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封瑾也注意到被他制住的人不动了,刚巧外面有一束光,打进来,当看清压在身下女子的脸时,饶是一向天崩地裂,毅然面不改色的封少,也得瞬间龟裂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封少的语气可不怎么好,乔姑娘心虚又急着措辞,眼睛也不敢看他了,“那个……虽然有点复杂,但都是可以解释的,你可不可以先起来?”

    被一个庞然大物压在底下的滋味,谁被压,谁知道,况且封少刚才是把她当罪犯,当然是有多重,就压多重。

    封少原本锐利的眸光,也在慢慢收拢,沉默了片刻,他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但是站起来的同时,卸掉了她手里的枪,另一只手捏住她的手腕,看样子是不打算将她放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出去再说!”封少的意思是,咱们的账,还有的算,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对,暂时先放过你。

    其实在认出乔月之时,封少脑子里便已飞速转动,各种可能性也在他脑子里闪过。

    乔月任由他拿走枪,有些事可以解释,但是有些东西,很难一次性解释清楚,比如万一让他看见自己会使枪,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你先去办你的事,我留在这里保护他们。”她不怎么想跟这个男人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封瑾回头看她一眼,斟酌了下,还是点头同意,“你在这里待着,不管外面发生什么,都不要出来,我会从外面把门锁好。”

    乔月松了口气,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封瑾高大的身形,将门外的光亮挡住大半,乔月看不到外面的情形,只能从动静上判断一二。

    走回几个孩子身边,拍了拍春花的肩膀,“没事了,很快就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再漆黑的夜晚,也会迎来黎明。

    外面的动静并不多,因为担心有人会闯进来,乔月拖了屋里唯一的一张桌子,将房门抵上,窗户已经坏了,插销也坏了,乔月捣鼓半天,好不容易才勉勉强强把它关上。

    在合上的一瞬间,她看到楼下黑暗中,似乎有什么人影,人闪而过。

    乔月身子猛地朝后面退开,窗子再次被人一脚踹开,这回她离的太近,虽然闪躲开了,但是免不了被木屑划到脸。

    郑宏宇跳进来之后,先是观察了四周。

    床底下藏了个死人,封瑾没发现,郑宏宇竟然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其实不怪他们,床单很长,几乎拖到了地面,屋子里气味也很闻,况且才死了没多久,既没有尸臭,也没有血腥味,不去注意,真的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我走,从窗户下去,外面有公安,他们会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走?可是刚才那个人,让我们在这里等他,”乔月犹豫了,她确实很想赶紧离开,就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生气?

    她都不清楚,郑宏宇更加不知道,“我们老大很忙很忙的,这里的事都由我全权处理,你们都快点跟我走,不然一会他们冲进来,我可不敢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!”

    郑宏宇是个直性子的人,心地善良,但是那张嘴,绝对不讨女孩子欢心。

    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乔月自然也没有反对的道理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能赶紧了结这里的事,回家去,这么晚了,家里人肯定担心坏了。

    郑宏宇在外弄了个绳子,将她们一个个接下来,交给了在外面等候的田鸿等人。

    孩子被一个接一个的抱下来,乔月是最后一个走下来,郑宏宇嫌她动作太慢,还催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封瑾那边进展顺利,董嘉年带着人围了上去,将外围的几个人抓获。

    田鸿抱起毛毛,见她小脸红的不正常,急忙喊来随行的医护人员,“你们快给两个孩子检查一下,如果不行,带他们去住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安排!”说来也是巧,来的主治医生,竟然是陆曼,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小护士。

    陆曼的消息绝对是很灵通的,得知封瑾今晚跟市局的人有行动,便自告奋勇的加入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可以加入,自然是因为人家有个有权有势的老爹。

    对孩子看病,需要有足够的耐心,因为孩子可不会像大人那样,坐着不动,任你听这里,看那里。

    小男孩被折腾了一晚上,精神早已支撑不住,如果不是身体难受,早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毛毛的情况也是一样,被喂了药的后遗症,慢慢的显现出来,加上后来吃了冷馒头,身体更加不舒服。

    陆曼很烦小孩子,见她总是动来动去,语气也就不怎么了,“这孩子是怎么回事,叫你别动,怎么就是不听话,再动我可要拿针扎你了!”

    毛毛一听到针,闹的更凶了,春花根本抱不住她,“毛毛乖,不打针病就不会好。”

    陆曼将听诊器一收,满脸的不悦,“把她带到医院,再全方位检查。”

    乔月正朝着这边走过来,见状赶忙将毛毛从春花手里抱过来,“嘘,我们毛毛最乖了,让阿姨帮你看病,不然的话,小虫子在肚子里钻来钻去,是不是很可怕?”

    “虫?不要虫虫……”毛毛哽咽着,有气无力的趴在乔月肩上。

    乔月看着毛毛乖了下来,朝着陆曼说道:“医生,麻烦你再给她看一下,如果有什么急症,也好早点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孩子?”陆曼心里有些不高兴,说话的语气中,也带着一点高傲,她看到乔月哄孩子很熟练,便自然而然以为她们是母女,反正农村的小姑娘都很无知,刚成年就结婚生孩子,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乔月不想跟她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,抱着毛毛,钻进一辆车内,将毛毛放在腿上坐着,抬头瞅见刚才的女医生还站在那,“医生,麻烦你快点给她看看,她好像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陆曼神色古怪的走过来,“我可以给她看病,但是看过病之后,请你们立刻下车,这不是你们可以做的汽车。”

    乔月终于意识到什么,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“你是医生,救人是你的本职工作,如果你要再说些没用的废话,请你回去,让他们换一个医生过来!”从一开始,这个女人就不想好好给孩子们看病,真不知道她站在这里干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