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章 热血沸腾
    乔月傻了,接着是暴跳如雷,“结你个头,谁他妈要跟你结婚了,我警告你,要是你敢逼我跟你结婚,我今晚就逃走!”

    她是要暴跳如雷的,可是某人不是搂着她的腰吗?

    而且也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,怎么跳?

    又于是乎,她的跳,就成了在他身上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封少忽然用另一只手,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不准说脏话,你也逃不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,两个意思。

    开玩笑,在他的眼皮底下想逃走?

    “嘴巴长在我身上,你管不着,”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,没有用上近身格斗的招数。

    单单从力量上而言,她又哪里是封瑾的对手。

    封瑾的目光移到她的唇上,“是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还拖着尾音,乔月的下巴就被他掐着印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乔月先是惊,后是挣扎,男人的唇虽然冰冰凉凉的,可是她怎么感觉烫死个人,好像能烫到她全身。

    封瑾扶在她腰上的手,移到她的后脑,按住她的挣扎。

    撬开她紧闭的唇,无师自通的某人,绝对有能力让一个强吻,变的缠绵悱恻,热血澎湃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丫头,你在不在里面?你封爷爷他们要走了,出来送送!”外面传来乔安平的声音。

    乔月混沌的脑子,犹如被人泼了一盆水,骤然清醒。

    用了一点巧力,从封瑾身上滑下来,站到地上,胆子还是挺大的瞄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男人的脸很红,身上的绿色衬衣,微微敞开了两颗扣子,露出一大片蜜色的胸膛。

    该怎么说呢!

    呵!有点像被揉虐,或者等待揉虐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月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,一摸上去,才发现火辣辣的滚烫。

    再也不敢去看身后的人,跑去拉开门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乔安平还没走开,差点被她撞倒,“你这是怎么了?哟,这脸咋红成这样,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!”乔月顾不得说话,跑到外面舀了凉水使劲往脸上扑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站在门口,还没有上车,跟乔奶奶说着村里的事,看着成片的农田,老人家心情也很好。

    封建国也说到了拉电线的事,这是今年的重点工程,上上下下都很重视。

    在财政有压力的情况下,农户还是要分担些费用,所以工作开展起来有一定的难度,有的人觉得没必要,这么多年没有电,不也一样过来了吗?他们已经习惯了,也就不觉得清苦。

    “乔婶,今年过年之前,一定叫你们村通上电,有了电,孩子们晚上学习,再也不用点煤油灯了。”封建国虽在军中任职,但封家也有人在地方上做官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,并不存在徇私枉法,都是为老百姓办事。

    桃园村位置不错,通了电,过两年再把路修起来,村民的日子就能越过越好。

    乔奶奶并不知道有电的好处,但是听到能让孩子不再点煤油灯,她笑的很开心,“那就最好了,我真怕熬夜学习,把孩子们的眼睛熬坏了。”

    煤油灯自然也有它的弊端,烟雾大,光线昏暗。

    尤其是半夜里想要爬起来方便,根本不可能再去点煤油灯,只能摸着黑找桶。

    杨茂才其实一早就知道封家来人了,他在门口徘徊好几次,想进去,又不敢。

    看到封家两长辈的气场,他害怕了,退缩了,想要迈进去的脚步,怎么也迈不出去。

    乔月洗过脸,虽然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还在,便是整个人感觉清爽多了,“封爷爷,您要走了吗?为什么不在这儿吃了晚饭再走?晚上我们可以包饺子啊!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也累了,得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让封瑾带你到市里去,该买的东西,一样都别少,你也不用心疼钱,那小子藏了不少私房钱呢!”封老爷子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乔月愕然,真的想像不出那样的人,会有私房钱。

    封建国马上解了她的疑惑,“不是私房钱,是他用投资挣的,封瑾如果不当兵,在商界也一定能大展拳脚,他那几个兄弟,都是很不错的年青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爷爷!”封瑾衣着整齐,面色从容的走了出来,自然而然的站到乔月身后,“我的事,我会自己告诉她,就不用你们代劳了,路上小心,我今晚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月猛的回头,很想问一句。

    您老不回家,晚上在哪睡?

    封瑾也不看她,只悄悄的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原谅某个沉静在恋爱中的男人吧!冰山底下藏着火山,冰山崩裂,火山喷发,所到之处,全部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封老点点头,在乔安平的搀扶下,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目送他们的车,开出村庄,乔安平长长的舒了口气,感觉自己很累很累。

    “爸,要不然你去歇会?现在离天黑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还得到地里看看,封瑾啊,你随便坐,我就不陪你了,晚上留下吃饭,天黑了路也不好走,就留下吧!”虽说留新未来女婿在家过夜,不合规矩,但他们家不讲究那些。

    封瑾摇摇头,“今天正好有时间,我打算去看望一位老战友,他的家离这儿不远,来回一个小时的车程,晚上可能会住在那儿,明天一早我再来接她。”

    封瑾当然不是猴急的人,再紧急的关系,也需要时间缓和,欲速则不达。

    乔月松了口气,还好还好,一天一夜都跟他待在一块,她也需要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。

    乔安平也没有强留,他没那个习惯。

    乔奶奶还是不放心,“那你路上当心,要是在人家那儿不方便,就回来,家里有地方休息,乔月,你去送送封瑾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乔月低着头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封瑾拉着她走到自己的车边,村里好多人,来来往往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乔月想挣开他的手,每次都失败,男人跟女人力量的悬殊,真的是无可逆转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啦!快点放开,好多人看着呢!”乔姑娘肯定不是害羞,反正绝对不是害羞。

    封瑾打开车门,站在边上,并没有马上上车,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“直接结婚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