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章 就是这么狠
    孙老师的眼睛眯起来,他当然明白宋庆国话里话外的意思,可是这个锅,他来背,真的好吗?

    乔月这时冷笑着说话了,“沟通?为什么要沟通?校长,你是大忙人,好好的,怎么会关心起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学生,这不是很奇怪吗?哦……我想起来了,今天我好像得罪你女儿了,这事也怪我,不该跟校长千金叫板,哪能这么干,得罪了校长千金,可不就等于得罪了校长吗?唉!算我倒霉。”

    她不看对面那两人的脸色,转头十分惋惜的看着封瑾,“我们还是走吧!让校长为难多不好,人家是女儿奴,什么事都得听女儿的,今儿能让我转学,说不定明儿就能为了给她女儿买漂亮衣服,贪污学校公款呢!”

    封瑾也看着她,看清她眼里的一抹顽皮,表情一变,换了个口吻,顺着她的话往下说,“也是,我刚才打电话,就是想教育局的人查一查学校的账目!”

    乔月忽然做出一副惊讶夸张的表情,“真的啊?这可怎么办,咱们校长胖成这样,一看就是油水吃多了,这万一查出什么来,可怎么得了哦!”对面的胖校长,已经双腿打颤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……我不是……”宋庆国此时连呼出的气都是虚的。

    别说他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,就算没有,那帮人一旦认真查了,也能给你查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封瑾抬手摸了下她的头顶,眼神宠溺,看的出封少心情很好,但是说出来的话,却叫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查出小问题,职位不保,查出大问题,恐怕就得坐牢,毕竟**这种事,还是比较敏感的!”

    “封少!”宋庆国这下终于憋不住了,“请你高抬贵手,这次的事是我的错,我太宠女儿了,也是教女无方,如果乔月同学心中不愤,不如我让宋瑶亲自来给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封瑾不说话,摆明了这个事跟他说没用。

    宋庆国只好转向乔月,眼神祈求,要是早知道她是封家的儿媳妇,打死他也不敢去招惹。

    孙老师一声不吭的站在一边,低着头,两边都不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得罪了乔月,这丫头看着年纪不大,手段却很厉害,还有她身边的男人,就连校长都要对他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他姓封……衡江市姓封的大户,只有……

    孙老师的眼睛猛然睁大,如果真是那个封家,他这回可是闯了大祸,严重的话,工作都要不保,更何况又是他不占理。

    看着时机差不多了,自然要见好就收,她还要继续在这里上学,他们越是想让她转学离开,她越是不走。

    你看着我膈应,我就让你一直膈应下去。

    “校长您严重了,我只是一个学生,哪敢让校长千金来给我道歉,之前是孙老师要让我转班的,既然现在一切都是误会,理所当然应该由孙老师去解释,这不过份吧?”

    从哪跌倒,就从哪爬起来。

    你怎么要把我赶走,就得怎么样把我请回去。

    宋庆国哪敢说一个不字,“这是当然,哪能说是过份呢,孙老师,你待会去跟学生们解释一下,虽然我们是为人师表,但也有做错的时候,错了及时改正,都还是好同志。”

    面前一杯黄莲茶,孙老师也只有硬着头皮咽下的份,“我知道,待会我就去说。”

    宋庆国总算松了口气,又开始巴结封瑾,“那个……封少啊!你看现在都快要到中午了,不如我们找个地方,中午吃个便饭?再谈谈乔月在学校里的表现情况。”

    胖校长是个人精,他当然知道人家怎么可能稀罕你一顿饭,所以他在后面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封瑾起身,整理了衣着,“不用,我要带她回家,下午请半天假,孙老师?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然可以!”孙老师扶了下眼镜,眼睛根本不敢看他们。

    宋庆国一直将他们送出办公室,又送到校门口,目送着他们上了车,汽车发动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走出很远,宋庆国脸上堆起的笑容,才突然垮了下来,变的无比沮丧颓废。

    孙老师已经默默走回自己的班级,推开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正在自习的学生,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孙老师觉得难堪极了,特别是看到碎成了渣的讲台,简直是他的耻辱,可是又不得不说,“同学们,乔月之前转班的事,是学校搞错了,要转的不是她,而是……曹园!”

    全班一片哗然,最惊的当属曹圆,她完全傻了一样,林玉梅则是捂着嘴偷着乐,她早知道那两人不好惹,幸好她之前没作声,就算冒昧也轮不上她。就是可惜了,她中午赶不回去,凑不上那个热闹。

    话说出来,孙老师才感觉到松了口气,多么完美的借口,简直不能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孙老师抖了抖肩膀,重新找回来了自信,“曹园,这次月考,你的成绩很不理想,课上也不自律,下午直接去一班报道,我会跟他们班主任说一声,你要好好改过自新,争取把成绩提高上去!”

    曹圆咬着嘴唇,眼睛都红了,可是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她能像乔月似的,一脚踢翻老师的桌子,再公然逃课吗?

    肯定不能,如果被她家里人知道,一定会打死她,再说了,她也没有一个当兵的夫婚夫。

    为什么所有的好事,都让乔月占了,凭什么!凭什么!

    毛旺趴在书桌上,有气无力的抬了抬眼皮,早就料到的结果,只是没想到,孙老师会把这个锅,甩给曹圆,真的是黑啊!

    萧文轩垂头丧气的靠在门边,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。

    还没有放学,如果回家,肯定会被训。

    也不能回去上课,那样太丢脸了。这是萧公子第几次尝到冲动的后果了?

    就连看门的老大爷,都在劝他回去读书,面子什么的,有些时候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萧文轩犹豫不决的时候,只见宋校长一脸谄媚的送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依然牵着乔月的手,而且牵的越来越自然。

    经过他身边时,只有乔月对他投来关切的目光,还劝他回去上课,别在这里当门神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