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缠斗,缠斗
    乔月心中微冷,看来这个人已经残害过她们。

    阿山在外面已经跟二胡子说好了,二胡子对女人没兴趣,阿山给了他一点好处,他便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反正只要货物出了手,他们拿到钱,买卖成立,后面的事他们可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这皮肤可真好,要不是看你身上的衣服,是农村丫头穿的,我还以为你是城里的小姑娘,不过没关系,进了这里,以前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,你好好伺候老子,把老子伺候的舒服了,不会再让你饿着,有好吃好喝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月用一只手挡在两人中间,此时的她,已经在慢慢转换,眼神如地狱恶魔,嘴角慢慢的勾起,却不是笑,而是森冷的诡秘,“就怕你没那个命享受。”

    阿山并没有看清她眼中的威胁,人都已经在他手里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“呵!是吗?跟老子犟嘴,可没你的好处!”阿山捏着她的手腕,就要去扯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毛毛吓的哇哇大哭,嘴里叫着姐姐。

    乔月眸中寒光一闪,从毛毛腰上解下的腰带,派上大用场,身子灵巧的一转,转瞬间,便已经绕到阿山的身后,腰带从他脖子滑过,在阿山挣扎之前,迅速的转身,以背着的姿势,将他背离地面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,阿山根本来不及反应,窒息的痛苦,让他拼命反抗,双手胡乱的挥舞,试图够到乔月的身子,双脚乱踢乱蹬,只要借一个力,他就有救。

    可惜他挣扎的越用力,死的就会越快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……”春花吓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闭嘴,他不死,我们就得死,难道你们真想被卖掉!”乔月冷着脸,将已经断了气的人放下,搜了他的口袋,只摸到一把短刀。

    春花用力摇头,她们都是被骗来的,本以为能跟着他们外出打工,补贴家用,可谁知道了,上了他们的车,一切就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乔月费了很大的力气,将阿山塞进床底下,又回过头叮嘱她们,“待会如果有进来,你们不要说话,我会乘机把他弄死。”

    二胡子警惕性确实很高,听到里面没了动静,便走过来敲门,“阿山,差不多就得了,要是搞出事,老大不会饶了你,阿山?”

    敲了两下,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,他不放心,便将门锁打开,推门进来,屋子里黑漆漆的,看不清什么,二胡子也不确定阿山在哪。

    “搞定了没有,阿山?”

    春花紧紧抱着两个孩子,用手捂着毛毛的嘴,可是她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姑娘,躲在春花身后,怀里也抱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乔月,早已屏住呼吸,贴在门后,等的就是一刹那的机会。

    二胡子在迈进屋子的第二步时,猛地停住。

    一切只在眨眼之间,比的就是谁的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乔月飞身朝他扑过去,抢在二胡子掏枪之前,用刀子抵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她个头太小,力气也不够大,二胡子用力挥动胳膊,将她甩开。

    乔月揪住他的衣领,两人近身缠斗,绝不能让他拉开距离,否则她一点优势都没了。

    两人斗的凶狠,二胡子有好几次,差点将她翻过来,乔月只能依靠灵巧的动作,避开重点攻击。

    二胡子的拳头像铁锤似的,被砸一下,绝对很惨。

    纠缠中,咣当一声,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乔月眼疾手快,迅速蹲下身,把东西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胡子瞪大了眼睛,“别动!这不是你能动的,快把它还给我!”

    乔月脸上的笑容有点坏,“为什么不可以动?这是枪吧!你成天带在身上,不就是为了防身吗?”她故意将枪口,朝着二胡子。

    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二胡子吓的双腿发软,满头大汗,“小姑娘,枪不是你能玩的东西,很危险,一个弄不好,会走火,你的手就没了,快把它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,眼前的小姑娘,会使枪。

    他怕的是,小姑娘拿着枪意外走火,枪声响了,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可我却觉得,它是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,枪支在她手里肢解,又再次装上,如此老练的速度手法,连二胡子都得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当枪口再次指向二胡子,乔月笑的很邪魅,“怎么样,现在还觉得我不会使枪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卧底?”二胡子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除了专业训练过的人,绝不可能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需要知道,虽然这把枪没有消音器,但你信不信,我依然可以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,一枪崩了你!”

    二胡子开始冒冷汗,他现在十分后悔,玩了一辈子的鹰,最后却叫鹰啄了眼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争执不下之时,一直安安静静的窗户,突然有了很轻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乔月以为是二胡子的同谋,二胡子却以为是乔月的帮手,或许是警察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他身子一闪,溜出门,朝外面跑了。

    蠢笨的身体,逃跑的时候,却意外的十分灵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窗外的人纵身跳进来,黑暗之中,乔月只感觉沉重的压迫感,她凭着本能,朝旁边一闪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能开枪。

    可是那人,竟然能预料到她闪躲的方向,精准的扑上去,将她压在身下,一只手再次精准捏住她的手腕,另一只手,就要去掐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乔月哪里肯服软,乘着他动手之际,抬腿朝上踢。

    她身体柔韧性极好,仰躺的姿势,竟然也能踢到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那人被踢中,也没有动摇,仍旧掐住了她的脖子,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乔月在心里骂了他八辈祖宗,竟然能让她遇到高手,比二胡子厉害不知多少倍,真他妈的倒霉。

    两人的缠斗,很快便以乔月被制收场。

    不是她太弱,而是对方太强,如果换作前身的她,或许能打个平手。

    “放下枪!”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,在乔月耳边,有点震撼人心的感觉,反正乔月的心,是被他狠狠的震了下。

    同时,仅仅是三个字,她也认出这个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倒霉的事,而是要怎么收场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