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章 牙好疼,想咬人加更
    这几天,在桃园村的乔家,她过着原本属于乔月的平静安逸生活,都快要忘了前世的种种,真是不应该,这个世界,危险无处不在,太安逸可不好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封瑾走近了,见她还在发呆,冷到结冰的眼睛,融化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!天不早了,我饿了,你请我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封瑾扔了毛巾给她,“要吃早饭之前,也该把你的脸洗了。”

    洗就洗,不能好好给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扔?

    汽车进了镇子,停在一间早点铺子前面。

    封瑾看了下手表,“现在是早上六点钟,吃过早饭,你去上学,中午我来接你,一起回家。”

    乔月觉得牙疼,感情这家伙从没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,自私又自大,可她仍想最后一搏,“我可以拒绝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气无力,颓废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封瑾没有回答,只是凉凉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白天跟晚上看着他的感觉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乔月坐在副驾驶位子,看着他有条不紊的穿上衣服,说真的,看男人穿衣服,有时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在街边的包子铺吃了早饭,是他付的钱,乔月也没有不好意思,她的书包还在林玉梅那儿呢,也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把她的书包带来。

    离学校还有几百米远,乔月死活不愿意他再把车子朝前开。

    这一点,让封少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?”瞧瞧封少这口气,怎么听都有点吃醋的味道。

    乔月能感觉到隐隐约约危险的气息,立即陪上笑脸,“哪能呢,我是怕您往学校门口一站,引发拥堵事故,再说了,我喜欢低调一点,不喜欢被人当成动物围观。”

    封瑾一手撑在方向盘上,身子微微朝她这边逼近。

    男人的气息,扑面而来,危险冷冽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不用伪装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是你丈夫不是上级!”他忽然伸手,撩起她耳边的一小撮头发,别到耳后。

    乔月身子突然僵住,这么近的距离,这么近的接触,她该怎么应对?

    可是太近了啊!她甚至能闻到他的气息,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。

    甚至也能感觉到他略带粗糙的手指,划过她的肌肤,有点痒,有点麻麻的。

    乔月的呼吸乱了,心跳砰砰的加快,几乎快要从胸膛中跳出来。

    脑子糊涂了,说话也不经大脑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不管是订婚还是结婚,你都不能碰我!”乔姑娘的勇气实在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前世只顾着杀人挣钱,也没正经的谈过恋爱,更没遇到一两个像样的极品男人。

    封瑾的极品,不在于他的长相,也不在于他的家世。

    他真正极品,是他的思维模式。

    即使封少从来没想过,结了婚之后,要不要跟她同房的问题,也不代表,他拒绝跟她同房。

    他对婚姻,绝对的忠诚,绝对的唯一,只要结了婚,就是一辈子的事。

    要过一辈子那么久,没有后代,似乎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,同房不能成为问题,只不过现在的他,似乎有点期待了。

    “等你十八岁生日我们结婚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月发觉她的脑回路,完全跟不上某人的思维方式,他这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直到下了车,乔月还是一头雾水,但是她又突然想一件事儿,“喂,你们是不是抓住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?”

    封少看着她,等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乔月被他盯着,底气又慢慢小了下去,低着头喃喃的道:“那个……他之前在车里对我动手动脚,我发誓要废掉他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封瑾眼中的冷意迅速凝结,握着方向盘的收,在慢慢收紧,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从乔月的学校离开之后,他直接将车开到灵壁镇派出所。

    镇派出所并不大,只有两部电话。

    龚所长听到封瑾来的消息,惊慌的打翻了茶杯,“封……封少在哪?”

    “所长,您别激动,他在外面打电话呢!”王树是个新人,来这儿一年多了,还从未见过所长失态。

    龚所长赶到外面时,正听见封瑾站在那讲电话,“废掉他一只手!”

    因为封瑾的背对着他,所以我们这位龚所长,并没有看到封少眼里的狠意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的郑宏宇,是一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好好的,老大怎么会打这个电话,还让他废掉老文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做事的手法,也不可能硬来,这需要一点小手段。

    老文那个人死不足惜,废他一只手,没什么不可以。

    他觉得奇怪的事,以往老大从不会下这种命令,今儿是怎么了?

    封瑾挂了电话,又给家里打了一个,是封老爷子接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让大伯准备一下,今天中午我们去拜访乔叔跟乔奶奶,顺便帮我带一套军装!”

    “你昨晚是不是见到乔月了?她怎么会卷起人口贩卖案子里,乔月年纪小,跟了你,以后就是军属,你可得对她好一点,否则爷爷都不饶你!”别看封老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可他脑子清醒着呢!

    他最骄傲的孙子,偏偏是个情感缺乏的人,从小性子就冷漠,也不晓得人情往来,一门心思都扑在军队中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早早的订下孙媳妇,估计这小子以后都得打光棍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有了媳妇,还得知道怎么疼媳妇才行,难道整天,你瞪着我,我瞪着你?

    封瑾揉了揉额头,想着怎么解释,“爷爷,这个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,不过都已经解决好了,不会再出什么问题,您老还是赶紧准备。”

    龚所长一直站在后面,安安静静的等着封瑾讲完电话。

    直到封瑾放下电话,他才搓着手,走上前,“封团长是吗?你好,我是龚新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叫我封瑾就行,”封瑾还是很客气的,有些事他需要提前打好招呼。

    另一边,乔月蹲在昨天打架的巷子口,等着林玉梅来上学。

    时间虽然还早,但是陆陆续续也有不少学生来上学。

    乔月等了半天,没等来林玉梅,反倒把吴春琳等来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也不知道发什么疯,什么话也没说,冲上来就要打她。

    乔月在她要靠近之前,抬脚踹了她的肚子,“你他妈的发什么疯,有毛病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