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章 老牛吃嫩草
    封瑾脱下风衣,里面是一件军绿色衬衣,一边卷着袖子,一边看着她,“今天太晚了,你留在这里,我让人带信回去,让他们不用担心,明天直接送你去学校,下午请半天假,我再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许是他一向刻板灌了,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,像是布置命令,根本不是商量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以前的乔月,肯定会乖乖听话,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但是她已今非昔比,对于自大狂傲的男人,真的很讨厌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这里过夜,现在就要回去,你送也好,不送也罢,大不了我自己想办法,至于明天的事,我不喜欢你到学校接我,中午放学,我自己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让他去学校,岂止轰动那么简单,一群无知的小屁孩,还不晓得怎么炸窝呢!

    她不喜欢成为焦点,非常非常不喜欢。

    封瑾手上的动作停了,似乎没料到她会拒绝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月一时没搞明白,他问的是什么,“不为什么,就是不喜欢,我希望我们能互相尊重彼此,我不是你的兵,也不是你的下属,别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刚刚说的一番话,带着那么一点点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赌气成份。

    其实封少也不是故意的,人家从没跟女孩子相处过,根本不知道命令跟普通说话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现在的乔月于他,只是不讨厌,呃……可以说,他们互相的感觉,也仅仅是停留在不讨厌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殊不知,能让他们二人都觉得不讨厌的人,有多么的难得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兵,你是我未来的老婆,如果不喜欢,可以试着慢慢去喜欢,而且我也没有不尊重你,这里空病房很多,你可以随意选一间!”封少的思维模式很简单,你不喜欢没关系,反正你将来是我老婆,我有的是时间,让你慢慢喜欢上。

    乔月完全没有被他的那句老婆打动,她要抓狂了,“我再说一遍,我要回家,我不要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跳脚之时,房门被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陆曼站在门口,面色不渝的看着他们二人,直接质问道:“你们……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乔月看着闯进来的人,抄起手,站在一边看戏。

    封瑾皱眉,满眼的不悦,“你进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陆曼说不出话了,她到底来干什么的?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封少开始赶人了,“如果没什么事,请你先出去!”

    对于不重要的人,封瑾一向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陆曼紧紧抓着门把手,咬着唇,眼中含着泪,“我,我只是听说这个孩子病的重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不仅没有离开,反而朝着病床走去,经过乔月身边时,狠狠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回她看乔月的眼神,跟之前可是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封瑾的事,她了解的并不多,也根本不会知道,还有一个未婚妻的存在,否则陆美人或许可能会死心。

    乔月并没有回避她的视线,况且她也没什么好怕的,“你也是医生吗?抱歉,我真没看出,之前让你看病,你都不看,现在才来猫哭耗子假慈悲,是不是太假了?”

    陆曼听到她的话,先是愤怒,而后又暗暗窃喜,她不看乔月,反而望着封瑾,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不了解情况,以为你不会同意她坐你的车,所以跟这位小姑娘争执了几句,我真不是有意的,要不这个孩子从现在开始,都交给我负责吧!”

    封瑾眉头始终紧紧的拧着,整张脸全都写满了不高兴,他不看陆曼,只看着乔月,“跟别人说话要有礼貌!”

    “礼貌,我为什么要对她有礼貌?”乔月炸了,指着陆曼大声道:“这个阴阳怪气的女人,摆明就是看上你了,又看我不顺眼,你要是也中意她,我们的婚事作罢,你跟她订婚去!”

    乔姑娘骂完了,甩门就走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她是被封瑾的话刺激到,什么叫对人说话要有礼貌,礼貌你个头,到底在偏帮谁?

    什么狗屁军医,拿着鸡毛当令箭,把别人都当傻子吗?

    操蛋玩意,搁在以前,早他妈一拳揍上去,打歪丫的脸。

    乔月甩门出去时,抬头一看,吓了一跳,走廊上,站了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除了刚才那几个,其他的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面对满满一走廊的陌生僵尸脸,她也豁出去了,快几步走上前,揪住田鸿的袖子,“这位警察叔叔,能不能派个车,送我回家,我家里人这么晚了找不到,肯定急了,放心,也没有多远……”反正毛毛留在这里,有这么多人,不会出事,可她实在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乔姑娘的话还未说完,一脸阴沉的某人,从病房里走出来,二话不说,将她扛上肩便走。

    乔姑娘在愣了三秒之后,气疯了,“你干什么呀!放我下来,扛着我干嘛在!”

    男人的肩膀硬的像石头,说实话,被他扛着一点都不舒服,况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很丢脸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可惜无论她怎么反抗,封少依旧走的很稳健,连步伐都没有乱过。

    郑宏宇拿下头上的帽子,下巴都要掉地上了,“我滴乖乖,这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周一明来的最迟,前面发生的事他不知道,但是从刚才的吵架盛况,再到此刻的野蛮扛人事件,他大致可以推断出,这位胆子不是一般大的小姑娘,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姑娘脾气还挺大,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嘛!

    田鸿抖着手掏烟,喃喃道:“他这样算不算强抢少女?”

    郑宏宇以前最听不得这样的话,对自家老大,那是绝对的拥护,可是这回,他嘴巴张的跟真的一样,却吐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反倒是周一明站出来反驳了,“他扛自己未来的老婆,有什么不对的?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“啥?”郑宏宇的尖叫声,那叫一个大,惹来查房护士,一记冷眼。

    田鸿刚刚夹在嘴里的烟,无声的掉地上了,“老周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他什么时候有老婆了,而且……而且那姑娘看着,看着还那么的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