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直接扛走
    陆曼终于憋不住了,手中用力捏着听诊器,“我是不是医生,你没有资格评判,我说这个车不能坐,是为了你们好,给你们善意的提醒,别到时候被人赶下来,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她还在**个不停,乔月直接绕开她,朝她身后的田鸿喊道:“你们这儿就没有别的医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你等一下,我交待一声,就送你们去医院,”田鸿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陆曼,他也不喜欢这个女人,到了行动地点,她就一直坐在车里,只对封瑾的消息感兴趣,对于被拐卖的儿童,似乎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乔月点头,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再让这个女人看病,她已经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陆曼被忽视了,还是被一个不起眼的乡下小姑娘忽视,这让她骄傲的心,无法平复,“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?赶快给我下来,只要你现在下来,我立马给她看病!”

    这是封瑾的车,连她都没坐过,怎么能让一个乡下土包子霸占着。

    田鸿拿着车钥匙走过来,不满的看着陆曼,“陆医生,坐不坐车,没那么重要,你不给孩子看病,已经失了医德,以后我们的行动,你都不用来参加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看陆曼的脸色,转头对乔月道:“这个车我没有钥匙,你们跟着我走,坐我的车,很快就能到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乔月抱着毛毛正要下车,一个高大沉稳的身影,从曹鸿身后走出来,低声道:“我送她们,你送另外的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话,走到乔月这边,替她拉上车门,顺便用深沉的眼神,瞅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走到驾驶室这边,拉开门上车,发动离开。

    陆曼傻傻的站在那,直到车子驶出去很远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刚才……刚才是怎么回事?他不是从不让别人坐他的车吗?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脸,被打的很疼,真正的打脸,不用一句话,也能打的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田鸿耸了耸肩,“我怎么知道,大概是认识的,也许吧!”

    “咦,我们老大呢?”郑宏宇最后一个出来,灰头土脸,罪犯已经被押走了,二胡子也被捉住,他到的时候,战斗已经接近尾声,跟老大一起出任务,他感觉自己都快没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了,我现在也要过去,你要一起去吗?”田鸿问他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回答他的,却不是郑宏宇,而是陆曼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,要是不搞清楚,她连觉都别想睡,虽然她不相信,这两人有什么关系,但是总归要亲眼看到,才能让她安心。

    田鸿撇了下嘴角,表怪怪怪的,“也行吧!”

    反正陆军医也不归他管,到了医院,也跟他没关系,这个女人可是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的小姑娘,胆子脾气都挺大,发生这么大的事,从她的脸上,竟然找不出丝毫慌张的情绪,反驳陆曼的时候,说的句句在理,连他都要忍不住鼓掌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乔月坐在后座,怀里抱着毛毛,只敢偷偷的抬头看前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侧脸,真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有棱有型,鼻子坚挺,嘴唇紧紧的抿着,大概是跟他冷酷的气质有关。

    下巴上有一点胡茬,不多,刚刚好。

    太少了,没男人味,太多了,显得杂乱邋遢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风衣,跟那天到乔家穿手军装,从给人的感觉上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封瑾没有回头,依旧专注的开车。从一上车,他就知道后面的小丫头,一直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并不喜欢女人盯着他的眼神,可以算得上讨厌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似乎……好像并不怎么讨厌乔月看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谁看你了,自作多情!”话说出口,乔月悔恨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,说这种废话干什么,好丢人哪!

    封瑾冷俊的轮廓,似乎有了变化,“现在可以说说,你是怎么到的这里。”

    乔月觉得他问的问题,很有意思,“难道我不可以被他们拐来?如果你不来救我,说不定我会被他们卖到夜总会,或者卖进山里,给傻子做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记错,我冲进去之前你跟外号叫二胡子的人在搏斗,还从他手里夺走了枪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忽然停下,透过后视镜,冷眸扫向她。

    乔月暗恼当时屋子里光线那么暗,他居然还能看的清楚,难道他之前就已经潜伏在外面,又是故意弄出了声响,好让二胡子逃走?

    乔月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实话实说,我是在放学的路上,看到毛毛被陌生人抱走,所以才追了上去,将计就计,让他们把我一起绑走,至于搏斗夺枪,其实都是误会,那枪是他自己没拿好,被我找到机会偷走了,就这么简单啊!”

    封瑾听完她的解释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停在医院门前,在下车之前,封瑾突然回头。

    乔月正要打开门下车,被眼前突然放大的脸,吓了一跳,“你干什么?”心中腹诽,讨厌的男人,不知道人吓人,是会吓死人的吗?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,我只信一半,剩下的一半,我会自己慢慢找答案,下车!”他先下车,再走到另一边,替她打开车门,“把孩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毛毛已经睡着,小脸红的很不正常,被转到封瑾怀里,也没有醒。

    乔月跟在他后面,好笑的看着他抱孩子的姿势。

    估计是从没抱过,他的两只手臂很僵硬,腰杆挺的也很直。

    医生给毛毛挂上水,孩子太小,输液针扎了两下,才找到血管,怕她乱动,碰歪了针头,又用纸板,将她的手固定住。

    “孩子有点肺炎的症状,需要留院观察,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月正要回答,手却被封瑾按住了,“我马上派人把她的家人接来。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两人牵着的手,也没说什么,大概是觉得两人的回答有点奇怪吧!

    等到病房里,只剩他们几个人,乔月忍不住询问道:“我可不可以跟他们一起回去?我怕家里人担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