都不一样,要是遇到让你警惕的车子,一定要记住他们的牌照,可以找到车子的主人。”乔月指给他看。

    乔阳长了见识,感叹念了书的人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同样的绿色汽车,同样乔家门口停下来,走下来的人却不是封瑾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乔月心里隐隐的,有那么一点,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甩甩脑袋,把那点无聊的失落甩走。

    “嫂子!”郑宏宇这一声叫的,那个亲切劲就甭提了。

    乔月也认出了他,但是这个称呼,让她怎么接?

    “呃,你好!”

    郑宏宇却不管那一套,“嫂子,我送你们村的人回来,孩子退烧了工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,开点药回来,按时服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坐在后排的吴春根和赵梅两个人,也抱着孩子下了车。

    赵梅一见着乔月,眼睛就红了,哽咽着说道:“乔月,谢谢你,要不是你,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毛毛了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吴春根怀里抱着睡着的孩子,看着乔月,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快要失去的那一刻,才知道曾经拥有的多么珍贵。

    在知道毛毛不见,可能被人拐走的那一刻,他的脑袋是懵的。

    想到毛毛出生时候的样子,想到毛毛蹒跚学步,想到她第一次叫爸爸,他终于体会到,做为父亲的责任。

    乔月先是对郑宏宇点了点头,然后才拉着周娥,“即便不是毛毛,我也会救,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,好好照顾毛毛,这孩子很有灵性,好好教导,以后一定能成才。”

    赵梅抹掉眼泪,“我知道你是在宽慰我,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毛毛的恩人,这份恩情,我会记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她强调是自己,不代表吴家的人,看来这一次的事,让赵梅对吴家人心冷了不少。

    吴春根走到她身边,看着乔月,态度很诚恳,“乔月,之前是我对你的态度有问题,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别跟我一般见识,我媳妇说的对,你的恩情,我们会永远记着,以后我会看着春琳,不让她再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吴春根也是心性骄傲的人,这跟他的出身地位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今天能说出这一番话,说明他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乔奶奶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,和声和气的道:“别说了,咱们都是乡里乡亲,互相帮衬都是应该的,你们说的都太严重了,快回去吧!折腾两天,你们肯定也累了,春根啊,以后好好对她们母女,好好过日子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