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有本事你别躲
    乔月逼近她一步,“还想狡辩吗?你刚才做了什么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我说你手欠,找抽了呢?我下的鱼网招你惹到你了?它好好的在水里待着,你干嘛没事找事,把它丢了,害我找不到,今天我哥从街上刚买的新鱼网,那可是用钱买来的!”

    吴春琳本来就心虚,被她逼问,又被她的气势吓到,连连后退,扔鱼网时的愤恨也提不起来,“我……我就是看它不顺眼,我明儿也要在这里下鱼网,所以……所以不能叫你占了地方!”

    乔月觉得好笑,“你少糊弄我,村里能下鱼网的地方那么多,凭啥你看中的地方,我就得腾出来让你下鱼网?先来后到不懂吗?”

    吴春琳咬紧牙,逼急了也要吼回去,“没错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,想找你的麻烦,不只是鱼网,以后不管你干什么,我都要跟你对,等明天到了学校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,乔月,你等着瞧,我一定要让你在我面前,永远抬不起头!”

    吴春琳吼的很大声,震的乔月耳朵嗡嗡的,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可笑,“你还真有毛病,心眼这么小,早晚自己被自己气死。”

    乔月懒得搭理她,不可理喻的人,跟她讲不通道理,白费口舌。

    心眼小的人,别人每句话每个字,都要记在心里,反复琢磨,从第一层意思,一直琢磨到第二层,第三层,而且总能找到所谓的言外之意,再去记恨。

    吴春琳握紧着拳头,目光阴狠,死死盯着乔月转身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吴春琳跟林玉梅不一样,林玉梅的性子很外向,所有的情绪都摆在脸上,点火就着。可是别人气焰一高,她就怂了。

    吴春琳长的人高马大,性子阴沉暴躁,也不怕打架,她也不觉得真的打起来,乔月会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个打不过自己的人,却要跟自己叫板,还狂妄自大,吴春琳觉得自己有必要教教她,什么叫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吴春琳打架都是野路子,除了拳脚,还有牙齿指甲,都是打架的必备利器。

    她的指甲够坚硬,留的也长,一爪子下去,准能在对方脸上留下长长的抓痕。

    乔月飞快的侧身,避开她伸过来的爪子,真是恶毒的小姑娘,竟然想让她毁容。

    一招没得逞,吴春琳又急又气,“死乔月,有本事你别躲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躲?难道你要打人,我还得站着不动,白白让你打不成?”乔月看准时机,捏住她一只手腕,脚下一绊,吴春琳整个人便朝前扑去,乔月及时松了手,看着她重重的摔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春琳气疯了,整张脸都黑的,从地上爬起来,不由分说的又朝乔月冲了过来,这回是要揪她的头发,只要能近身,她一定可以揪住乔月的头发,让她疼个半死。

    跟疯子打架,切不可硬碰硬,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所以乔月再次灵巧的闪开,双手都背在身后,脚下再次使绊子,吴春琳毫无意外的又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足足摔了不下五六次,吴春琳衣服破了,手心膝盖都是伤,最后一次摔在地上,没有爬起来,而是回过头,恶狠狠的瞪着乔月,“好,很好,乔月,你给我等着,这个仇我一定会报!”

    在她说句话的时候,脑子已经飞快的转动,看来只有找学校里的小混混,来收拾她,有钱好办事,她积攒了多年的零花钱,却要花在乔月身上,想想真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乔月不是没看见吴春琳眼里的阴狠,但是也万万没猜到她脑子里的想法,“吴春琳!你自己犯了错,还要打人,泼妇也没有你这样的,这事我一定告诉村长,偷窃就是犯罪,你等着进局子吧!”

    听到要进局子,吴春琳的脸上终于有了害怕。

    两人打斗的动静,终于惊动了乔家人,同时也被吴春根看见了。

    他飞快在乔阳之前跑过来,一把扶起妹妹,眼中的怒意只多不少,“怎么回事?谁把你打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乔阳也大致看懂了,也十分担心的走到乔月跟前,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,“小妹,你跟人打架了?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乔月摇摇头,“我没事,有事的是她,偷我们家的鱼网,还死不悔改,胡搅蛮缠,跟个疯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吴春根听到这话,气愤不已,“乔月!你把我妹妹打成这样,还敢诬赖她偷东西,别以为你是女的,我就不敢动手,你要是再过份,我照打不误!”

    乔阳也急了,“吴春根,我妹妹不会无缘无故诬赖她,我们家这两天的鱼网,确实不见了,你也别在那威胁人,你敢动我妹妹一下试试,大不了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乔阳说的拼命,是真的敢拼命,而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吴春根知道乔阳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,他用力揪住吴春琳的胳膊,严历的质问她,“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吴春琳还是有些怕他的,低下头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见她这个样子,吴春根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,“你……你真的要气死我,好好的,你拿他们家鱼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找她麻烦,我看她不顺眼,以为自己长的有点模样,就可以目中无人,对我冷嘲热讽,她有什么好的,你们一个两个都帮着她!”吴春琳甩开哥哥的手,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吴春琳嫉妒乔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她嫉妒的有点无理取闹,乔月有的,她全都有,乔月没有的,她也有,比如妈妈,她完整的家,可是乔月却没有,这一点吴春琳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从小到大,丝毫不起眼的乔月,却有一个了不起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他是军人,他们家住在军区大院,她在学校里的时候,听人提起过封家,也听过封瑾的大名。

    于是,她的嫉妒心,从一点点,慢慢的累积起来,在心里越积越厚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乔月貌不惊人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吸引男人的地方,她肯定也得不到封家跟封瑾的喜欢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几天前,乔月被方四牛砸到脑袋,再醒过来时,整个人都变了,她像一个发光体,无时无刻的吸引着别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继续求票,各种票,都要哦!第一更时间不变,加更的话,会在下午,亲们要给力啊!

    没有票票,轻烟没有动力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