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章 当面对质
    或许,乔月自己都没发现,此刻的她,像极了跟家长告状的小学生,带着那么一点撒娇的成份。

    封瑾的眸光在慢慢变冷,“跟我进去!”

    拉着乔月,走到门卫老大爷那儿,还算客气的说道:“麻烦您开一下门,我有事找你们校长,这是我的证件。”

    他掏出一本军官证,老大爷其实并不认得,但是他被封瑾的气势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哦,好好,”老大爷利索的把铁门打开,放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乔月其实并不确定封瑾想要干什么,但她想看热闹,毕竟刚才的气,她一直憋着呢!

    要是不能顺了,非得堵死她不可。

    萧文轩又怔怔的看着他们走近,在经过他身边时,封瑾冷冷的目光扫过他。

    文弱的萧公子不禁打了个寒颤,现在他无法再自欺欺人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能手牵着手,乔月也没有拒绝,除了亲人,肯定就是她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萧公子备受打击,站在那个面前,他感觉自己弱的连呼吸都要停了。

    封瑾一路拉着乔月,旁若无人的走进教学楼。

    楼上楼下,靠着窗户坐着的人,总有不专心上课的,眼睛朝外面无聊张望的。

    这一望不要紧,惊掉了多少的下巴,瞪出了多少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三二班,某个同学一声惊呼,所有人连课都不上了,也不管孙老师会不会暴跳如雷,一个个全挤到窗口,削尖了脑袋朝外面望。

    “哪呢?在哪?”

    “喔!那个该不会就是乔月未婚夫吧?不是说又老又丑,年纪又大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她未婚夫,不然拉着她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们说,他们这是要去哪……该不会,该不会来找校长报仇的吧?”

    毛旺一直没吭声,他认得那个男人肩上的星星,等他看清了,大叫一声,差点把周围同学的耳朵震麻了。

    “死毛旺,你发什么神经呢!”曹园打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毛旺却看也没看她,“你们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军衔吗?是少校,少校军衔啊!我的天,完蛋了!”

    后一句完蛋了,是在后悔之前做的事。

    曹园并不知道少校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他大惊小怪,“瞧你那出息,他再大,还能大得过校长吗?我看这回乔月是被开定了!”

    毛旺用鄙夷的目光扫她一眼,这么傻的女孩,他怎么能喜欢。

    孙老师扶着眼镜,也走过来瞄了一眼,心中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一个穷当兵的,能有什么能耐,军衔再高,在他们这里也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“都回去上课,马上要中考了,别分心!”孙老师敲了敲桌子,翻开课本,正打算继续讲课。

    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孙老师,校长让你去他办公室,”一个年轻老师探进头来,说话的语气,似乎还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现在?”孙老师迟疑了,他正在上课,况且还发生了之前的事,现在走了,学生们会怎么想?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吧,校长催的很急。”

    那人退了出去,教室的门慢慢关上。

    孙老师没办法,只得给学生们布置了自习的作业,随后便离开的教室。

    他前脚走,后脚教室里便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们说校长这个时候把他叫去,会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毛旺心里有底,阴阳怪气的嘲讽道: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这回麻烦大喽!”

    曹园回过头瞪他,“你又不知道,瞎猜什么,也可能是乔月的男人,带着她去给校长赔礼道歉呢!”

    王秀娟缩着脖子,“不太像,我看那个男人不一般,而且看上去,年纪也没那么大,还很酷,很帅气,乔月嫁给他,肯定高兴死了。”

    曹园虽然知道他们说的可能都是真的,那她也不承认,死鸭子总是嘴硬,“哼!我们都不知道详细的情况,还不是在瞎猜!”

    林玉梅把书本竖起来,挡住自己的脸,她不想参与讨论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讨论的必要,她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孙老师此刻紧赶慢赶的,朝着校长办公室赶去。

    年纪不大,缺乏锻炼,跑这么一段距离,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,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总算到了校长办公室,他一边抹着汗,一边询问,“校长,这么急着把我叫来,究竟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问完了,他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,胖墩似的宋校长,竟然没坐在他那张黑色真皮椅子上,而是站在一边,双手搁在身前,再往上瞧。

    妈呀!满脸的恭维虔诚。

    孙老师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,再顺着他的视线,往对面一看,赫然就是刚才牵着乔月走回来的大兵。

    与宋庆国的忐忑紧张不同的是,那个男人坐在木质的沙发上,翘起一条腿,很闲适,很淡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乔月就坐在他身边,跟他脸上的表情,竟然如出一辙,就差没有翘起一条腿了。

    宋庆国一见着他来了,脑子里第一反应,是有了替罪羊,连忙热情的朝他招手,“孙老师,你来的正好,关于乔月的事,你赶紧给封少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许国趁着回头的时候,拼命朝他眨眼睛。

    毕竟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,要让乔月转班,跟乔月起冲突的都是他。

    只要他承认了,事情就好办了,等到封少离开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但是,孙老师听到这话有点懵,他也不是傻子,联想到校长的态度,再看看现在的情势,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点底,“不知这位是?”

    封瑾这样的人,不需要什么语言威慑。

    单单只是看你一眼,嘴角勾一抹冷笑,足以让你知道什么叫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矜贵的公子,从小在军区大院那样的环境里长大,有些东西浑然天成,不需要刻意的去显摆。

    成年之后,又在部队里磨练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此刻,穿着笔挺的军装。

    宋校长刚才一看见他进来,那个眼神,那个气势,当即就有点憷了。

    再看到他身后的乔月,那个头皮麻的。

    再听听人家一开口,竟然是问他借电话,打给市教育局,宋校长腿都软了,连忙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市里的军官,”宋庆国还是知道规矩的,他的身份,不能随便透露,“孙老师啊!我刚才只是让你去沟通,你怎么能让乔月同学强行调班,三二班跟三一班的学习氛围,能一样嘛!你瞧瞧这事闹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